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相对需求 ”与“幸福总值”(潘洁)  

2017-01-08 17:46:24|  分类: 中国地方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对需求 ”与“幸福总值”
      上个世纪初,科学巨匠爱因斯坦创立了相对论。从而在自然科学领域升起一轮光辉的太阳。直到今天,还没有哪个学说、哪套理论能够超越它。
      笔者发现,在人文领域、人类社会中,也有许多不能直观比对,而只能相对理解认识的现象与事物。本人无意也无力创立另一个“相对论”,但我坚信,作为一条规律,它是客观存在的。认识并自觉运用这一规律,可以避免许多矛盾和混乱,可以把旨在发展进步的各类活动纳入科学有序、平稳和谐的轨道。
      发展经济是我国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主题。也可以称之为基础、核心、主轴、第一要务。一句话,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重于它、先于它的了。那么我们就从这个话题切入吧。
      说经济,离不开 GDP、人均收入、人均占有财富这些概念。目前,我国全年 GDP总量约 23万亿元,列全球第四位。这在二三十年前是不敢想象的。然而若按总人口平均下来,就只能排在全世界第一百位之后,每个国民为 1.77万元,合 2550美元。即人均年生产总值低于西方好多发达国家的人均月收入。我们的人均收入是墨西哥的八分之一,美国的十六分之一,但这是不是就可以说明,他们的国民生活水平比我们高八倍、十六倍呢?绝对不能。去过美国的人都亲身感受到,就生活消费而言,人民币一元与美元一元的购买力大体相当。而外汇比价至今仍接近1∶7。难怪美国总在抱怨人民币币值被严重低估了,要求我们大幅度升值。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一个国家的币值被低估,会相对降低经济总量与财富总额;但却能提高出口的竞争力,增进国民经济的活力。这一相互矛盾而又十分古怪的现象,其根源在于两个或多个经济体的发展道路、内部结构、市场发育、分配方式等方面存在着明显的差异。众所周知,日本国国土狭小、自然资源相当匮乏,自给率很低,但经过多年的经营和发展,其人均国民财富数额相当大,两年前已经达到 19万美元,居世界前茅。很显然,它在二战后崛起之初就注重采取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高科技型的道路,而绝对不可能走类似“欧佩克”成员国那样的发展途径。日本的发展之路是扎实的、可持续的。相比那些靠出卖资源致富的国家,要优越得多。我国的人均占有财富数量是多少?没有现成的资料。日本人比中国人富,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实际差距肯定比用货币比价显示的差距要小。因为日本凡是涉及人们衣食住用的花销都要比中国贵好多倍。在东京吃一碗面条(据说质量不错)合人民币八十元左右。而在中国大多数地方,用约十分之一,最多五分之一肯定足够了。这样的消费价格对比,要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拉近两国人民人均占有财富的差距。
      也是上世纪初,当资本主义从自由竞争向垄断时代过渡时,在美国,产生了凯恩斯主义,直到今天,它的一些观点、原则,依然被好多国家经济界奉为圭臬。凯恩斯主义的核心是把经济的水流激活、加速。站在国家角度,主张实行赤字预算。即比“积极的财政政策”还要激进好多;站在百姓角度,主张挣了就花,超前消费,大胆投资。视存钱、储蓄为经济领域里的惰性。凯恩斯经过缜密的计算,发现一个国家如果每年平稳地以 2%的增长率增长,那么一个世纪的时间可以翻 7.5倍。这样比较下来,大多数人肯定会觉得进步速度是不慢的。然而,物质稀缺的问题是否能得以解决呢?答案是很难,甚至可以说不能。凯恩斯认为,这样的增长能满足人们的“绝对需求”,即可以解决温饱问题,但却无法让人们“感到”满足。也就是说,无法满足人们的“相对需求”。相对需求总是水涨船高,其增速要比绝对需求的增速快得多,即人们常说的:人心没底子。
      凯恩斯的这一论述,既相当透彻,又符合实际。在我国,在我们身边,要找这样的例证,真是太多太多,不胜枚举。 
