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注重课题设计和研究的系统性  

2014-01-13 11:44:13|  分类: 鄂学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重课题设计和研究的系统性
                                           包海山
           鄂尔多斯学学科建设是包括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在内的一个系统工程。我们以课题研究来带动整个学科建设,因此每个课题的设计和研究,都应该注重课题之间的在内必然联系,从而通过各个课题研究来体现学科建设的整体性和系统性。
           恩格斯指出:“历史进程是受内在的一般规律支配的......在表现上是偶然性在起作用的地方,这种偶然性始终是受内部的隐蔽着的规律支配的,而问题只是在于发现这些规律“辩证法就归结为关于外部世界和人类思维的运动的一般规律的科学,这两个系列的规律在本质上是同一的。鄂尔多斯学学科建设最终目的,就是要发现和认识支配历史进程的隐蔽着的一般规律,就是揭示和反映外部世界运行和人类思维运动共同所依据和遵循的在本质上是同一的唯一的自然法则。
           自然法则在无形中决定人的命运并支配事物的发展变化,因此可以说,课题之间的内在必然联系以及学科建设的整体性和系统性,也是由自然法则在无形中所决定的。拍拉图说:“磁石不仅能吸引铁环本身,而且把吸引力传给那些铁环,使他们也像磁石一样,能吸引其它铁环”;磁石“首先给人灵感,得到这些灵感的人们又把它传递给旁人,让旁人接上他们,悬成一条锁链”。如果说自然法则决定了磁石成为引力中心和能量之源,那么每一个课题设计和研究,就是打造像磁石一样传导磁力,并且像磁石一样吸引其它铁环的铁环,而把所有铁环连接起来并有序排列,就是具有内在必然联系的完整的学科建设。
          2014年,研究会重点课题之一“不同时代不同地域思想文化比较研究”,就是以此原理来设计和研究若干子课题。我们首先可以确定从三个方面来深入开展专题研究:1、研究多种思想文化来探索唯一的本质规律,重点是老子道学、成吉思汗文化、马克思理论比较研究;2、科学文化的生命活力和能量之源,重点是穿越时空、按几何级数发展的科学文化与人的关系以及社会作用研究;3、人类智慧的有效整合与社会资本的高度集中,重点是《资本论》与重新“资本”——价值转移、追加价值以及创造新的价值研究。这三个专题研究,是彼此传导磁力、相互转化能量的三个铁环,也是可以分别描绘、可以拼接组合的三幅画卷。
           一、研究多种思想文化来探索唯一的本质规律
         人们不能改变和创造规律,而只能认识和把握规律,根据规律来改变和创造世界。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民族地区,只是由于规律得以实现的表现形式不同,才形成不同的文化;而具有科学内涵的各种文化,所揭示和反映的是不受任何地域局限、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恩格斯说:“文化上的每一个进步,都是迈向自由的一步”;而“自由就在于根据对自然界的必然性的认识来支配我们自己和外部自然”,从而才“能够谈到真正的人的自由,谈到那种同已被认识的自然规律和谐一致的生活”。也就是说,只有认识和把握了自然规律,才能实现真正的人的自由,实现同自然规律和谐一致的生活。
          在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中,在道的层面探索本质规律,是“求之其本”,有可能“经旬必得”,并且君子得其时则驾;而只是在万物层面猎奇于各种表现形式,是“求之其末”,有可能“劳而无功”,并且“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老子云:“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前识者,道之华,而愚之始。”由此可见,学术研究也可以概括为道德、礼仪三个不同层次。我们不能局限于礼仪层面上的繁文缛礼、华丽形式,而是努力在入道守德层面上探索朴实无华、自然而然的内在本质规律。
         科学文化什么人什么地方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看是否揭示和反映了对任何人、任何地方来说,都是相同的客观存在的规律马克思说:“真理是普遍的,它不属于我一个人,而为大家所有;真理占有我,而不是我占有真理。我只有构成我的精神个体性的形式。真理占有不同时代、不同地域的任何人,只是人们一般意识不到,而像老子、成吉思汗、马克思等能够意识到占有和支配他们的(自然法则、长生天、真理)客观存在。因此,我们通过研究多种思想文化来探索唯一的本质规律时,把“老子道学、成吉思汗文化、马克思理论比较研究”作为课题项目。我们不会局限于只是构成他们各自的“精神个体性的形式”,而是透过现象看本质,探索他们所认识和遵循的客观规律本身。
          文化是人的思维和行为的总和。客观规律得以实现的形式,可以表现为理论成果,也可以表现为社会实践。在发现、认识和遵循客观规律的思维和行为中,老子、马克思等侧重于理论研究,而成吉思汗侧重于社会实践。成吉思汗之所以成为天之骄子、世界伟人,除了个人优秀品质之外,主要是顺应了社会发展规律。恩格斯说:“恰巧某个伟大人物在一定时间出现于某一个国家,这当然纯粹是一种偶然现象。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个人除掉,那时就会需要有另外一个人来代替他,并且这个人是会出现的”。可见,以成吉思汗的方式来创造辉煌是一种偶然现象,而使“世界从沉睡中觉醒”,并且“走向统一、走向世界、走向文明”,这是社会需要,是他本能地遵循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
