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鄂尔多斯“十五”发展变化简析(潘洁)  

2017-01-22 18:30:29|  分类: 中国地方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鄂尔多斯“十五”发展变化简析
       案头摆着近几年的《鄂尔多斯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阅读着,对比着,我的思绪忽而回溯到 20世纪 50年代,忽而飞落到机声隆隆的建设工地。时空交叉。情感升腾,作为一名亲历者,见证人,我对这块土地半个世纪的沧海桑田,总是感慨万千,激动不已。用“天翻地覆”来形容,觉得有些抽象;“一日千里”也不够妥当我们徘徊甚至停滞过三十年。后来才逐渐实实在在地向前迈步。好比一个人从出生到长成大人。先是躺在襁褓里等人哺喂,后来蹒跚学步,有时还不免摔倒。直到若干年后,才能稳健地行走。及至成为青年,便可快速奔跑,参与竞赛。鄂尔多斯真正意义上的发展,是随着共和国改革开放的节拍起步的。到 20世纪 90年代,天时、地利、人和使然出现了“鄂尔多斯经济现象”。随着撤盟设市,进入新世纪、新千年,鄂尔多斯的经济之车已驶入快车道,成为内蒙古和我国西部光芒四射的亮点。“十五”这五年累加起来,是过去 50年总和的若干倍。我国经济年递增 9%左右,鄂尔多斯速度是全国平均速度的三倍!20世纪 50年代,马寅初教授提出著名的新人口论。指出,物质财富与人口都是以几何级数增长的。主张实行计划生育,让物质资料生产快于人口增长。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鄂尔多斯二十多年的实践充分验证了马老先生的理论。那么,接下来,我们能把这样的速度保持多久?应该以怎样的规划、对策来迎接和应对不久即将出现的经济与社会的质的飞跃?这是各级领导与经济工作者必须充分思考、从容面对的课题。
        一、十五”成就举世瞩目
       按照国际惯例,迄今为止,GDP(国内生产总值)仍是衡量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权威指标。鄂尔多斯市 2000年为 150.27亿元,2003年增至 271.0亿元,2005年达到 550.1亿元。大体上是五年翻 1.8番,近两年翻一番。三年前,市委提出“四个超一”,要在 2010年让 GDP在 2003年基础上翻两番,突破 1000亿元的目标时,好多人持怀疑态度,认为经过改革开放二十多年的发展,基数已经不小了,七年翻两番,太理想主义化了。然而才只有两年第一个翻番已经超额完成。还有五年时间,再翻一番,应该说绰绰有余。很可能不到“十一五”规划末,又要修订目标。“鄂尔多斯经济现象”在“十五”末年,愈演愈烈,变本加厉。全市经济总量比上年增长 29.9%。内蒙古自治区的增速已连续数年居全国之首,而我市又雄踞全区之冠。按常住人口计算,人均 GDP3.68万元,合 4600美元。如按户籍人口计算,则为 4986美元,已经超过北京市2004年4970美元的人均水平,是全国人均数的 2.77倍!可见,说鄂尔多斯是西部的亮点,内蒙古的高点,不算过誉。
       在全市 GDP总增中,第二产业,特别是工业的增长,发挥着主力军的作用,对 GDP增长的贡献率接近 60%。第三产业实现增加值 220.4亿元,对 GDP贡献率也高达 37.4%。农林牧渔同比增长 9.6%(这也是个非比寻常的速度),绝对值为 41.2亿元。可是对 GDP增长的贡献率仅为 2.9%。可见我市“十五”期间产业升级势头之迅猛。
       再看财政收支。2005年全市财政总收入 93.4亿元,较 2004年增加 51亿元,增幅为 101.3%,就是说,一年翻了一番还多。财政总支出 65.3亿元,首次实现收大于支。总收入(含上划中央收入)为总支出的1.43倍。全市人均财政收入 6250元。从收入构成上看,是“五税齐增”。增值税占将近一半,企业所得税增长近四倍,充分说明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明显提高。以前政府总体或个别承诺的税收减免优惠已陆续到期,培育“梯级财源”的战略显现效果。全市财政状况有可能从此进入良性循环状态。值得指出的是,资源税完成 2.3亿元,且增幅高达 166.2%,但同资源划拨与开采的数量与速度相比,仍显得单薄和不足。“十一五”规划期内应该出现更大的增长速度。因为当前和今后相当一段时间之内,自然资源开采、转换、加工增值都将是我市经济发展最强劲的推动力。 
