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浅论红庆河古城、秦直道与昭君出塞 (甄自明、岳够明)  

2016-10-15 11:29:57|  分类: 中国地方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浅论红庆河古城、秦直道与昭君出塞
       一、红庆河古城概况
      在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红庆河乡政府以西的一片田地中,夏季时分,玉米长得郁郁葱葱,西侧的柳树林枝繁叶茂。在这片田地的中心有几段非常明显的夯土墙痕迹,周围有老乡从田里拣出了大量陶器碎片和陶瓦碎片,由此可以断定,这里曾是一处汉代城址,这就是红庆河古城,俗称“三套城”。地理坐标为北纬39°21′34.7,东经109°34′55.9,海拔高度为1437米。
       据《中国文物地图集·内蒙古自治区分册》(下册)记述,红庆河古城可分为外城、内城和子城。外城墙已不存。内城西墙呈土垄状。子城保存较好,平面呈长方形,长136米,宽130米,城墙夯筑,基宽6~10米,最高处为4.5米,夯层厚5~12厘米。文化层厚1.2~3米。采集有泥质灰陶小口罐、甑残片及陶纺轮、绳纹板瓦、柱础石,“大泉五十”、“五铢” 铜钱等。内城北侧约1000平方米范围内发现有厚1米左右的兽骨。如
今,由于农耕生产的破坏,只能辨认子城的城墙遗迹。
       二、红庆河古城与秦直道 
       2005年,为配合“中国 ·秦直道与草原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的召开,国家博物馆、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鄂尔多斯博物馆、东胜区文物保护管理所组成联合调查队对鄂尔多斯市境内包括伊金霍洛旗、东胜区、达拉特旗的秦直道遗址进行了全面的调查。调查队的第一站就是红庆河古城。当时除对红庆河古城进行调查外,还派出技术工人通过考古钻探寻找秦直道的踪迹,结果在红庆河古城西约 1500米的地方,发现了秦直道遗迹。这是一次重要发现,在红庆河村内因为农耕生产,地表已无秦直道遗迹可寻,这次调查用考古钻探的方法证实了红庆河古城西侧秦直道的存在。
      在秦汉时期,鄂尔多斯地区是“水草肥美”的河套地区,匈奴在此居住,足以养育人口和牲畜,南下可以直接威胁秦朝的心脏地区,战略位置相当重要。据记载,匈奴轻骑一日一夜就可到达咸阳附近,因此,鄂尔多斯成为匈奴同中原王朝争夺的咽喉要地。
      当时,秦始皇面对北方强大的匈奴民族,毫不示弱,采取强硬的政策,派大将蒙恬率领 30万大军进驻河套地区,在今包头附近设立九原郡(郡治在今内蒙古乌拉特前旗三顶帐房村南),在黄河沿岸兴筑了 34座县城,并且征招 10万民夫修筑了绵延千里的“秦直道”,作为防御和打击匈奴的军事专用交通线。如此浩大的工程,在 2000多年以前的秦代,仅用两年多的时间完成,这不能不说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创造的一项伟大的历史奇迹。 
      “秦直道”从咸阳附近(今陕西淳化县北)的云阳,直达今内蒙古包头市西的九原,穿越今14个县(旗),路面最宽处60米,一般也有20米,全长1800里。从秦朝的心脏地区,直抵北方边塞,把京城守卫和边境防御结合了起来。直道纵贯鄂尔多斯南北,并且一般都修在山脊上,坡度很小,另外急弯很少,这样的运输在古代非常方便快捷,能够将对匈奴作战的大批军队和战略物资快速运往前线,是当时联通中原和北方的一条主要交通干线,是世界历史上的“第一条高速公路”,而它穿过的鄂尔多斯地区,伴随着秦朝对匈奴的作战,同时进行了移民开发。
