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鄂尔多斯经济现象的文化阐释(周庆)  

2017-01-07 22:55:50|  分类: 中国地方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鄂尔多斯经济现象的文化阐释
       鄂尔多斯位于内蒙古自治区西南部,是蒙古族、汉族等多民族聚集地。历史上的鄂尔多斯曾经是森林繁茂、水草丰美的地方。但由于战争破坏、移民开荒等原因,森林植被和原始草原逐渐减少,沙漠戈壁不断增多,使鄂尔多斯成为了我国西部生态脆弱区的一个缩影。改革开放后,鄂尔多斯人紧紧抓住国家能源战略西移和西部大开发的机遇,走新型工业化的道路,大力实施“资源转换”战略,使鄂尔多斯的经济在近一二十年来迅速崛起,实现了“由封闭走向开放、由单一自然经济走向多元市场经济、由荒凉走向生态重建、由贫困走向初步富裕”的历史性变化,创造了“鄂尔多斯经济现象”。鄂尔多斯经济现象的出现,并不是经济领域的孤立现象,而是有着深刻的文化背景原因。德国著名社会文化学家马克斯·韦伯指出,如果说我们能从经济发展史学到什么,那就是文化会使局面几乎完全不一样。①悠久的历史渊源、深厚的文化积淀与现代文化的结合体现出的鄂尔多斯文化的民族性、多元性、开放性等构成了鄂尔多斯文化的典型特征,也成为了鄂尔多斯经济现象背后的强大社会精神动力。本文将以此为框架,对鄂尔多斯经济现象进行阐释。
       一、民族文化积淀所凝聚的强大精神动力
      鄂尔多斯是历史上著名的“河套文化”的发祥地。16世纪时,由于为成吉思汗守陵的蒙古鄂尔多斯部落随象征成吉思汗陵寝的“八白室”到这里定居,蒙古族就成为历代少数民族在这里活动时间最长的一个民族。随着蒙古政权的建立和蒙古族聚集地社会经济发展的稳定。蒙古族文化也进入一个繁荣时期,而最能体现和反映蒙古族文化的鄂尔多斯地区的文化发展更是进入了辉煌时期,此后,蒙古经典史学著作如《十善福事经典白史》、《蒙古源流》、《蒙古黄金史》相继问世,标志蒙古族辉煌文艺成就的《成吉思汗的两匹骏马》、《森吉德玛》、《鄂尔多斯婚礼》以及“漫瀚调”、“爬山调”等多种体裁的音乐、舞蹈等日益趋于成熟,甚至体现着蒙古族生活习俗、道德观念的格言、谚语等也在民间广为流传,从而形成了绚丽多彩、独具特色、底蕴深厚的鄂尔多斯文化。鄂尔多斯文化中最重要的民族特色文化是祭祀文化。祭祀是古代原始民族自然崇拜观念、信仰的一种方式,其内容和方式与物质生产水平和社会意识相适应。鄂尔多斯蒙古族来到河套地区后,随着生活环境和生产条件的改善,以及藏传佛教的传播和各民族文化的交流,传统的蒙古祭祀活动更为丰富,除了祭敖包等蒙古族普通的祭祀活动,还形成了与蒙古族其他地区不同的,在祭天、祭火、祭成陵等各种祭祀活动中独具特色的鄂尔多斯蒙古族祭祀文化。②长期的祭祀活动培养了蒙古部落很强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鄂尔多斯人长期生活在我国内陆西北地区,这里地理环境封闭,生态环境恶化,长期处于贫困状态当中。但贫穷落后的面貌并未让鄂尔多斯人屈服和妥协,反而铸就了穷而弥坚、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历史上的草原游牧民族鄂尔多斯蒙古人以勇猛精进性格著称,在长期的文化积淀中,一方面形成了易于民族聚合、信念执着、心胸开阔及思考深刻的民族品格;另一方面又形成了淳朴忠厚、团结友爱、古道热肠的优秀品格。这两种品格构成了鄂尔多斯人吃苦耐劳、不畏艰险、坚韧不拔、穷则思变、勇往直前的气质,成为了自强不息的民族传统精神,成为了经济文化建设中的积极而活跃的支撑力。在改革开放和西部大开发战略中,鄂尔多斯人在艰苦创业的过程中所显现的是摆脱贫困、征服自然、渴望富裕的抗争精神;体现的是解放思想、与时俱进、敢闯敢干的创新精神;追求的是“团结奋进、走进前列”的争先精神;表现的是“战胜自我,推进文明,实现跨越 ”的一往无前精神;显现的是敢为人先,自强不息,勇于创新的民族精神;展现的是抢抓机遇,更新观念,开拓创新的时代精神。正是鄂尔多斯文化中所体现出的这些精神特质,决定了人力资本中最具活力的精神因素,成为了经济腾飞的强大精神动力。
