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鄂尔多斯非物质文化遗产  

2017-02-24 22:53:12|  分类: 讲好传奇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鄂尔多斯非物质文化遗产
                                    包海山
           鄂尔多斯目前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项目有6个:鄂尔多斯短调民歌、鄂尔多斯古如歌、鄂尔多斯婚礼、漫瀚调、成吉思汗祭典、察干苏力德祭祀。这6个项目,都与蒙古族鄂尔多斯文化有关,可见蒙古族鄂尔多斯文化在鄂尔多斯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重要地位。其中,成吉思汗祭典、察干苏力德祭祀可谓是成吉思汗文化范畴;鄂尔多斯短调民歌、鄂尔多斯古如歌、漫瀚调3项是民歌,而鄂尔多斯婚礼的一个重要特色也是集中展现着民歌风采,可见鄂尔多斯民歌在鄂尔多斯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占很高的比例。因此,我们把“讲好鄂尔多斯传奇故事”和唱响鄂尔多斯经典民歌联系在一起,算是姊妹篇,这也是展现和宣传鄂尔多斯文化魅力的一个有效途径。
          在鄂尔多斯民间文化的土壤里,如果说到处都洒落着民间艺术的珍珠,那么其中最耀眼并且能够把它有机地串联和整合起来的珍珠,首选鄂尔多斯民歌。民歌与人们的生活习惯、情感世界、心理素质、思维方式等有关。曾经,有些牧民也许没念过书,不认识字,但在他的言行中,或许处处表现着一种简练、坦然、机智,而这一切又往往都会体现在他所唱的民歌里;换句话说,包含着这些内容的民歌,影响和形成了他如此言行特点和生活习惯。如果说劳动和语言创造了人,那么对蒙古民族来说,似乎民歌与语言同等重要,因此在某种意义可以说,劳动、语言和民歌创造了蒙古民族。这也就决定了蒙古人的思维方式的独特性。歌乃心声,歌声可以形成气场和条件反射。由鄂尔多斯民歌,可以看到鄂尔多斯人的内心世界,也可以体会到他们轻松愉快地完善着自身的自然条件。
           音乐,是人与人心灵的交流,是思想的表达和情感的融会;是人与自然灵性的感应,是自然信息的转化和生命能量的培植。音乐,可以与数学、物理、信息科学、生命科学、社会科学等有机结合,形成一种新的科学文化。包括音乐在内的人类文化,原本就是一个任何一处都不能打断的具有内在必然联系的有机整体。我们从音乐的角度来研究这个整体,或许能够形成新的思维和方法,产生更多的灵感和激情。“让科学与艺术联姻吧,那将会创造奇迹!”科学家钱学森夫人、音乐教授蒋英,在一次病愈后说,在病危中,一次又一次把她从死亡线上呼唤出来的就是音乐,是跳动的音符和优美的旋律,支撑着她的整个精神世界。我们认为,这不仅有情绪调节和自我暗示等心理作用,更为重要的,其实最终还是有某种振动形式的生命能量的转换。对人的生命本能来讲,音乐能够起到其他科学技术、思想意识、政策法规无法起到的作用,因为音乐达到最高境界时,它就是对人的生命能量的振动和增强,就是直接对人的内在本质和自然天性的呼唤和呵护。

     音乐是世界通用语言,也是人与自然的一种信息沟通与交流。柏拉图说:节奏与乐调有最强烈的力量浸入心灵的最深处。白居易认为:上自圣贤,下至愚騃,微及豚鱼,幽及鬼神群分而气同,形异而情一,未有声入而不应,情交而不感者对作为艺术灵魂的音乐,从精神方面来讲,孔子认为,音乐是立身之本,在欣赏音乐中完成情性的修养。杨筠如也说:“音乐为涵养内心之最重要的工具;人能涵养内心,保持一种柔嫩之心灵,则其乐无穷”。而威廉则认为:“音乐之为物,实足转移人类污浊之灵魂,使之清净纯洁,日益向上,而趋美化也”。从物质方面来讲,莫扎特等音乐大师,相信宇宙存在一种神圣的几何学,大自然以及人类的身体,都是受一些既定的比值所管治。如果将这些比值用在音乐创作上,就会与宇宙的生命力产生一种共振,因而它具有支持生命的影响力。物理学家也说,任何物质及能量,其实都是一种振动。小至原子结构,大至银河星系,其振动的频率都是依据一定的比值,非常之数学化。例如鄂尔多斯古海、大陆亿万年间的沉降隆起的演变,其实也是以一定的比值振动所至。