      现在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东胜区、达拉特旗都保存有“秦直道”的遗迹。即南起伊金霍洛旗的掌岗图四队,北至达拉特旗高头窑乡吴四圪堵村。其中伊金霍洛旗境内长约 75公里,达拉特旗境内长约 30公里。
位于东胜区境内的秦直道保存最为完整,全长约20公里,基本沿15度方向由南向北延伸。直道多位于山梁上,其中二倾半村南的一段最为明显,遗迹两端断切下陷,残长百米左右。路面残宽22米,路基断面残高1~1.5米,为当地红砂岩土填筑。从残断遗迹北行,迎面山岗上有四个连成一线的豁口,宽50余米,人工开凿。
       秦直道被誉为世界上“第一条高速公路”、“天下第一路”,而在秦直道伊金霍洛旗红庆河段,位于直道东侧约1500米处就是汉代大型城址—红庆河古城。鄂尔多斯境内,秦直道附近的大型城址只有伊金霍洛旗的红庆河古城。说明在秦直道修好后的几百年里,特别是在汉代,红庆河古城一直是秦直道附近的重要城址。而红庆河古城距离榆林和包头大体相当,是秦代咸阳通往九原郡,汉代上郡通往五原郡的中转站。是秦汉时期中央政府同边塞九原、五原的物资囤积地和官员、移民的中途休息地和给养补充地。就像现在高速公路上的服务区一样,红庆河古城就是秦汉时期,从咸阳、长安通往边塞包头的秦直道旁的最为重要的具有物资运送、商品流通,人员住宿、给养补充功能的重要城池。
        三、红庆河古城与昭君出塞
      秦汉时期多称鄂尔多斯地区为“河南地”,又称“新秦中”。所谓秦中是指秦国长期所居的农业发达的关中地区。秦国占据鄂尔多斯地区后,鄂尔多斯地区便成了秦国的重要经济区和组成部分。以“新秦中”命名,正说明了鄂尔多斯地区在当时重要的经济地位。
       西汉宣帝末年,匈奴内乱,五单于争立。呼韩邪单于南下五原郡,归附汉朝,汉朝曾派专使至五原郡、朔方郡、西河郡等地陈兵列队,以示保护。呼韩邪单于三次入朝汉天子。竟宁元年(公元前33年),汉元帝将宫女王昭君嫁给呼韩邪单于为阏氏。呼韩邪单于朝献长安,往返都经过今鄂尔多斯地区。王昭君在呼韩邪去世后,从胡俗,复为单于阏氏。王昭君的女儿、女婿遵从父母意愿,常到西河郡户猛(即今伊金霍洛旗红庆河古城),与汉朝使者联系交往。《匈奴传》载,王昭君的两个侄儿,一名王歙,一名王飒,均封为侯,出使匈奴。
       至于昭君出塞的路线,林幹教授在《试论王昭君艺术形象的塑造》一文中有详细的考证。分析指出,昭君出塞的路线为:从汉都长安(今陕西西安市)出发,经北地(甘肃庆阳县)、上郡(陕西榆林市)、西干河(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朔方(鄂尔多斯市杭锦旗),至五原(内蒙古包头市)。过五原后,西行至朔方郡临河县(内蒙古临河市),向西北方向出高阙(石兰记山口),越过长城,进入匈奴辖区,一直到匈奴单于王庭(蒙古国乌兰巴托附近)。
      昭君出塞时曾经过鄂尔多斯,并且是从上郡(榆林)进入鄂尔多斯,又从鄂尔多斯进入五原(包头),那么昭君出塞是否通过秦直道,是否在红庆河古城停留呢?我们认为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因为在上郡通往五原
的路途中,秦汉时期只有秦直道沿 15度的近南北方向贯通,因此最近;秦直道遇山开山,遇谷填平,因此也最为平坦。昭君出塞为一皇室女子乘车北行,旅途劳顿颠簸,肯定要走最近最平坦的道路,那么非秦直道莫属。而在上郡通往五原的秦直道附近,红庆河古城恰好在上郡与五原的正中间,且红庆河古城作为规模宏大的汉代重镇,成为昭君出塞时的中途休息地和给养补充地是必然的。
      昭君出塞远嫁匈奴呼韩邪单于后,被封为“宁胡阏氏”,寓意能保匈奴安宁。昭君出塞这一年,汉元帝下诏改元为“竟宁”。“竟”通“境”,“竟宁”意为给边境带来和平安宁之意。在封建社会,改元改年号是国家政治生活上的大事,汉元帝改元为“竟宁”足见对“昭君出塞”这件事的重视,“宁胡阏氏”即给匈奴人带来和平安宁的皇后。反映出“昭君出塞”对汉朝和匈奴的重要性,双方都认识到了这次和亲在政治、经济、文化上的巨大意义。