           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我们特别重视成吉思汗社会实践的三大创举:一是最早提出并实践了“全球化”,二是占有最广阔土地而成为“千年首富”,三是蒙古族在他的影响力下最先创造了国际通用纸币,奠定了“资本产生的历史前提”。在比较研究中,我们意识到,蒙古族在成吉思汗的影响力下最先创造了国际通用纸币,奠定了“资本产生的历史前提”;马克思揭示了资本产生、发展和消亡的规律,谈到科学文化成为第一生产力并且使社会资本的高度集中达到极限的原理;而科学文化最终所转化和体现的是老子所探索的自然法则的巨大能量。因此,我们把“老子道学、成吉思汗文化、马克思理论比较研究”,作为专题研究项目。
              二、科学文化的生命活力和能量之源
           人是创造和发展文化的主体,而人本身存在于自然、属于自然,是自然界的产物。不是人类想成为人类才出现了人类,而是自然法则决定了必然会出现人类;而出现了人类之后,自然法则依然在无形中决定人类的思维和意识。人类的思维和意识以及生存和发展,归根到底是自然界的产物。
           在与外部自然界的物质变换中,劳动创造了人,人创造了文化。文化是包括人的自身自然在内的整个自然界的人性化、意识化、信息化、智能化。马克思说:“人的感觉、感觉的人类性,都只是由于相应的对象的存在,由于存在着人化了的自然界,才产生出来的。”人类在多大程度上意识到自然界各种事物的客观存在及其运动规律,就能够形成和创造多少文化。相对来说,自然界的空间和能量是巨大的,而目前由此产生出来的人类的感觉和意识、人类所创造的文化以及整个“人化了的自然界”,都非常有限,未来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对于人类思维能力的提高过程,恩格斯认为:“就一切可能来看,我们还差不多处在人类历史的开端,而将来会纠正我们的后代,大概比我们有可能经常以极为轻视的态度纠正其认识错误的前代要多得多......根据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经验来看,这些认识所包含的需要改善的因素,无例外地总是要比不需要改善的或正确的因素要多得多......一方面,人的思维的性质必然被看作是绝对的,另一方面,人的思维又是在完全有限地思维着的个人中实现的。这个矛盾只有在无限的前进过程中,在至少对我们来说实际上是无止境的人类世代更迭中才能得到解决。”
    人的自身自然以及整个自然界,都是由无形的信息结构和有形的物质结构组成的。信息结构与物质结构具有可分离性。恩格斯说“死亡或者是有机体的解体,除了构成有机体实体的各种化学成分,什么东西也没有留下来;或者还留下某种生命本原,或多或少和灵魂相同的东西,这种本原不仅比人,而且比一切活的机体都活得更久”。在人化世界里,比一切活的机体都活得更久的东西,就是人类通过创造科学文化的形式,所揭示和反映的“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的自然规律,所转化和体现的“绵绵若存,用之不勤”的自然能量。科学文化因为揭示、反映、转化和体现自然法则,并且与自然法则融为一体,从而比一切活的机体都活得更久。因此说到底,自然法则是科学文化的生命活力和能量之源。
  西方“智慧设计”理论认为,地球上的生命非常复杂,不可能通过进化发展而来,肯定还有一种更高的力量参与生命创造。我们认为,人类除了躯体的物质结构的缓慢进化之外,还有灵魂即信息结构的科学文化按几何级数发展的迅速进化。在本质意义上,自然法则,作为“某种生命本原”,作为“智慧设计”内容,它参与生命创造。当某种以信息形态形成的文化,从母体即个体头脑这个信息化了的物质结构,通过语言文字等媒体传播出来时,就可以穿越时空,在“社会公共大脑”里得到传承和发展,使个人思维变成社会意识。文化环境对下一代来说,不仅可以决定人的生活起点、成长条件和发展形式,而且还可以成为某种生命本原,通过完善人的自身自然,创造新的高质量的生命体。
      鄂尔多斯未来发展的最大变数,就是看科学文化能够发挥什么作用。当意识到自然法则是科学文化的生命活力和能量之源,能够通过创造科学文化的形式与自然法则融为一体,像老子“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庄子“上与造物者游,而下与外死生无终者为友”时,我们就能够依靠自然法则的巨大能量,来实现转型升级、实现跨越式发展。因此,我们把“穿越时空、按几何级数发展的科学文化与人的关系以及社会作用研究”,作为专题研究项目。
         三、人类智慧的有效整合与社会资本的高度集中
      我确信,在存在资本关系的历史条件下,最具社会价值的工程,是马克思理论研究与创新工程;而最具经济价值的课题项目,是以《资本论》为基础的价值转移、追加价值以及在融汇人类智慧基础上创造新的价值研究。如果说,提出社会主义也有市场经济,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理论创新;那么,提出科学社会主义也有资本关系,资本的目的、资本的构成、资本的实质等都是发生一系列整体性改变,这将是具有全球意义的理论创新。
