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对鄂尔多斯企业文化的观察与思考(潘洁)  

2017-02-17 10:17:47|  分类: 中国地方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鄂尔多斯企业文化的观察与思考
      一、一般性解读
      如今大家都在谈论企业文化。这是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表现。企业文化是企业达到一定规模和水平时的产物。企业创立之初,首先考虑的是企业名称、性质、股本结构、产业定位、治理方式,以及招聘员工等。没有一开始就进行文化设计的。但这不等于没有文化和文化活动。这时的企业文化,是由国家、民族、地域和建设者个体的文化结构、文化素养与潜质决定的。过去干部员工登记表上学历、专业这一栏叫“文化程度”:小学、中学、大学,把个“文化”理解得很狭窄。现在人们给“文化”赋予了太多的内涵,几乎等同于“文明”。其实它们之间还是有区别的“:文明”涵盖了人类进步的一切内容。除了物质、精神“两个文明”,又加了政治文明、生态文明、社会文明等多项内容,我认为“,文化”至多占文明的一半。有人说,产品也是企业文化的一部分,我总是感觉这一说法有点牵强。准确的解释应当是:产品中含有企业文化的因子。例如松下的产品坚固耐用、节俭舒适;海尔产品注重个性化、国际化。企业文化(以人为载体)参与了生产过程。界定企业文化,还是应当剔除厂房、机械设备、原材料、产成品这些“硬”的东西,直接指向精神层面的“软”的东西,相当于一个国家的“软实力”。
      文化与经济密不可分。从古至今,有狩猎文化、农耕文化、工业文化等。马克思主义认为,文化属于上层建筑,其水平、形态,取决于经济基础。但放在历史长河中去观察,文化对于经济,又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制约、导向、催化作用。发端于公元十二三世纪的欧洲文艺复兴,确立了人本主义,引出产业革命,把亚非两大洲远远甩在后面。接着便侵略、欺负、剥削后进地段。这种状况延续了很久。直到上世纪后半叶的三四十年,亚洲儒家文化圈里的国家,日本经济率先崛起,接着是“四小龙”,再后是中国。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国家大体上都是通过和平方式腾飞的(“和为贵”是儒家思想体系的核心理念之一),战争只是间接地在一旁起点推波助澜的作用,例如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古老的东方文化则发挥着酵素的作用。东方传统文化,说细了很难,但就核心价值而言,不外乎慈悲、忠恕、感应;民为本,和为贵,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教悌忠信,仁义礼智等等。西方崇尚竞争、超越,创新、冒险。东西方文化,开始时是相互排斥、碰撞;后来是渗透、融合;再后是互补、合和。谁也吃不掉谁,谁也压不倒谁,其实是各有长短,各有存在和发展的依据。在我读书的时候学习的是,社会主义蒸蒸日上,资本主义江河日下。政治热情高的老师甚至说,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上,一定能够埋葬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然而,半个世纪过去了,资本主义反而比从前更发达、更有活力了。为什么?归根到底,是文化在起作用。因为科学技术从广义上说,也属于文化。胡锦涛同志说,文化是第一财富。这一论断,高屋建瓴,高瞻远瞩。古往今来,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中,生产出来的东西(物质)绝大部分早已灰飞烟灭,或者湮没于大地与海洋当中;唯独知识、精神、道德、文化,较为完整地传承了下来,成为人类的精神基因,使得人类一代比一代更聪明、更高尚、更长寿、更有力量。所以最有价值、最有效力、最能跨越时空发挥作用的东西是文化。你如果要经营一个上规模、上档次、有前景、长盛不衰的中型以上的企业,那你就必须把企业文化建设这件事一直摆在心头,做在手上,而不能舍弃、忘记、忽视、放任或者无所作为。企业文化是发展的能量、活力的源泉、长寿的保证。不要为了赶时髦,或者附庸风雅而空谈文化,而应真心诚意地,实实在在地去推进企业文化建设。果能如此,则不管遭遇多大的困难和挫折,企业都能坚持下来,立于不败,并一步步奔向自己的目标。
       二、具体到伊化