      二、多元文化融合所形成的和谐发展理念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多元一体格局的民族体。从民族的视角看,中华文化是一个包含了汉族文化、满族文化、蒙古族文化、回族文化、藏族文化及其他少数民族文化的大文化系统。从地域的角度分类,中华文化又分成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两大部分。游牧文化虽然在整个社会发展水平处在较低层次,但是以粗犷强劲见长的游牧文化成为农耕文化的复壮剂和补强剂。从元代蒙古人入主中原后,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就在既互相冲突又互相融汇的过程中交流并发展,体现出了在交流过程中文化发展的多元性特征,而这一特征在蒙汉等多民族杂居地体现得尤为明显。鄂尔多斯处在中原与西北和北方少数民族的联结处,这里既是中原通向西北的交通枢纽,又是少数民族和中原地区进行商业贸易的要道和重要市场。在这里,汉族和游牧民族杂居相处,往来频繁,形成了各民族间在风俗、习惯、观念、意识形态乃至于宗教信仰等多侧面、多层次的交往和融合。鄂尔多斯是游牧文化与农耕文化长期交织的要地,也是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经常发生互摄性交流的要地。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随着文化的分化、交流、融合和发展,匈奴文化、西夏文化、中原文化、蒙古文化都相继在鄂尔多斯生存发展,所以,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讲,鄂尔多斯文化是匈奴文化、西夏文化、中原文化、蒙古文化等多元文化的汇合与交融。此外,就宗教文化而言,鄂尔多斯文化渗透着佛教文化、道教文化、伊斯兰文化和基督教文化的精神。③鄂尔多斯文化的多元性特质造就了这一地区的人民所具有的宽阔胸怀,对异文化包容,并主动学习汲取其他民族优秀文化的民族特征。
      鄂尔多斯文化的多元性特质对鄂尔多斯工业化道路中确立“多元化”思想,实现思想观念由“单一主体观”向“多元发展观”的转变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鄂尔多斯工业化道路,并没有像许多大城市一样酿成生态危机。由于鄂尔多斯文化是草原文化中杰出代表,鄂尔多斯的民族文化中蕴含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宝贵智慧,所以鄂尔多斯人特别重视生态环境保护。恩格贝生态建设综合示范区是内蒙古自治区唯一的农业生态示范旅游区,该示范区把治沙、绿化、沙漠景观游和沙产业发展结合起来。按照“多业互促,共同发展”的产业格局,绿化面积达 10多万亩,年均沙产业总产值达 1000多万元。旅游业年接待游客达 10多万人次。此外,鄂尔多斯地区还保存了既丰富多彩又独具特色的文化资源,以达尔扈特—鄂尔多斯蒙古族为主体的民族特色;以毛乌素、库布其为主的地域特色;以河套文化为源头,历经朱开沟文化和鄂尔多斯青铜文化为主的历史特色,形成了鄂尔多斯独具一格的、丰富的自然和人文资源。鄂尔多斯所走的经济发展之路,既培植了鄂尔多斯新的经济增长点,又改善了鄂尔多斯地区的生态环境,使该地区的经济保持了持续、健康、快速发展的势头,较好地体现了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思想。