     有关研究显示,当听到17及18世纪欧洲音乐时,人的心率、脉搏、脑电波等都倾向与音乐的节奏同步,因而变得舒缓而协调;血压也会保持更有利于健康的状态。这是由于作曲家创造了一种理想的数学形式以及自然的和谐感在作品里。他们对音乐的节奏感、对称感、规律感、对比效果等非常讲究,像科学家一样严谨。那么,一个风驰电掣的马背上的民族,一种所向披靡的天之骄子的心态,在与时俱进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存的社会环境里,他们的民歌又会表现出怎样的个性特色?这些都是我们应该深入研究的重要内容。

          鄂尔多斯民歌是人与自然交融的文化,是充分发挥人的自身潜能的文化,是迸发人的天然灵性的文化。我在互联网刊载相关文章后,网友liushuai2009在美国中文网评论:蒙古歌曲之所以好听,是因为它唱出的是人最原始,最真实的情感,是不受权力、荣誉、地位、金钱等这些东西的污染,从而才显得纯净而崇高,所以才好听。“无心者无痕评论:一方水地养一方人,地域的独特性和规定性体现在游牧民族与自然的距离最近,与自然生物的关系相对就更平和而亲昵,人性中的自然成份更多,社会成份更少,故其声天籁,其气宽畅,其调悠扬,其词言简意赅即韵味悠长······有机会真的想去感受大草原的天无边、地无际,与天地合一的神妙。

        1、鄂尔多斯短调民歌

             鄂尔多斯短调民歌古如歌(长调民歌)以及蒙汉艺术融合的漫汉调都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因此享有“歌的海洋,舞的故乡”之美誉是恰当的。从全球视野来看,蒙古族长调民歌、短调民歌、呼麦作为一个有机整体,其中的长调民歌和呼麦已经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现在最需要的是短调民歌也应该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而鄂尔多斯短调民歌在蒙古族短调民歌中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因此,我们在《唱响鄂尔多斯经典民歌》中,会把鄂尔多斯短调民歌作为重点。

             有学者认为,鄂尔多斯短调民歌的形成年代应追溯到元代,是蒙古族鄂尔多斯人创造了大量的短调民歌。因为现今云南丽江地区的蒙古族(元代入滇的蒙古军团的后裔)的民歌风格,同鄂尔多斯短调民歌颇为近似,这说明鄂尔多斯短调民歌风格的形成,应上溯到元代。随着民族文化与地域文化、城市文化的融合,我们现在所说的鄂尔多斯短调民歌,是这个地域、这座城市的蒙古族鄂尔多斯短调民歌。

      鄂尔多斯短调民歌结构短小、玲珑、精悍,句法整齐、节奏明朗有力,情绪欢快活泼,音乐形象鲜明,曲调优美动听。短调一般是两行,有韵的两句式或四句式,节拍比较固定。歌词简单,但不呆板,其特点在音韵上广泛运用叠字。短调民歌往往是即兴歌唱,灵活性很强。短调民歌在旋律中经常采用反向转位的手法,在六、七、八、九度远距离跳进现象十分常见。另外,有的歌曲尾部加进了衬句、衬词,从而丰富鄂尔多斯短调民歌的艺术表现力。鄂尔多斯短调民歌的歌词特点结构单纯,直抒胸怀,巧妙运用比兴手法。多采用上句起兴、下句点题的写作手法,上下句构成一个段落,表现一个完整的意思和情绪。歌词内容风趣、幽默、欢乐俏皮,充满调侃倾向。往往只抓住一个小小的点,来刻画出一幅幅生动的生活场景,来表达生活中的微妙情趣。