      伊化,是伊克昭盟化工研究所、伊克昭盟化学工业集团总公司的简称,一项事业的关键词,一种企业文化的缩写。笔者在其中服务过十多年。虽然如今“伊化”已走进历史,成为“过去时”,但仍然值得回味和研究,仍是一笔价值不菲的精神财富。
      伊化存在过大约 27年。由于扎根于伊克昭盟的沃土,承受了改革开放的阳光雨露,它从最初纤弱细小的幼苗,长成枝繁叶茂、冠盖如云的大树。一群不畏艰难险阻,矢志建功立业的科技人员,是这项事业、这种精神的开创者。他们抱着赤子情怀,手握科学利器,叩开了资源宝库的大门。特定的环境条件,特定结构的人群,二者互为表里、相辅相成,在新时期的壮阔舞台上,上演了一部开发当地化工资源的话剧,演奏了一部科技与经济喜结连理的交响乐章。伊化初期的事业属性,人文特质,或者说企业文化的雏形,随着创业步伐的迈进,一步一步地显露出来:资源依托型,科技先导型,艰苦创业型,多级关注型,高速成长型。说是“显露”,不是一朝一夕间偶然“得到”,更不是哪位领导人的“封赏”,新闻媒体的“赠与”。是的,企业文化这种东西,不可能与生俱来,凭空获得,它只能依靠类似植物叶子的光合作用,动物机体的细胞分裂,生成,积累,聚合,然后经过提炼、萃取,制成纯粹的、精华的物员。整个过程,量变与质变相交替,逐步到达一个相对完美的境界。
      伊盟化工所时期,由于体制优越,技术先进,机制科学,曾经在上世纪 80年代末期创造了许多难以超越的经营指标。例如销售利税率 53豫,资金利税率 82援01豫,人均年利润 2援43万元等(当时,员工人均年收入还不到 1000元!)各种荣誉、奖励纷至沓来。有人说,集团化造就了伊化的辉煌,若论规模、资产数量、总体效益是这样的;要说产业活力、人均指标,则远不如原先的化工研究所。因为自 1993年起,作为国企,伊化承担了某些不该承担的义务,甚至又被赋予了某种行政职能。1997年,伊化走上了顶峰,成员企业 20家,员工总数 1援64万人,总资产 44亿多元。几年工夫,新建加兼并,企业数和生产能力翻了两番,跻与全国 512家重点企业,全国化工百强,进入全区前 5名,在本盟范围内则几乎名列榜首。著名的“南征北战”、“东进西出”、低成本扩张,将吉碱、化、查干诺尔碱矿等 3户大型化工企业纳入旗下。继而“挺进中原”,实现了中国天然碱资源的“大一统”。在一片赞誉声中,伊化犯了兵家大忌,没能谨记知己知彼,而是四面出击。以至活力大减:总资产 44亿,销售额只有 8亿,投入产出比不到 5颐1;资产负债率超过 70豫,一手兼并扩张,一手破产甩债。集团化时进入伊化的 6家盟直化工企业,除白彦淖、察汗淖二厂觉察势头不好,及早脱离了集团之外,其余 4户都被“破”掉了。伊化的园圃里面,色彩迥异的“扩张文化”与“破产文化”同时生长,各展姿色。世纪之末,化工市场严重低迷,风暴洗礼之后,伊化显露出严重的战线过长,内外失衡,理念陈旧,管理滞后的弊端。连曾经红极一时的“天然碱”股票也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打入“ST股”。伊化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被边缘化了。
       新世纪之初,伊化的新一代经营班子断尾求生,大刀阔斧地改革体制,创新机制,开辟新的产业领域,也包括借几亿元金融资产的剥离取得反弹力,才使伊化像大病初愈的病人一样,颤颤巍巍地站立起来。又过二三年,才有了底气,与另外几个集团一样,走上了民营化的道路,成为“非公有制”的“博源”。博源从伊化继承的最大遗产是企业精神。它承接了前人多年奋斗获得的宝贵经验、企业文化的精华,同时吸取了二三十年创业历程里的教训,足以避免重蹈覆辙,再走大的弯路。 
       “伊化”存在将近 30年。如今员工队伍风流云散了,机器厂房也都更新了,只有它的精神、文化、道德风尚、价值观念留传了下来。伊化企业文化是“鄂尔多斯模式”的构成元素。共性存在于个性之中,块砖片瓦可以垒成高楼大厦,不管到什么时候,“伊化”都是鄂尔多斯人心目中无法磨灭的记忆。
          一滴水可以窥见大海。言说伊化,是为了研讨全市。
       三、放眼于全市
      改革开放以前,不管工业企业,还是商业企业,在企业文化方面,基本上一片空白。那时实行计划经济,企业是政府的附属物。说是企业,并不以盈利为目的,而是突出政治,经营管理充满刻板教条。偶尔搞一点文化体育活动,也是为了让工人恢复体力、振作精神,“满怀豪情干革命”,“决心解放全人类”。