      三、开放文化汲取所孕育的创新思维模式
     蒙古族是鄂尔多斯人中的主体民族。在历史上蒙古族并不是一个封闭性的民族,其文化颇具有开放性。公元 13世纪,成吉思汗率领其子孙们建立了地跨亚、欧大陆的蒙古帝国,显示了蒙古族走向中原、走向世界的决心和气魄。由于蒙古族建立的元帝国对亚、欧大陆的征服,中国西部和北部的边界实际上处于开放状态,阿拉伯、波斯和中亚的穆斯林大规模往中国迁徙,同时,流传于藏族地区的藏族文化也在蒙汉地区流行。在这样一种局面之下,伊斯兰教有了较大规模的发展,藏族文化有了一定规模的发展,甚至基督教也曾盛极一时。据史书记载,当时和林城中,不但有畏兀儿人、回回人、波斯人,而且有匈牙利人、弗来曼人、俄罗斯人甚至还有英国人和法国人。忽必烈定都大都后,大都城里也聚集了来自亚、欧各地的贵胄、官吏、卫士、传教士、天文学家、阴阳家、建筑师、医生、工程技术人员以及乐师、美工和舞蹈家。蒙古人采取 “信教自由”和“兼容并蓄”的政策,中外文化互相接触、交流和碰撞,形成了空前开放的文化格局。
           尽管这种开放的局面是暂时的,但它毕竟是中国历史上几个暂短的开放型时期之一,它对中华文化走向开放创新的局面起了重要的作用,特别是成就了以蒙汉等民族杂居为特征、融蒙汉文化为一体的鄂尔多斯文化走向开放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同中国历史上总体是“封闭-开放-再封闭-再开放”的历史循环一样,鄂尔多斯地区也经历了“封闭-开放-再封闭-再开放”的历史循环过程。改革开放后,鄂尔多斯根据西部大开发的需要,积极摆脱地理位置和传统文化的局限性,实现民族发展的自我超越和强大。他们立足于民族文化的深厚基础,大胆地请进来、走出去,一方面大力发展鄂尔多斯旅游文化,利用传统民族文化开展对外交流,吸引国内外人士对该地区民族文化进行考察了解,扩大宣传,进而引进先进的技术设备、资金和现代管理,推动本地区经济和社会发展;另一方面他们精心打造民族品牌和世界品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鄂尔多斯集团以“温暖全世界”为企业理念,精心打造世界级品牌,把自己的民族品牌推向全国和世界,在发扬民族文化和推进民族现代化进程中,走出了一条少数民族由封闭型向开放型转变的道路。
       文化人类学家杰姆逊认为,后现代说到底是:“经济变成了文化,化变成了经济”。文化会影响经济发展,文化会对经济增长作出反应。鄂尔多斯文化是民族的历史、政治、经济生活和地理环境特点在意识形态的反映,是民族智慧的结晶。鄂尔多斯经济现象是在民族文化积淀基础上走出的一条自我发展,自我实现的现代化之路。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一个民族的现代化建设,只能根据自己特定的历史条件和文化环境创造和发展。现代化决不意味着不同的国家和民族都要西方化。现代化将被不同的民族文化重新解释,不同民族的现代化将走各自不同的道路。鄂尔多斯经济现象就是沿着历史上形成的民族文化走出的与众不同的现代化道路。其既是对西部边远地区原有发展模式的创新,又是对沿海地区已有模式的超越,说到底是对自己的民族文化的再造。
        参考文献
        ①引自【美】塞缪尔·亨延顿,劳伦斯·哈里森:《文化的重要作用—价值观如何影响人类进步》[M],北京:新华出版社,2002,(7)
        ②陈育宁:《鄂多斯史论集[C]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2002,(242)
      作者周庆,宁夏大学政法学院研究生
        原载《鄂尔多斯学研究》2006年第 1期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