        20世纪后十几年,一说工业经济,从上到下,言必称“四大支柱产业”,“三大企业集团”。“十五”期间,重工业与轻纺工业,大型企业与中小企业的结构、格局出现很大的消长变化。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户数没怎么增加,但其 2005年总增加值达到 202.6亿元,占全部工业增加值的 82%。其中煤炭行业增加值 93亿元,较“九五”末增长 6.1倍。实物产销量由 2679万吨增长到 15253万吨。煤炭加电力增加值共计 117.8亿元。占全部工业增加值的 47.7%,几近半壁江山。能源“老大”下来,是纺织,增加值 22亿元,增幅为 200%。化工加天然气(天然气属于有机化工)是 22.2亿元,加大增幅接近二倍。原来的“四大支柱”中,只有建材占的比例小一点,11.4亿元,增幅也不低 2.5倍!全市工业销售收入 439.8亿元,实现利税 110.2亿元,实现利润 73.1亿元,增长率分别是 53.4%、99.7%和 133.7%。都是跳跃式的,超常规的。套用一句老话,是形势大好,越来越好。
       那么,上述数据,比率是否说明我市工业经济潜力已尽,今后增幅将显著下滑呢?回答是:不会。高速增长态势仍将持续,并且有可能更加强劲。这从基础设施日益完善,固定资产投资方兴未艾这两点上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来。2005年一年之内,全市固定资产投资 403.7亿元,相当于当年工业销售额的 92%,当年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的 5.52倍。说明鄂尔多斯人存钱防老的观念有了很大转变,也说明鄂尔多斯已经成为具有相当亲和力、吸引力、诱惑力的投资热土。难怪沿海特区的大型企业,港澳台商乃至外国财团都纷纷把目光和资金投到这里。 
       2005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支配收入达到 11025元,农牧民人均纯收入 4601元。城乡居民储蓄余额 162.1亿元,人均 11755元。居住条件逐年改善,交通舒适便捷,不到两个人就拥有一部移动电话。而从前占收入大部的饮食开支,绝对额增加,所占比例下降。城乡恩格尔系数分别是 27.7%和 32%。总体上已经超越了“小康”的标准。
       综上所述,我市“十五”计划期间,是发展速度最快、经济效益最好、人民得到实惠最多的五年。而且,通过这五年财力、经验等多方面的进步和积累,为今后更快更好更有实效的发展创造了极大有利的条件。
       二、高速发展原因探析
       我市“十五”经济的爆发,是在前九个五年计划,特别是第七、第八、第九三个五年计划成功实施的基础上出现的。是量变到质变的发展过程,是各种因素积累、叠加的综合效应。
       先说天时与地利。鄂尔多斯地处内蒙古呼 -包 -鄂金三角。8.6万平方公里土地上,蕴藏着煤炭 1496亿吨,天然气 7000亿立方米,天然碱 6000万吨,天然芒硝 70亿吨,高岭土 65亿吨,此外还有数量可观的森林、草原和水资源。且不说漫长的封建社会和战争年代,就是共和国建立以后的几十年中,这里的人民也一直是“坐在金山上,过着苦日子”,是落后地区的贫穷地段。计划经济体制的束缚,僵化方针政策的误导,使得经济、生态、人民生活都处于恶性循环的状态。身为鄂尔多斯人,在鄂尔多斯工作,都觉得脸上无光,心无自信。正因为如此,这里的干部群众才更深切地感到并举双手欢迎改革的春风,开放的暖流,于是在全区、全国率先实行包产到户、补偿贸易、包字进城。城市经济领域,从简政放权、承包经营,到确立市场经济体制,以及转机建制、股票上市,我市都大胆跟进,得风气之先。早已有了富集的资源,后来又具备了人文环境和发展欲望。这就是很好的创业平台和产业之“巢”。细数生产要素,我们缺的是资金、技术。这也没有难倒我们。历届领导,总要大讲解放思想、更新观念,一边讲,一边跑要(跑部钱进、要投资、要项目),招引(招商引资)、积累。积累就是省吃俭用,滚雪球。滚了二十年,这个“球”相当之大了。万事开头难。鄂尔多斯发展资源型产业,一步先行,步步顺风,曲折、反复肯定有,但大势始终比较顺畅。近些年,我国“入世”实施西部大开发,制定能源安全战略。鄂尔多斯撤盟设市,所有这些,都在为我市经济之舟导航、加油。