      上世纪 80年代初,特别是第七个五年计划期间,在“改革、开放、搞活”方针引领下,伊克昭盟各类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地建立、生长。其中最突出的是羊绒衫厂,体制新、技术新、队伍新。很多年份里,起了引导潮流的作用。这个厂很早就创刊了一份企业报,最初称《绒花》。工人当中,文体活动丰富多彩,教育培训舍得投入。“鄂尔多斯,温暖全世界”的广告词在国内家喻户晓,在国外也小有名气。公司化,集团化,股票上市,都先行一步。提炼而成的“集智、放胆、拓荒、创新”的战略理念不仅成为本集团的精神统帅,而且成为“鄂尔多斯经济现象”的构成元素。或许同项目上马方式是引进外资、补偿贸易,产品的相当部分外销有关,该公司的机构设置,资本运营方式,产品更新换代等,很早就同国际接轨。更有远见卓识的是,高度重视品牌培育及品牌价值。不长时间内,飙升至数十亿元,这笔无形资产、知识产权,无疑是公司长盛久兴的有力保障。鄂绒顺应国家能源安全战略需要,实施多元经营,产业重心转移,也是成功的、前景广阔的。这使它成了科学发展、可持续发展的一个范例。最初的企业文化建设,更多地着眼于企业的发展,意在提高企业的知名度、信誉度,增进内部的团结,使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处于有利的地位。伊盟内各大企业,相互模仿借鉴,做法难免雷同。20世纪 90年代初,伊盟文化局搞了一次企业文艺演出竞赛,从中可以看出,各家各户的创业经历、发展道路、经营愿景大同小异。虽然也有一些个性化的东西,但没有超越全盟经济总的态势和格局。也是 90年代,东胜区(当时称东胜市)党政提出“让民营经济坐正席”,各种规模的民营企业竞相发展,原先以四大集团为代表的国企也纷纷“转身”,投入非公有制企业行列。环境的变化,竞争的加剧,地方政府的调控和引导,使得鄂尔多斯企业文化异彩纷呈,百花竞放。好多企业设置了专司文化建设的机构,至少有一名领导分管;差不多每家公司都形成了自己的企业精神,有的还像中小学校训一样,悬挂在楼顶、编织于广告词中,使之成为公司员工的座右铭,对外交往的名片。制定规划、部署工作,不再是干巴巴的生产指标,经营数据,而融入了精神、文化方面的内容。稍有规模的企业,都办了小报小刊,以至没有人能统计出全区、全市究竟共有多少张企业报,多少份企业刊物。局域网也早已不再是个别大集团的“专利”。
      企业的思维特点,带有一定的封闭性。一般说来,以主要精力追求效益的最大化。守法经营,照章纳税,就是对社会所尽的义务。作为“中国特色”,其创造的 GDP、上缴的税费、解决的就业岗位,同时体现为地方政府的政绩。对政绩的贡献大了,政府会回馈以荣誉奖励、优惠政策直至资源配置。多数情况下,政府对企业文化发展进步不太强求,不下硬指标,甚至疏于引导,所以企业文化处于自觉自愿、各自为战的状态。其实这没有什么不好,这给了企业文化因企制宜,从实际需要出发的宽松环境和自由生长的空间。企业是创造财富的地方,是国民收入分配与再分配的平台。一个现代企业,它的要义不外三条:第一,为股东(企业出资人、所有者)谋取最大回报;第二,为公司员工施展才智、实现人生价值、走向物质、精神双富裕创设条件;第三,扩大社会效益,增加对国家、地方的贡献。日本“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说:“办企业就是为了消除世界的贫困”。我国一国两制另外一“制”香港的多位顶级富豪例如李嘉诚、霍英东、包玉刚、邵逸夫等,多年来在救灾、扶贫、助教、奖励杰出人才方面,每个人捐赠都达数十亿元,表现了高度的民族意识、中国心。我市伊泰集团及其老板张双旺先生,多年来,以其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赢得了广泛赞誉,几乎可以说有口皆碑。还有一些大型公司,为改造荒漠、恢复生态大把大把地投入,为扶危济困、希望工程慷慨解囊。这些企业的善行义举,使鄂尔多斯企业家群体在广大群众中的形象基本良好,以至在相当程度上化解了由于贫富差距过大可能产生的社会矛盾,使全市从城市到乡村、从矿山到牧区都保持了秩序井然、稳定和谐的良好局面。当然,这种良好局面是上下各方共同努力的结果,而优秀的企业文化也的确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鄂尔多斯的各类企业,从老板到一般员工,绝大部分是鄂尔多斯人;鄂尔多斯人是鄂尔多斯大文化的创造者和载体。鄂尔多斯蒙汉各族人民集体性格中的爱国爱乡、吃苦耐劳、和谐包容、坚忍不拔等良好传承在企业里表现得更为鲜明和突出。所以,鄂尔多斯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走在内蒙古和我国西部的前列,成为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的典型地市,既有自然资源做基础,又有优势的人文条件做保障,可以说是历史发展、改革开放的必然结果。