      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由此可见,能够掌握群众并且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的理论本身,也有价值。西方媒体称,“如果马克思还在世的话,《资本论》的巨额版税收入会让他轻松进入福布斯富豪榜”。作为科学文献的《资本论》,在没有外化和物化在具体凝固的可以交换的物质产品上时,或许不能体现出交换价值,但是所形成的使用价值依然存在。由此我们意识到,只要通过学习和吸收《资本论》,把精华部分应用到自己的研究成果中,就可以实现价值转移;只要通过自己的研究,能够补充和完善《资本论》不足部分,就可以实现追加价值;而只要通过融汇更多的人类智慧并且在此基础上集成创新,就可以重新来“资本”,从而创造更大的经济和社会价值。
     马克思指出:“一切发展,不管其内容如何,都可以看做一系列不同的发展阶段,它们以一个否定另一个的方式彼此联系着......任何领域的发展不可能不否定自己从前的存在形式”。同样,我们创造性地发展马克思理论,就要清楚它有哪些不足,应该或者说必须否定它什么。从宏观上来看,马克思研究了在(盲目)资本主义时代资本的实质是什么,而我们应该研究探讨的是在不同的时代资本的实质会发生什么变化,特别是在(科学)社会主义时代资本的实质什么。只有超越(盲目)资本主义而包括(科学)社会主义时代,才能揭示和反映资本产生、发展和消亡的全部内在本质规律。
      资本是人类所共同创造出来的,它具有什么社会职能,这取决于人类赋予它什么社会职能。资本只是像一面无形的大镜子,所窥探、反射和映照的都是人类自己的思维、欲望和灵魂;资本只是像一台无形的大电脑,根据人类按照自己的生产条件、价值取向和行为准则等设定编排的程序在机械地运作。资本关系因人而变,人因文化素质、综合能力的提高以及生产条件、社会环境的改善而变。因此,我们在表明上是在研究资本,而实质上是研究人本身,包括研究资本的人本身。
       恩格斯在给马克思的信中谈到《资本论》时说:“我一直认为,使你长期以来呕尽心血的这本该死的书,是你的一切不幸的主要根源。如果不把这个担子抛掉,你就永远不会而且也不能脱出困境。这个一辈子也搞不完的东西,使你在身体、精神和经济方面都被压得喘不过气来。我非常清楚地了解,现在,你摆脱这个梦魔后,会感到自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特别是这个世界,只要你一重新投身进去,也就会感到它已经不像过去那样黑暗。
      《资本论》这本也有它该死的一面的书,不仅是马克思的一切不幸的主要根源,使他在梦魔缠绕中使身体、精神和经济方面都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而且也有可能为整个人类在某些方面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只要改变了陈旧的思维方式和思想观念,每个人都会感到自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特别是这个世界,只要重新投身进去,就不仅感到它不像过去那样黑暗,而且色彩斑斓、充满生机
      马克思说:“不管个人在主观上怎样超脱各种关系,他在社会意义上总是这些关系的产物”;“物的异化就是人的自我异化的实践......在利己主义的需要的统治下,人只有使自己的产品和活动处于外来本质的支配下,使其具有外来本质——金钱——的作用,才能实际进行活动,实际创造出物品来”。这是对的,但是问题并不仅仅如此。一方面,无论在思想观念上怎样超脱,每一个人都是特定社会关系的产物;另一方面,无论在什么社会关系中,每一个人的自然天性依然存在,可以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平衡点,而且能够兼顾和协调的空间还非常大。干什么更赚钱就去干什么,这是一种选择;而做自己最喜欢也是最应该做的事情,就可能创造更大的价值,从而赚更多的钱,这也是一种思维方式。
      社会资本高度集中的背后是人类智慧的有效整合,换句话说,人类智慧的有效整合促进社会资本的高度集只要存在资本,就不存在要不要资本家的问题,而只是看什么人具有卓越智慧和实际能力,成为执行、管理并且改变资本的各种社会职能的专家,自觉、主动、科学地完成资本发展社会劳动生产力的历史任务。靠贪婪和剥削可以获取剩余价值,而靠智慧和奉献可以创造更多的财富和资本,因此从根本上认识和把握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的现代马克思主义者,会努力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和社会资本。因此,我们《资本论》与重新‘资本’——价值转移、追加价值以及创造新的价值研究作为专题研究项目

     参考文献: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人民出版社,1995年
          奇朝鲁主编,《鄂尔多斯学研究成果丛书》,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12年
          作者: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副会长、“不同时代不同地域思想文化比较研究”课题组负责人、《鄂尔多斯学研究》责任编辑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