        再说人和。总的说来,上面运筹得当,下头奋力进取。二十几年来,我市历届党政班子和主要领导人,紧密结合本地实际,积极谋划经济建设,呕心沥血,培育经济增长点和优秀企业家。总的指导思想和建设方针,越来越贴近实际,符合发展需要。从 20世纪 80代年的“三种五小、多种经营”到 90年代的“三开一治一转换”、“重塑重构对接推进”、“拉通联动、增效增收”、“理性沟通、高能激励”,“四个层面”企业建设,“民营经济坐正席”,再到本世纪初提出的“战胜自我、推进文明,实现跨越 ”的鄂尔多斯精神,以及四大工业体系(大煤田、大煤电、大化工、大循环)、“四个超一”,打造煤电能源谷,十多个工业园区等发展战略,都产生了很好的效果。从前,“工业立盟”的口号总是有人疑虑重重。原因是难以突破“以农为本”、“以粮为纲”的思维定式。如今,“工业立市”已为上下各方所认可。很多人找到了自己的坐标,大显身手,建功立业。成功的民营企业家如雨后春笋,一茬一茬地涌现出来。
        全球性的能源需求猛烈增长,我国能源结构的战略调整,为我市煤炭、电力、天然气工业提供了巨大的空间。市场这只“无形的手”以雷霆万钧之力将之扩容、拉升、优化并带来滚滚财源。我市的各级经济主管、大小业主、内外投资者,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和延误,而是分秒必争,抢抓机遇,五年之中,煤炭一年增加一个2000年的年产量,“十五”全程提高近五倍。而且由于价格一再上调,煤炭工业增加值的增幅是 6.1倍。这大概是任何国家、任何行业里都难以寻找的前进速度。
        我市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是我国现代化大业的有机组成部分。我市的每一项成就,每一步发展,都是在全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进步的大背景、大环境下取得的。只是由于原先基础过于薄弱,加上二十多年来,改革开放的全部举措不仅方向正确,而且坚定有力,所以才创造了较为突出的鄂尔多斯速度。要知道,同自己的过去比,容易产生自豪感,而如果同沿海特区比,无论从速度上还是已经达到的水平上衡量,都还有着相当明显的差距。何况我们在发展过程中还曾借助了某些偶然因素,而经济总量的地域分布、行业构成方面,还有不少差强人意之处。
       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工业化,从初上轨道到基本完成,一般就是那么几十年的时间。我国建国之初,提出过渡时期总路线,要用三个五年计划实现全国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回过头来看,有点操之过急。实行结果,五六个五年过去了,连温饱问题也没能解决。鄂尔多斯更是连想都不敢想。从改革开放算起,又过了三个五年,我们才有底气提“三化”(城镇化、工业化、农业产业化)。市、旗(区)、乡镇(苏木)各级党委政府才真正把决策与实际工作统一在“硬道理”和“第一要务”上,从人本主义出发,为百姓谋福祉。这是市场经济体制下,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建设的必然发展趋势。“公仆”与“主人”相互促进,促成了浓烈的发展、创业、致富、奔小康的氛围。于是乎一觉醒来,就见各种产品通过铁路、公路,拥挤着,奔跑着,源源不断地运往国内、国际市场;街上公家的、私家的高级汽车拧成了绳,流成了河,从早到晚,川流不息;城乡居民住房越来越宽敞,装修一年比一年高档;大把大把地花钱、消费之后,腰包还是日益鼓胀,有些同胞已经在为钱太多而犯愁。