      20世纪 70年代末,有位农村青年听大人说,如果实行包产到户,过两三年可以天天吃馒头,他怎么也不相信。因为从他十几二十年的生活经历中,感到馒头是只能一个月享用少数几次的高档食品。后来又听说有的平头百姓成为“万元户”。他觉得不可思议,算了算当时他自己的经济账,只挣不花,也得几十年才能攒到 1万元。此人现在是我市一位小业主,资产不少于 100万。但其“相对需求”远未满足,认为 100万只不过是个起步。前几年市面流行一句话:“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讲得何等形象!笔者还同一位大城市的“的哥”推心置腹地聊过。我说,你开出租车一年收入十几万、二十万元,不够中产,也算小康了,还不满足吗?不料他说:论收入、生活,是该满足了,但和那些贪官比,又感到心理不平衡。贪官们手里有权,搞那么几下子,够我们风里雨里跑十年了。他的话题,已经突破了经济领域。
      说到社会环境,政治生活,文化风俗,“相对”性就更强了。沿海特区的成功人士,纵然已经住上大房,开上“宝马”,但同朋友或者邻居的别墅、宾利一比,会生出无限的烦恼和不快;而西部贫穷地段的农民会因为家中有了足够饮用的水窖,子女免费进入学校念书而高度满足,甚至睡梦里还在偷笑。你看这“相对”的差距何等之大!简直是十万八千里呀。
      绝对需求具有物质性、有限性;相对需求则多数具有精神性,无限性。天天吃馒头、顿顿食海鲜或者苦干几年,坐上私家车,住上大房子,这些都属于绝对需求,得到满足的可能性大。而想进入某地某国甚至全球富豪榜,取得对某些人、某些事物甚至地区、国家的支配地位等,属于相对需求。二者的区别不在于数量、程度,而在于根本性质。相对需求也有得到满足的时候,但这种满足也是相对的、暂时的。因为人的物质欲望可以满足,而精神欲望是无边无际的。就像宇宙之中,时间、空间都没有起点、终点一样。
      世界原本是相对的、反差鲜明的。自然界是这样,人文领域尤其如此。鲁迅先生说过:拣煤渣的老婆子绝对没有煤油大王蚀本的烦恼……贾府的焦大,是不会爱林妹妹的。法国大作家罗曼·罗兰借书中人物之口说:“幸福就是认清一个限度并且安于这个限度”。说到幸福,不丹国王提出一个“国民幸福总值”的概念。“总值”中不可或缺的要素是:政府善治,经济增长,文化发展,环境保护。试想,如果你资产过亿,而社会贪污成风,秩序混乱,或者污染严重,终日扬沙浮尘,或者文化空气稀薄,世风日下,你会有真正的幸福感吗?可见这也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不同地域、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幸福总值,不能以某一项要素的数值来直接比较。这一概念道出了一条真理:经济不是全部。发展经济不可能解决一切问题。经济也不是人类的永恒主题。当政者,公众,都必须以相当的精力注意经济以外的事情。一个国家一个地区,对于这一理念,在经济崛起之初认识最好;于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时认识也可以,只是你绝对不能长久地、永远地只抓经济而不管其他。我们国家最初只提物质文明(在前)与精神文明(在后),后来陆续加进政治文明、生态文明,并且从始至终没有放松科技、教育、文化、体育、卫生、法制、理论、民俗以及村镇社区建设这些事。从而使得我国的改革开放既有牢固的基础和保障,又为之注入源源不断的活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这三十年,党和国家一直把经济建设列为重点与中心,这是正确的。因为我们失去了几十年的发展时间,再不可坐失良机、自外于世界潮流了。与此同时,基于古今中外的经验教训,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政始终在倡导和推进精神文明,理论创新,文化繁荣。同发展民主、法制同步,倡导以德治国,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今年四川汶川“5·12”大地震发生后,全国动员,抗震救灾,既是对民族凝聚力、综合国力的展示,也是对几十年改革成就及全民族道德水准的检验,还可以说是对十三亿同胞精神世界的净化。整个救灾过程的有力、有序、有效的程度,举世公认。党、政府、民众,都交出了得分甚高的答卷。这绝不是单纯抓经济经能达到的。这是各个领域、各条战线的成就相加、相乘的综合效应。
