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试论古代鄂尔多斯和谐文化(姚鸿起)  

2017-02-08 10:53:41|  分类: 中国地方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试论古代鄂尔多斯和谐文化
       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和谐文化是全体人民团结进步的重要精神支撑”。那么,何谓鄂尔多斯和谐文化?人们往往把鄂尔多斯和谐社会环境称为鄂尔多斯和谐文化,这是很不准确的。因为:鄂尔多斯和谐社会环境只是鄂尔多斯和谐文化的本原或根基,而不是和谐鄂尔多斯文化本身;虽然和谐文化产生于和谐环境,但本原绝不等于本身。基于此,笔者认为:鄂尔多斯和谐文化,就是一定历史时期鄂尔多斯和谐政治、经济、军事等社会存在(社会现象)反映到人们头脑中,并经过人们头脑加工所形成的和谐哲学思想、和谐政治思想、和谐经济思想、和谐法律思想、和谐宗教思想以及和谐文学艺术等社会意识形态。由于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具有一定的反作用。所以,人们也把在和谐思想指导下为构建和谐社会环境而采取的某些和谐政策和措施称为和谐文化。
      根据上述鄂尔多斯和谐文化的概念,我们可将鄂尔多斯和谐文化的发展划分为古代鄂尔多斯和谐文化、近代鄂尔多斯和谐文化、现代鄂尔多斯和谐文化三个历史时期。本文仅试论古代鄂尔多斯和谐文化。
      有文字记载的古代鄂尔多斯和谐文化,主要有长城文化、直道文化、和亲文化、屯田文化等。
      一、长城文化
      在中国历史上,自从有了长城,黄河和长城就成了“中华”的象征。如果说黄河孕育了中华民族的繁衍,那么,长城则保卫了中华民族的成长。
      长城最初为春秋战国时,各国为保卫自己的和平安全,在边境地势险要处所修军事性防御工程。据《史记》载:秦昭襄王四十六年(公元前261年)宣太后杀义渠戌王占上郡(今鄂尔多斯南部边境地区),并从西起甘肃岷县,经陕西神木,到鄂尔多斯十二连城筑长城以拒胡;公元前307年,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打败北方林胡、楼烦后,以代地(今河北宣化西)经山西北,沿阴山至高阙(今鄂尔多斯北部)筑长城;秦始皇灭六国统一中原后,在蒙恬打败匈奴收复河南地(今鄂尔多斯)时,为防御北方匈奴南侵,于公元前 214年将秦、赵、燕三国的北部长城予以修缮,并连贯为西起临洮(今甘肃岷县),北傍阴山,东至辽东的“万里长城”。此后,汉、北魏、北齐、北周各代都曾在中原北与游牧民族接壤地,利用山边险要的沟壑溪谷筑长城;公元 581年,隋文帝派 3万人在西起灵武东至黄河筑长城;明朝为了防御鞑靼、瓦剌族的侵扰,自洪武至万历年间先后修长城 18次,终使长城西起嘉峪关东至山海关,总长约6700公里。
      长城虽然是中原统治者为了防御北方游牧民族南侵所为,但这个所为也体现了统治者想让“父子不相分离,君主和臣子相互安心,老年人得到安养,年幼人能够成长”的爱民、亲民之心。从历史上看,长城不仅在一定时期、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北方游牧民族军事上的南侵,而且在一定时期、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北方与中原的边境安宁和经济繁荣。如,秦汉时期,长城就曾不仅“使匈奴不敢南下牧马”,而且“使匈奴驱牛马与中原交易”。这样,中原及边境地区的农业便得到空前开发,商业则更加繁荣。于是,鄂尔多斯地区就有了“新秦中”的美誉。
      大学时代读秦汉隋唐史书时,曾有拙诗《长城颂》一首,现摘抄如下:
       长城万里镇边关,匈奴胆怯过阴山。
       中原人民安乐业,文景贞观开新篇。
      二、“直道”文化
      《史记》载:“道九原,抵云阳,堑山湮谷,直通之。”这就是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于公元前 212年派大将蒙恬在把匈奴从鄂尔多斯赶到阴山以北时,征召 10万民工修筑的南起云阳(今陕西咸阳市淳化县)甘泉山,北进鄂尔多斯伊金霍洛旗、东胜区、达拉特旗,过黄河直达九原郡(今包头市西)的“秦直道”。
       历史告诉我们,这条主要为内地与边防联系快捷,宽 20~60米,长1400里(鄂尔多斯境内 174里)的“直道”,既有战争功能,更有和平作用。前者如史料记载,赫连勃勃曾利用直道运送军队和物资攻打长安;汉武帝曾利用直道打退匈奴。后者如史料记述,汉武帝在泰山举行封禅大典后,巡游北方至九原,然后沿直道回长安;汉元帝时的昭君出塞,从长安出发,北经直道抵九原(今包头西);隋炀帝曾经直道北巡榆林(今准格尔旗十二连城一带)和美稷(隋与突厥和亲时启民可汗居住地,今准格尔旗纳林一带)。另外,虽未有史料记述,但我们可以想象,直道开通后,中原与西北的商业贸易肯定更方便了。可见,直道在保障内地与边防联系快捷的同时,也为沟通南北不同民族的交往、促进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融合发挥了不能抹杀的作用。