        三、差距、问题与隐忧
       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一个地级市,纵然地域较大,也没有必要搞什么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而应顺应自身具备的资源优势和其他有利条件,发展特色产业。我市这样做了。这样做的结果是,重工业、生产资料,即马克思称之为“第一部类”的工业产品产量、产值占到了整个工业的八、九成。其中只有很多的比例通过电网、管道输送到外地,其余绝大部分,至少有 2亿吨,要通过铁路、公路、水路外运。何等浩大的物流!相当于每天有 50多艘万吨巨轮装满货物后从这里起航。虽然通过国家、地方、企业的共同努力,近年来我市的外运能力有了大幅度提高,但运力相对不足,将是我市经济发展长久的制约因素。除了“煤从空中走”、“气在管里流”以外,市领导提出发展高耗能产品,借以减少物流,但一时难以显现明效大验。我市还处于工业化的扩展上升阶段。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除建材以外,还是绝大部分产品要销到外面去。就是说,物流还将加大,而且是成倍、几倍地加大。不洞悉这个特点,不及早设法排除这一障碍,全市工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将受到限制。
       煤炭产销虽非一枝独秀,但也可以说是处于领跑地位。中央、地方、民营煤炭企业都做出了可贵的贡献。但煤炭这个行业的升沉起伏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忧虑和思考。同国际上石油价格走势相近,几年工夫,煤炭价格一翻再翻。究竟是永远“上不封顶”,还是也有大幅回落下调的时候?按照市场规律,任何行业包括人民生活,对能源成本,都有个承受限度。所以本人认为,不可对煤炭价格的进一步上扬再做过高预期。煤炭是初级产品,严格地讲,属第一产业。从地下挖出来,经简单的洗、选、混、配,就装车外运,附加值极小,主要靠市场机遇、供求关系挣钱。目前我市对外公、铁路运力,80%以上运的是煤。看着那一列列满载乌金的运煤车浩荡远去,人们总难免发出一点酸甜皆有的感慨:这是上帝、祖先留给我们的;储量再多,总有挖完的时候,那时怎么办?
       发达国家的企业结构,是两头大、中间小的哑铃形。即注重研发,不惜投入重金;保持适度生产规模;强化销售与服务,大力发展第三产业。我市目前刚好相反,还是两头薄弱,中间粗壮的橄榄形。固然,我们不能削足适履,刻意压缩中间,去求取两头相对扩大,但在生产能力不断迅速扩大的同时,必须有意识地让“腰身”的营养向“头”、“尾”转移。就是说,第一,努力强化研发能力。提高产品的科技附加值,从而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逐步创造像鄂尔多斯无毛绒、羊绒衫那样叫得响、打得开的知名品牌以及信誉卓著、文化底蕴深厚、经营久盛不衰的长寿公司;第二,从理念上,实际工作上强化市场开发与产品营销,提高售后服务水平。不管是眼下疲软的,还是走俏的,都应以企业、行业为单元,像重视生产流程管理一样,重视产品的销售。产品变为商品,从生产者(代理商)手中转移到消费者(使用者)手中这一过程,即商品交换,马克思称之为“惊险的一跃”,其中涵盖了资本、商品、生产与社会关系全部的精髓。这是企业与市场的“结合部”,是全部经营活动中的“临门一脚”。经济效益从这里体现,负责信息从这里反馈。不重视这个环节,就不可能成为成功的企业家。此外,作为地方经济管理者,我们的政府还应在争上项目、扩大经济总量的同时,协调金融、保险、旅游、负责中介服务以及教科文产业的发展。顺便提一下,同全市整体经济极不协调的是,2005年对外贸易下降 2.8%。其中出口下降 6.1%。全国对外贸易直线增长,我市经济扩大三成,而出口额却明显降了下来,何故?仅凭一组数据很难做出判断,需要组织一两次大型研讨,多方会诊才能找出症结,开出处方。