      以“国民幸福总值”的四个要素衡量我们鄂尔多斯,我认为前两项都已具备或大体上具备;而后两项相对滞后。有人说,要满足人们的相对需求应当回到从前,大家一同吃窝窝头、钢丝面。虽然物质短缺,但是没有贫富差距,只同旧社会比,也会是平衡和满足的。还有的人主张为经济发展进一步提速,让每家每户都有豪宅香车,实现大家尚属新鲜的梦想。依本人见解,这两条路都走不通。只在培育经济之树上投力量、下工夫,永远结不出能满足大众相对需求的果实来。相对需求本身有两面性。一方面,它激励人们拼搏进取,从贫穷奔向小康,由小康迈向中等发达状态,再继续前进,奋力摘金夺冠、走进世界前列;另一方面,它可能滋生社会、人群的不和谐因素,导致无休止的攀比、无秩序的竞争和道德风尚的缺失。科学发展观包括对资源的合理利用,对环境的保护与整治,也应包括对各地、各阶层之间利益的妥善摆布与调控。对于这方面的问题,政府官员、社会工作者,非政府组织都要拿出责任感,有步骤地加以领导、倡导、引导和疏导。既然你不能强迫人们“感到”满足,又不能单纯依靠经济增长满足公众的相对需求,那就只能顺应规律,将更多的精力投入经济以外的事务中。这绝不是要求放慢经济增速,或者放松对经济工作的领导,而是说,不能把发展经济视为推动社会进步,增进国民幸福的唯一武器。提高居民素质,更新居民的理念,使他们逐步树立新的幸福观、价值观是一件十分重要、带有战略性的事情。有的人幻想以如今的经济收入,应对几十年前的物价与消费水平,这怎么可能!还有的人希望自家遥遥领先,独占鳌头,甚至称王称霸。这是一种带有病态的相对需求。当今世界,国家进步、民族振兴最根本的条件是国民素质,这包括知识、技能、进取意志、担当意识、凝聚力量和与时俱进的理念。某些中东产油国,过度依赖石油美元。好多居民躺在全民福利的沙发上,什么都不干,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那么若干年后,石油采完了怎么办?这种后顾之忧是显而易见的,好在这些国家的当局与有识之士已经注意到了这件事。静下心来,对比一番,我们鄂尔多斯是不是也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这种隐忧?我认为,各级领导要顺应民心,未雨绸缪,把功利之心,包括对各类考核指标、位次、政绩的关注度多少淡化一点,把省下来的力量投到经营地方的“软实力”上来。作为一个依靠自然资源和自身努力,在一定范围之内后来居上的地方,应当同一个成长中的人一样,懂得谦卑,善于韬晦。对内对外,适当地展示成就、介绍经验,是可以的。这样能鼓舞斗志,带动友邻;过分地夸耀成就,则会忽视差距与不足,找不准自己的纵横坐标。听常出门的同仁讲,鄂尔多斯人到毗邻地区,特别是呼包二市买东西,砍价较难。因为普遍认为“那儿的人都有钱”。先说明,这不怪我市领导,是少数腰包太鼓的人走出去时喜欢摆阔斗富带来的副产品。还有,我市平均工资较高,相应的,物价水平也很不低。有价值规律在,总的物价指数不会长久地虚高,而唯独房价(还有地价),不管拿什么尺子衡量也高得离谱,远远超过了一般人的承受能力。近三四年上升过快。目前房价水平已远远超过西部许多相同级别相同规模的城市。人们普遍认为,以往房价飞快走高,政府没有直接责任;而今后对房价适当调控,地方领导应当有所作为。这不算苛求,因为千千万万的中低收入者还没有做到“居者有其屋”。
      其实就大多数百姓而言,并不要求立马出人头地,大富大贵,而是希望社会安定和谐,生活稳步提高,控制“痛苦指数”(国民痛苦指数 =通货膨胀率 +失业率),子女顺利成长。如果这也属于相对需求,那么通过政府善治、经济增长、社会进步,这种需求是可以相对满足的。百姓的大多数,也便是社会的“基本盘”。他们的需求满足了,也就意味着社会稳定、人群和谐有了最根本的保障。如今只听到公众要求政府如何如何,很少听到政府希望公民怎样怎样。政府、公务员群体是人民挑选出来为自己办事的公仆。双方是互制、互动的关系。现代化发展到今天,政府有理由要求民众保持一种平和的心态、合理的期望值,拿出对社会、对未来的责任感。发扬我们民族“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传统美德,而切莫只知享权利,不愿尽义务;一味追名逐利,不顾他人死活。当你艰难拮据时,撑着点儿;当你春风得意时,悠着点儿。文艺复兴时期,自由资产阶级主张天赋人权,生而平等。到了当代,当我们的经济活力被过度释放,当我们的欲望被现代化充分激活时,人性、道德、传统价值观的意义显得更为突出和重要。作为驶向世界的中华巨轮的乘客,我们每个公民都应该对自己的愿景、希冀、需求、欲望做准确的设定,适当的控制和合理合法的实施。这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需要,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备前提。
       作者:潘洁,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原载《鄂尔多斯学研究》2008年第3期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