      昭君出塞以后,汉匈之间结束了一百多年的战争局面,代之以彼此的友好往来与经济文化交流。今鄂尔多斯地区获得了数十年“边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吠犬之惊,黎庶无干戈之役”的平安局面。
      四、红庆河古城和秦直道的重要历史和现实意义
      西汉末年,呼韩邪单于几次往返长安与昭君出塞均经过鄂尔多斯地区。王昭君的女儿、女婿遵从父母意愿,常到西河郡户猛(今伊金霍洛旗红庆河古城),与汉朝使者联系交往。作为秦直道旁规模宏大的汉代重镇,红庆河古城见证了昭君出塞的伟大和亲,见证了昭君子女与汉朝的友好交往,见证了汉朝与匈奴的和平安宁。作为长安(以及咸阳)通往五原(以及九原)的重要中转站,红庆河古城是秦汉时期鄂尔多斯高原上的重要中途休息地和给养补充地。对秦汉时期中央政府和北方少数民族的经济往来、商品贸易、人员交流、交通运输、移民开发等方面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这些说明从秦代开始,鄂尔多斯地区已经是北方游牧民族地区通往中原农耕王朝辖区的交通要道,是北方少数民族同中原经济、政治、文化交流的前沿阵地。
      红庆河古城旁的秦直道历代一直沿用。汉武帝派兵北击匈奴,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就是沿着直道进军的。唐王朝夺取河南地,同突厥作战,也是通过这条路线进行的。清代,直道成为关中棉花向北运输的必经之路。可见,历代秦直道对于促进鄂尔多斯和中原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联系都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如今,在 15度方向近南北向的秦直道东 15公里处为南北向的包(头)-神(木)铁路、包(头)-西(安)铁路,东20公里处为南北向的包(头)-茂(名)高速公路、210国道。古代的重要运输线演变为现代化的快速立体交通线。伊金霍洛旗秦直道两旁同样为鄂尔多斯资源的开发,经济的发展,加速鄂尔多斯与周边地区的联系,加强河套地区与关中地区甚至全国的经济、文化、贸易合作与交流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古代的鄂尔多斯地区,是北方游牧民族、少数民族与中原农耕民族、中央政府交流合作的纽带。现在,鄂尔多斯更是蒙、晋、陕、宁四省区经济、文化、贸易交流和交通运输的中心和纽带。
       参考文献
       国家文物局:《中国文物地图集·内蒙古自治区分册》(上、下册),西安地图出版社,2003年11月       
陈育宁:《鄂尔多斯史论集》,宁夏人民出版社,2002年 6月第一版赵新民、杨道尔吉主编:《鄂尔多斯史话》,华文出版社,2007年8月第一版
林幹,马冀、杨笑寒著:《昭君文化研究》,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4年 3月第一版
史念海:《秦始皇直道遗迹的探索》,《鄂尔多斯文物考古文集》,伊克昭盟文物工作站编,1981年 8月
张光耀:《秦直道探索与研究》,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6年 7月第一版
作者
:甄自明,鄂尔多斯博物馆研究员;岳够明,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 原载《鄂尔多斯学研究》2009年第4期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