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蒙古族商业文明  

2017-02-19 09:40:24|  分类: 讲好传奇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蒙古族商业文明
                                             包海山
             蒙古族有游牧文明、城市文明,也有商业文明,这是一个有机整体。但是相对而言,对改变世界格局以及奠定新的社会秩序,所产生影响最大并且持续时间最长的是蒙古族商业文明,特别是蒙古族货币文化。
             日本学者饭村穰说成吉思汗这样的天之骄子的诞生,使世界从沉睡中觉醒他对睡眠中的世界注入活力“给予世界旋转的初次动力是不能否认的事实”美国学者、蒙古国成吉思汗学院名誉博士捷克·法萨切伏德就认为“成吉思汗的继承者在自己管辖的多国建立金融系统并执行了成吉思汗坚持的商业政策在中国执政的蒙古人开始流通纸币”“在已过去的千年成吉思汗在为近代生活打下基础方面超过了任何一个人”
            那么,成吉思汗以及蒙古族为近代生活打下的基础是什么?给予世界旋转的初次动力并且目前依然具有的动力是什么?要想弄明白这些问题,首先要理解恩格斯所言:“资本和劳动的关系,是我们现代全部社会体系所依以旋转的轴心”。当我们理解了现代全部社会体系所依以旋转的轴心是资本和劳动的关系,并且把蒙古族货币文化与资本的产生和发展联系起来时,就会豁然开朗。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成吉思汗以及蒙古族为近代生活打下的基础,使资本和劳动的关系成为我们现代全部社会体系所依以旋转的轴心;而给予世界旋转的初次动力,使这个“轴心”旋转起来。
              在商品流通、货币产生和资本形成过程中,蒙古族发挥了特殊的作用。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篇“商品和货币”中说“游牧民族最先发展了货币形式,因为他们的一切财产都具有可以移动的因而可以直接让渡的形式,又因为他们的生活方式使他们经常和别的共同体接触,因而引起产品交换”。他还说,“这里已经有了某种经济发展的可能性,当然,这种可能性要取决于环境的适宜,天生的种族性格等等”。在《资本论》第二篇“货币转化为资本”中认为:“商品流通是资本的起点。商品产和发达的商品流通,即贸易,是资本产生的历史前提”;“只考察这一过程所造成的经济形式,我们就会发现,货币是这一过程的最后产物。商品流通的这个最后产物是资本的最初的表现形式”。可见,在资本的产生和发展过程中,游牧民族最先发展了货币形式,而蒙古民族在成吉思汗影响力下,最先创造了国际通用纸币,奠定了“资本产生的历史前提”。这与他们自然流动的生产生活方式有关,也与他们不被身外之物所束缚的天生性格有关

      我国是最早创造和使用纸币的国家。据有关资料,早在2000年前的汉代就曾使用过白鹿皮币,唐代又出现过飞钱,这些都属于纸币的雏形。由政府正式发行的纸币,则是北宋天圣元年发行的“交子”,实际上是一种可以流通的现金收据,随时可以兑现。金代也用纸币,但是因为币值不稳,三五年就更换新钞,所以流通范围并不很广。而到了元代蒙古帝国时期,则以使用纸钞为主,使纸币成为主要流通货币。最基本的是“中统元宝交钞”和“至元通行宝钞”两种。这种纸币的功能与现代的钞票已基本相同。

                    
                               中统元宝交钞                                    至元通行宝钞

        包玉瑞先生在《略说元代纸币对于中国和世界的影响》中说:元朝是以行钞为主,相传元世祖忽必烈建都上都城后,曾想仿效宋朝以铜钱为主要流通货币,但有大臣劝阻道:“铜钱乃华夏阳明政权之用,我们起于北方草原地区,属于幽阴之地,不能和华夏阳明之区相比,我国适用纸币。”忽必烈认为有理,便决定用纸钞而不用铜钱了。

     元朝币制的最大特点是长期、广泛、大量地发行和流通纸币。元朝版图辽阔,横贯欧亚,由于纸币本身轻便,携之可“北逾阳山,西极流沙,东尽辽东,南越海表”。当年,从欧洲前来中国游历的马可·波罗,在元大都见到这种纸币时惊叹不已:“纸币流通于大汗所属领域的各个地方,没有人敢冒着生命危险拒绝支付使用,……用这些纸币,可以买卖任何东西。同样可以持纸币换取金条。”;“大汗专有方士之点金术”,说它可以用于一切给付,“凡州郡国土及君主所辖之地莫不通行”;“可以确凿断言,大汗对财富的支配权,比任何君主都来得广泛”。

      忽必烈即位之后,开始设置一整套管理、印造、发行、换旧机构,多次大规模地印造纸币。由叶李拟定、由尚书省颁行的《至元宝钞通行条件》十四款,内容颇为周详。这不仅是我国而且是世界上最早的较完备的币制条例,对后世的纸币流通产生很大的影响。1982年,在维修呼和浩特万部华严经塔工程中,考古人员发现元代中统元宝交钞一张。该钞为黑色麻桑皮纸,盖朱红大印,面额为“壹拾文”,长16.4厘米,宽9.2厘米。纸币正中印有“伪造者斩,首告赏银五两,仍给犯人家产”。左下方有“中统年、月、日”。“元宝交钞库使副判,印造库使副判”签押。此外,纸币上还有“中统元宝”、“诸路通行”八个篆字。经研究考证,这张纸币是元世祖忽必烈时期印制,使用时间约在至元十三年(1276年),它是世界上迄今发现的最早的纸币实物。