       2006年参观东胜区的秦直道博物馆,曾得诗《直道颂》一首,现抄录如下:堑山湮谷直道开,引得各方商贾来。史书多颂丝绸路,吾说直道更精彩。
       三、和亲文化
      中国古代的和亲现象是很多的,由此产生的和亲文化也很丰富。据“全校全注全译全评”《史记》第五卷和《二十五史通鉴》第五卷记载:周襄王曾娶戍狄的姑娘作王后,同戍狄联合讨伐郑国;公元前 198年,汉高祖曾送皇族宗室公主(《资治通鉴》说,由于吕后反对,从民间选一女子)给冒顿单于当阏氏;高祖去世后,公元前 192年,吕后忍辱同匈奴和亲;孝文帝继位时,也推行和亲之事—孝文帝派遣皇族公主去做冒顿单于儿子稽粥单于的阏氏;孝文帝去世后,孝景帝又派遣公主嫁给稽粥单于儿子军臣单于;汉武帝为离间匈奴同西方援国的关系,曾把公主嫁给乌孙王做妻子;公元前 33年,汉元帝与匈奴呼韩邪单于和亲;公元597年,隋文帝与突利可汗(隋文帝封其为“意利珍亚启民可汗”)和亲;贞观十五年(公元 641年),唐太宗将文成公主下嫁给松赞干布(吐蕃);元太祖成吉思汗为夺取天下,把妹妹帖木伦嫁给孛秃作妻子……
      在以上诸多和亲事件中,与鄂尔多斯有直接联系的恐怕只有汉元帝与匈奴呼韩邪单于的和亲、隋文帝与东突厥启民可汗的和亲。前者指匈奴郅支单于(呼韩邪单于兄)被杀后,竟宁元年(公元前 33年),呼韩邪单于朝见汉朝,并主动提出愿做汉朝女婿。汉元帝为使汉朝和平安宁,将后宫女王嫱(字昭君)赐给单于做阏氏。相传,王昭君沿直道过黄河时,由于不慎,所穿绣花鞋掉到水中。船工为了纪念她,就从水中捞出绣花鞋,埋在黄河岸边。后来,人们便把埋王昭君绣花鞋的土堆叫“昭君坟”(今达拉特旗昭君镇境内)。后者指公元 597年,东突厥突利可汗向隋朝请和,被隋文帝封为“意利珍亚启民可汗”,并以义成公主配他为妻,将他们安置在白道川(呼和浩特平原);公元 599年,又将他们移居胜州(今准格尔旗纳林一带)“任情放牧”。
      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看问题,“和亲”虽然是统治者为巩固自己统治地位的被迫行为,但汉匈(突)和亲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使“汉与匈奴合为一家……勿得相诈相攻”,使“三界无犬吠之警,黎庶无干戈之役”(《汉书》卷 94);同时,也使隋时的鄂尔多斯地区出现过“人民羊马遍满山谷”(《隋书》卷 84)的兴旺景象。
      在我国历史上,有许多文人墨客颂扬和亲文化,但也有人妄言“昭君为贪图富贵而下嫁匈奴”,为此,笔者也吟诗《和亲颂》一首以驳之。现抄录如下:
      浩瀚沙漠滚无垠,昭君出塞传古今。胡汉和亲秦晋好,顾全大局第一人。
      四、屯田文化
      中国古代的屯田始于秦汉。据《史记》载,始皇三十六年(公元前 211年),秦将中原 3万农户迁到榆中(今鄂尔多斯准格尔旗东北部)从事垦田耕植。《汉书》载:公元前 127年,汉武帝“募民徙朔北(今鄂尔多斯鄂托克旗、杭锦旗北部)10万人”开荒种地;公元前 120年,又将山东饥民 70余万迁到朔方南河套一带(今鄂托克旗、杭锦旗)垦荒种植;公元前 113年,汉朝在朔方西至令居(今甘肃永登县)“通渠置田、官吏卒 60万”;公元前 111年,汉朝又命“上郡(今鄂托克前旗、乌审旗南部)、朔方(今杭锦旗、鄂托克旗)开田官斥塞卒 60万人戎田之”。
      如果说屯田始于秦朝,发展于汉朝,那么,元朝的屯田则是规模更大、更规范的。据《元史》记载,成吉思汗在征战过程中,就曾迁移大批汉族农民到和林(今鄂尔多斯东北部)一带屯田,至公元 1308年,屯田人数已达 1万多人。更为重要的是,成吉思汗和忽必烈让屯田的农民教牧民耕田种地,让牧民教农民骑马放牧,并要求屯田的兵民“拿起弓箭能攻城杀敌,放下弓箭会耕地放牧”。
      在中国历史上,从统治者的主观上讲,屯田是为了防御异族的侵扰和减缓粮食的供需矛盾;但从客观上讲,屯田则起到了将农耕经济与游牧经济融合,缓解民族矛盾,促进社会在一定时期一定程度上的和谐发
展。《汉书》和《后汉书》中关于“开河南之野,建朔方之郡”,“沃野千里,谷稼殷积,又有色兹盐池以为民利。水草丰美,土宜产牧,牛马衔尾,群羊塞道。北阻山河,乘轭据险。因渠以溉,水舂河漕。用功省少,而草粮绕足”等记述,当是屯田促进鄂尔多斯地区和谐开发、建设、发展的佐证。鉴于此,我曾写过一首《屯田颂》小诗,现抄录如下:秦汉移民搞屯兵,游牧农耕两文明。水草丰美河南好,亦耕亦牧新秦中。
      作者:姚鸿起,鄂尔多斯市委党校原教育长、教授,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原载《鄂尔多斯学研究》2008年第 1期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