       必须承认,为了鄂尔多斯的工业,付出了较大的环境代价。这在工业化之初往往难以避免。大概人们一是觉得草原天高地广,冒点黑烟,排点废水算不了什么;二是认为吃点环境的大锅饭,换来本地区的经济振兴,也还值得,先别管他什么“京都议定书”,先干起来,等将来再回过头来治理。殊不知这是吃祖宗饭、造子孙孽的短期行为。由于片面追求速度,环评把关不严,我市棋盘井、准旗、伊旗部分矿区都被央视和其他媒体曝过光。身临其境,的确感到,为了生产点焦炭、焦油、电石,过多地挤占了蓝天绿地,连空气也变了味道。这两年加大了监管力度,其实是已经到了非治不可的地步。我们走了点弯路,现在得补交学费,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前面说道,我市人均 GDP仅比北京落后一年,水平已相当接近。但拿我市实际状况与北京比较,还是觉得差距较大:物质文化生活及富裕水平差距大,社会各项事业、发展程度与居民知识水平、文明素质差距更大。什么缘故?我们不该臆断统计数据里有水分。那么,极有可能是我市富翁太多,把总数、人均数都大幅拉升了。换句话说,人均收入、人均资产拥有量差距太大。统计公报中没有基尼系数。全国已近 0.5,我市多少?还要高?但愿离“1”远一点。否则构建和谐社会的难度便会更大。平心而论,靠劳动与知识,凭经营诀窍致富都是合法而且光荣的。但如果依靠公权力,以 1元钱里到土地或其他资源,稍加炒作,转手卖十几元、几十元,这就会引起公众的质疑乃至愤怒。我们的社会应该有一定的调节机制和功能,让城乡百姓,包括残疾人弱智者都能吃饱穿暖,让所有少年儿童都能入学读书。发展权不可能一致,而生存权必须平等,否则,社会便难以长治久安。
        四、瞻前顾后说起飞 
       “起飞”不论在我国还是我市,都还是被用得很多的一个词语。可我想说,鄂尔多斯的经济一直以来还只是大步跨越和高速奔跑。进入新世纪后,如同飞机已驶入跑道,加到临界速度,下一步便是带有质变性质的起飞了。具体的标准很难确定,不过总得以一个地区经济社会总体水平,在人均概念上赶上或超过目前世界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准。请注意,是总体水平,而非一两个数据。也就是提高达到全国第三步的战略目标。显然,还有好多工作要做,而且必须做好。
       我们处在工业化的中期。这个时候,应该为工业化时代未雨绸缪。所谓工业化时代,就是生产已迈向高、精、尖,第三产业高度发达,资本扩张、知识增值、品牌获利、技术创新分外吃香。同这些目标相比、我市当前知识贫困,人才匮乏,“三创新”能力严重不足。现有的技术、知识、人才、维持简单再生产尚可,扩大、升级便显得力不从心。我们不能总是在低水平上重复和延伸,也不能满足于总做“躯干地区”,做别的地区的附庸和打工仔。市场背景之下,兴一方经济,要有战略眼光,要靠博弈高手。我们总说“形势”,经济领域“整形”容易,理势”较难。鄂尔多斯能否成为西部的温州?以我们的经营智慧和资本优势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集中发展是从科学发展观里派生出来的一个发展理念。资源、资本、地域、行业等,都人为地相对集中,可以形成气候,造成落差,从而加大辐射带动的力量。但共同富裕,纵向与横向上的均衡发展仍然是党和国家的主导思想。因而才有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等老工业基地、城市扶助农村、工业反哺农业的决策。在实行集中发展时,要发挥好政府的调节、平衡功能。
       从前荒凉贫穷的鄂尔多斯,如今走上了富裕之路。由全自治区的 “老末”跃升到前二三位。150万蒙汉各族儿女,有了翻身、争气的快感。当然,这远不是我们谋求发展的目的。鄂尔多斯理应顺势继续进取,为全区、为西部、为共和国做出一份独特的贡献。看来,这不仅仅是鄂尔多斯人美好的愿望,而且是历史的必然。
      作者:潘洁,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原载《鄂尔多斯学研究》2006年第2期,原标题《新的世纪新的姿态—鄂尔多斯“十五”发展变化简析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