      本市范围内的众多企业,规模不等,风格各异,成长历程千差万别,发展到今天,殊途同归,百川归海,在企业文化上,都把总的目标放到了建设长寿企业上。博源的提法叫“基业长青”,伊泰归纳为“百年伊泰”,其他集团、公司,各有各的表述方式,反正没有一个愿意干上几年,见好就收或者被人兼并、破产清理、关门歇业的。企业寿命长短,当然同所在行业有关,但更多地取决于发展战略、经营理念、员工素质、道德规范这些精神、文化层面的要素。产业提升、资本增值靠人,企业长寿、永葆活力也要靠人。人是企业文化建设的出发点与归宿。以人为本,就是要不断提高人的素质、知识、技能、责任感,调动每位员工的主观能动性。为此,必须设身处地地为员工着想,维护他们的权益,帮助他们解除后顾之忧,实现追求、抱负、价值。在人格、尊严、公民权利、社会地位上,是人人平等的,不能有高低尊卑之分,只不过富裕的程度有所区别。草根出身,原本也是工人或贫民的鄂尔多斯企业家对此都有透彻的看法与豁达的胸怀。早在 20年前,某民营企业就设计出“人头股”的方案,将老板的资产以“切股”的方式向本公司员工“回归”一部分,形成一个梯形结构的利益共同体。近年东方路桥提出“让无产者变为有产者”,将农民工视为兄弟,高工资、高回报,共同富裕。还有的公司明确认为本企业员工是“内部的上帝”(客户是“外部的上帝”),畅通渠道,随时听取众人的意见和建议,企业管理处处体现人性化、个性化。员工们最了解自己企业的情况,包括优势、劣势、市场前景、存在困难等。广开言路,等于广辟财路。蒙牛老板牛根生“财散人聚”的策略也广受推崇。只有那些短视的业主、厂长才拼命压低工人待遇,增加“剩余价值”,以短期行为满足一时的贪欲。老板的人格决定资本的道德。现阶段,我们不能要求每位富豪都像比尔·盖茨、巴菲特那样倾囊行善,但为富不仁、财大德寡的巨头绝难长久,更不要指望平民百姓去敬重他、爱戴他。创业者的极致是登上财富、道德两个高峰。按这个标准衡量,鄂尔多斯的企业家还只是处于起步阶段。资产规模(包括对国家的贡献)还需进一步做大,而在精神、素养方面,自我完善的任务更为繁重。
       四、有待再完善
      鄂尔多斯的企业文化,还远远没有进入完美的境界,还存在许多瑕疵和不足。首要的一点,不少企业家急功近利,短期行为,恨不得一口吃成个胖子,忽视资源节约,罔顾环境友好,视员工为工具,社会责任意识相当淡薄。注重攻击作战,看轻整顿训练。其后果,在内部,精神浮躁、上下脱节、队伍涣散;在外面,竞争无序、泡沫累积,“可持续”乏力。不肯苦练“内功”,对打基础缺乏耐心,对微利时代,扎实推进很不适应。对量的增加孜孜以求,津津乐道,而对改革创新、经营品牌、充实核心竞争力缺少热情。
       其次,所有权、经营权混为一谈,搅在一起,家族网络、近亲繁殖,形不成选贤任能、能者上庸者下的机制。这样的公司,不是压抑了活力,就是潜藏着危机,因为难以构造科学合理的法人治理结构,决策与执行层次很不分明,事权划分模糊,更缺少有效的监督制衡机制。
       第三,摆阔炫富,忘乎所以。道德修养没有随着财富增加而提高。任何企业的精神状态、经营风格,都势必打上老板性格的印记,特别是那类独资集权的私人企业。指望缺少文化素养的老板掌管的企业道德超群,文化出色,无异于缘木求鱼。
      第四,在“财散人聚”还是“财聚人散”的选择上,鼠目寸光,小家子气,难以培育出爱岗敬业、团结协作的员工队伍。经营者高高在上,孤家寡人,劳动者势必离心离德,敷衍应付,身在曹营心在汉。
      还可以举出一些,担心违反“正面引导为主”的原则,姑且打住。不过我认为,“揭短”更有利于“扬长” 。正如“失败学”虽然把研究重点放到失败的过程、原因、损失上面,但其目的还是追求胜利,走向成功。
      还有一个问题,企业、特别是非公有制企业建不建党组织,依我看,这也同企业的规模有关。企业大了,就应该建。思想政治工作是党的优势,而思想政治工作又是企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据我观察,党组织健全,企业文化就发达。东方路桥、新大地、东联等集团就是这样。顶多是出点人力,投点财力。走一段时间回过头来看,“产出”肯定比投入多。何况,共产党员即使置身私营企业,也还要发挥先锋模范作用。“三个代表”中的一个,就是中国共产党是中华民族先进文化的代表。“先进文化”加上“先进生产力”,这样的企业,还会不兴旺吗?
      作者:潘洁,原伊化集团副总裁,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原载《鄂尔多斯学研究》2010年第1期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