      朝的纸币流通主要经历了中统钞、至元钞、至正钞三个时期。这三个时期中币值最稳定的是中统钞,流通时间最长的是至元钞,前后超过了36年。元代(1206一1368)纸钞制度,是元代统治者在认真总结纸钞流通三百年的经验教训基础上推行的。统一发行的纸币(通称“钞”),是唯一通用的法定货币。取得江南后,也以“宋会五十贯,准中统钞一贯”的比价将南宋政府发行的会子,用中统钞如数收回,在整个中国境内顺利地统一了货币。

       由于中统钞的信誉很好,它的流通领域并不仅限于国内,当时的印度、朝鲜、日本、安南等邻近国家,曾经羡慕地主动与元代纸钞建立了兑换比率关系。不少海外贸易发达的异邦,对于中统钞和本地货币均定有一定的比值,将其作为现金使用,畅通无阻,如高丽和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当时的一些国家不但欢迎中统钞在其国内流通使用,而且还竞相仿效,纷纷发行自己的纸币。波斯、印度、高丽、日本等都曾仿效中国印行纸币。当时的波斯是伊利汗国,1294年乞合都汗时采用中国钞法,纸钞的形制也完全模仿中国,甚至连上面的文字都印上了汉字“钞”字。在波斯语中,钞这个汉语借词一直保留到今天。

   在某种意义上,如果说蒙古帝国靠武装力量重新勾画了世界版图,那么元朝时期则是靠经济利益和货币权力把原来相互隔绝的帝国紧密联系在一起。所创建的自由贸易通道,不仅促进了商业的流通,还促进了东西方的思想、技术和生活方式的交流。直到13和14世纪,蒙古民族创造的国际通用纸币流通以后,商业才开始从铸币中解放出来。从16世纪开始,西方仿效中国设立了储币银行。我们认为,这也是蒙古族货币文化的一种传承和发展。

   最好的经济学理论,是通过最简单的原理,概括最复杂的事实。可以说,蒙古族货币文化体现出这一点。最先创造国际通用纸币的人们或许不是经济学家,但却是卓越的经济建设者。他们本能地遵循了经济发展的内在本质规律。

      在社会各共同体中,人们生产的产品是单一的,而现实需求是多种的,因此需要产品交换。产品之所以能够交换,能够变成商品,一方面,它有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这二重性;另一方面,产品作为独立的物,它可以转移和让渡。商品交换,表面上看只是个人的利益交换和需求互补,但实质上由此使各个私人劳动的总和形成社会总劳动,“打破了直接的产品交换的个人的和受地方的限制,发展了人类劳动的物质变换”,形成新的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

     金属铸币发挥的是货币有形的“阳明”之用,而纸币发挥的是货币无形的“幽阴”作用。游牧民族最先发展的各地流通的货币,主要是等价物和抵押品,发挥有形的物质功能;而蒙古民族最先创造的国际通用纸币,则是一种货币符号和价值符号,主要发挥无形的信息功能。纸币是价值的信息符号。商品的价值,是以信息形态、以纸币形式,观念地体现出来的。纸币取得了一种同它的金属实体在外部相脱离的并纯粹是职能的存在形式。马克思认为,“货币作为商品价格的转瞬即逝的客观反映,只是当作它自己的符号来执行职能,因此也能够由符号来代替。但是,货币符号本身需要得到客观的社会公认,而纸做的象征是靠强制流通得到这种公认的”。

     游牧民族最先发展货币形式,是为了交换牲口,没想到后来自作聪明的人们用来交换自己,使“劳动”这个人的内在本质变成一种可以自由买卖的“商品”。如恩格斯所言:商品“表现一种在物的外壳掩盖下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力也是可以交换和消费的,人们刚刚开始交换,他们本身也就被交换起来了,主动态变成了被动态,不管人们愿意不愿意”。这是人类共同的悲哀,也是最需要改变的东西,而这种改变在不同的人、不同的地区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从人们的心态来看,有些人的想法是,钱是命,命是钱,钱命紧相连;而有些人的感觉是,钱是驴,驴是钱,钱驴等价交换。前者很容易变成金钱的奴隶,而后者有可能理智地驾驭社会资本。

     就人与金钱的关系而言,一方面,无论在观念和情感上怎样超脱,人总是特定社会关系的产物;另一方面,无论在什么社会关系中,人的自然天性依然存在。每个人、每个民族,都在其中寻找某种平衡或适应某种状态。解铃还须系铃人。或许只有遵循客观规律、注重人的自然天性的民族,才会出现天之骄子,才会最先发展货币形式并改变资本实质。曾经,蒙古民族最先创造了国际通用纸币;现在,或许又是蒙古民族率先能够解密货币内在玄机,促进资本基础、构成和实质等发生一系列整体性变化的内在本质规律

      对纸币无形的“幽阴”作用,最先创造的国际通用纸币的蒙古人,或许在冥冥之中有更多的直觉、灵感以及本能反应。当货币形式发展成为资本,特别是当劳动生产力和社会生产关系以无形的信息形态具有了资本属性之后,研究资本的信息结构和信息功能就显得尤为重要。因此,鄂尔多斯蒙古人率先写出《草原文化与全球经济一体化——草原人有智慧有能力训导资本狼》、灵气活化<资本论>——试让人类智慧最高结晶体现巨大经济价值》、《资本的信息结构及其功能研究——开发马克思主义经济价值的最佳途径》(获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第一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论文。这种研究视角和思维方式,对改变“我们现代全部社会体系所依以旋转的轴心”的构成材料和旋转方式至关重要

      (本文为《讲好鄂尔多斯传奇故事》之十二)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