             2、鄂尔多斯古如歌            

            蒙古语“古如”,汉语有国家或朝延之意。古如歌源于宫廷,是蒙古民族唯一保存完整的宫廷歌曲,是宫廷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集中体现了蒙元时期蒙古宫廷礼仪音乐的独特风貌,是蒙古族古典音乐的活化石。鄂尔多斯古如歌,是鄂尔多斯宫廷之歌。古如歌是浓缩的历史,传承的历史,唱出来的历史。 “鄂尔多斯”依然存在,鄂尔多斯宫廷之依然在鄂尔多斯古如歌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传承和发展

            鄂尔多斯古如歌,是保持较完整的蒙古族古典宫廷歌曲。它的节奏若隐若现,缓而不拖,旋律跌宕起伏,意境空灵苍凉。正宗的鄂尔多斯“古如歌”都是一些正统的说教歌曲,吟有吟的规则,唱有唱的规矩,一般都在隆重而盛大的仪式上演唱,而且以三首为一组,称为“三支首歌”或“三首正歌”,旋律缓而不拖,慢而不沓,节奏若隐若现,若即若离,旋法大跳大落,跌岩起伏。古如歌大多是一些宫延或国宴演唱歌曲,内容唱时政,唱佛教、唱父母、唱故乡或唱骏马,如《圣主骏马》、《班禅庙》、《绵羊白的房子》等,现存仅七八十首。整个音乐充满苍凉之美,空灵之美和悲壮之美。鄂尔多斯市杭锦旗是古如歌的主要传承地,目前其原生态演唱流传于杭旗北部一带,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正式授予“中国古如歌之乡”之称,为鄂尔多斯市打出了一张国家级“文化名片”了更好地保护、传承、发展这一古老的民族文化,杭锦旗从2006年开始抢救性搜集、整理,2008年录制了《杭锦古如歌》DVD集4张共84首歌,此后又将“古如歌”110首经典曲目进行五线谱简谱记录,编入《鄂尔多斯文化丛书》,并成立了“古如歌”协会,召开“古如歌研讨会”,建立了3个“古如歌”培训基地,编排民族歌舞诗画《古如歌》晚会,拍摄以“古如歌”为题材的电视剧。

                3、漫汉调
   漫瀚调,主要是以鄂尔多斯蒙古族短调民歌为母曲,融入陕北、晋西北汉族民歌的一些旋法、润腔而形成,具有独特的韵味,是蒙汉民族音乐文化交流融合的结晶。在鄂尔多斯,当蒙汉民族音乐融为一体时,蒙古族音乐会成为母曲。以综合艺术性的歌舞剧“森吉德玛”为例,如果“剧本是骨架、舞蹈是血肉、音乐是灵魂”,那么汉族语言支撑了这个骨架,而蒙古族音乐作为母曲塑造了这个灵魂。在某种意义上,鄂尔多斯地域文化,在表现形式上汉化了,而内在灵魂里蒙化了,这也是蒙古族文化成为鄂尔多斯主体文化的原因。
   漫瀚调是产生于近现代,发祥于准格尔旗,流传于鄂尔多斯及周边地区的民歌歌种。近现代,由于普、陕汉民大量进入鄂尔多斯地区,鄂尔多斯成为蒙汉杂居地区。蒙、汉民族在一起生产、生活过程中互学民歌,互相影响,民间音乐文化充分交流,有机融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民歌歌种。漫瀚调曲调节奏平稳,声腔高亢,具有优美洒脱的艺术个性。漫瀚调属于中性音乐,可叙事,可抒情,即可一曲多词,也可一词多曲,其即兴编词对歌的特殊表现形成生动活泼、富有情趣的特色。漫瀚调歌词随时产生,不计其数。曲约有四、五十首,代表曲目有《双山梁》、《二道坎梁》、《达庆老爷》、《巨合滩》、《王爱召》、《打鱼划划》等。1996年漫瀚调的发祥地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被国家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漫瀚调)之乡。2008年,漫瀚调被国务院批准列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本文为《讲好鄂尔多斯传奇故事》之十八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