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阿尔寨石窟的开凿与藏传佛教艺术 传入的年代探析(汤晓芳)  

2016-10-14 16:36:07|  分类: 中国地方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尔寨石窟的开凿与藏传佛教艺术
                   传入的年代探析
      《鄂尔多斯文化》2004年第4期刊登了郭俊成先生的《浅谈阿尔寨石窟壁画艺术》一文(以下简称《浅谈》),该文介绍了阿尔寨石窟的地理位置及石窟遗址壁画留存的情况,研究了壁画的绘画手法和色彩运用的不同风格,对西夏、元、明各历史时期壁画的艺术特征提出了区分的意见。与此前见到的对阿尔寨石窟遗存主要从考古学、语言学、历史不等角度进行研究的论文所不同的是,《浅谈》特别注重从艺术角度对阿尔寨石窟的壁画进行研究,颇有新意。对阿尔寨石窟的研究,目前尚处起步阶段,石窟留存的实物较少,尤其是文字资料和文献资料更少,许多问题还有待深入,特别需要结合佛教在中国传播的历史脉络,对照文献资料,从多学科角度进行综合思考。本文对《浅谈》所提出的某些观点作一些探讨,与《浅谈》作者商榷,以推动阿尔寨石窟的深入研究。
       一、关于阿尔寨石窟开凿的年代
      《浅谈》明确断定阿尔寨石窟“开凿于13~14世纪”。笔者认为,这样断定依据不够充分。阿尔寨石窟所处的平顶小山为红砂岩结构,由于地质构造的疏松、自然的风化及人为的破坏,许多洞窟已严重残损,有的已坍塌,不见原貌。阿尔寨石窟的考古调查尚未全面进行,虽然初步认定窟内有13~14世纪的绘画遗存,但并不排除某些洞窟开凿的时间要早于13世纪,更不能简单地得出整个阿尔寨石窟“开凿于13~14世纪”的结论。 
      石窟艺术是随佛教的传播而推进的。在中国北方,石窟寺的分布是沿河西走廊和黄河流域自西向东布列的。除古代西域最早的石窟新疆拜城克孜尔石窟外,敦煌石窟是前秦乐尊建元三年(366年)开凿的,其次是开凿于北凉沮渠蒙逊时期(412~433年)的甘肃天梯山石窟,甘肃炳灵寺石窟开凿于西秦进弘元年(420年),麦积山石窟始凿于后秦(401年)。由此可以看出,十六国时期虽然战乱频仍,但这个时期却是佛教发展的兴盛时期,封建权势需要佛教统一思想,以强化统治,匈奴、鲜卑、羯、氐、羌等少数民族建立和巩固自己的政权,其统治都依赖于佛教的支持,而崇拜佛教的一个重要形式就是开凿石窟寺。在十六国时期,阿尔寨石窟所在地区是属于匈奴族赫连勃勃建立的大夏国的范围内。大夏盛时的疆域,“南阻秦岭,东戍蒲津,西收秦、陇,北薄于河”。394年姚兴立国长安为后秦,是十六国中佛教最兴盛的国家,其州郡事佛者十室而九,领南北佛学之先。401年曾请鸠摩罗什入住逍遥园西明阁,组织庞大译经队伍和讲经活动,一时间长安集中名僧 5000余人。赫连勃勃曾任后秦姚兴的骁骑将军,镇守朔方郡(治在今内蒙古杭锦旗北),自然要受到佛教思想的熏陶。407年赫连勃勃脱离后秦,僭称大夏天王、大单于,设置百官,国号大夏。413年建大夏国,都统万城(今陕西省靖边县北白城子)。后秦崇信佛教在麦积山始凿石窟,这对赫连勃勃会有一定影响,赫连夏顺应这一潮流,推崇佛教,兴建佛教是十分自然的。据清《乾隆宁夏府志》记载,与阿尔寨石窟隔黄河东西遥望的今银川著名佛塔海宝塔,相传为大夏国赫连勃勃所建。另据近年陕西省考古工作者对统万城的考古发掘,有铜佛像五尊出土(见《考古》1981年第3期),这均表明,赫连夏崇信佛教,赫连勃勃是否开凿石窟虽无从查考,但大夏国建立期间,正是十六国各族政权在黄河上游大力开凿石窟的时期,这不能不对大夏国产生影响。431年魏灭大夏,439年灭北凉,北魏统一北方。北魏政权继承十六国时期的传统大力弘扬佛教,文帝任昙曜为昭玄沙门都统,于城西武州塞开凿石窟五所,这就是著名的云冈石窟,宣武帝接位后诏于洛南伊阙山为其父母营造石窟二所,此后历代陆续营造,开创了规模宏大的龙门石窟。这一段历史表明,公元 4~6世纪,从十六国到北魏是中国佛教传播的兴盛时期。随着佛教的东进,石窟寺的开凿也自河西走廊沿黄河向东移进。阿尔寨石窟所处的地理位置恰好是石窟寺从敦煌向云岗东进路线的中端,其开凿时间虽无明确记载,但始凿于这个时期,却是大有可能的。
      另外,从阿尔寨石窟建筑的形制分析,也可以看出,该窟群有各历史时期建筑的特点。阿尔寨石窟的第10、第22窟为中心塔柱形制,高大的方形中心塔柱位于室内,直通窟顶,四周有甬道,供僧人和信徒绕塔观像和礼拜用。这种结构是属于早期石窟的形制,受印度支提窟影响较多,在中国境内形成于西域克孜尔石窟,约在公元4世纪。阿尔寨石窟还有覆斗式洞窟和平棋顶方格形天花方形洞窟,沿墙四边存有佛坛,原有彩塑,现无存。从洞窟建筑的形制特征来看,各窟开凿的时间前后延续较长,也许有一个从魏晋南北朝至西夏元明清的发展过程。虽然各窟开凿的确切年代还待全面考古调查和考证,但从以上分析可以推断阿尔寨石窟群的开凿年代很有可能要早于13~14世纪。
      二、关于阿尔寨石窟留存藏传佛教壁画的年代
     《浅谈》又提出,“西夏时期的壁画风格,直接受到来自北宋文人画的影响,‘重墨轻色’是总体特征”。“到了元代,阿尔寨石窟成为蒙古人的领地,作为礼佛和祭祀之地”。“阿尔寨石窟出现了藏式‘密宗’艺术”。 “注重色彩的表现力”,强调“黑、白、群青、红色映象的色块,其浓重艳丽,效果神秘”。也就是说,《浅谈》的作者对阿尔寨石窟留存的西夏与元代壁画区分的依据是,西夏壁画受北宋文人画影响即汉地绘画传统,元代壁画受藏密影响即藏地绘画传统。这种区分的结果即是藏传佛教及其艺术是元代才进入该地区的。
      显然,藏传佛教绘画进入阿尔寨石窟与藏传佛教在当地的传播是密切相连的。那么藏传佛教到底是元代进入该地区还是更早些时间呢?根据笔者所查阅到的资料,11~13世纪该地区属西夏行政区划范围,在西夏的中晚期藏传佛教已传播到该地区了。
      在元朝崇尚藏传佛教之前,西夏朝廷早就与其有了联系。据藏文文献《红史》和《西藏王统记》记载,西夏中期的仁宗仁孝时期,公元1159年仁孝派遣使者到西藏,邀请噶玛噶举派始祖都松钦巴,都松钦巴因修
寺庙不能前往西夏,派其弟子藏琐哇带佛经、佛像到西夏传教,藏琐哇被尊为上师。后来噶玛噶举派僧人巴卧·祖拉陈瓦在据《红史》和《西藏王统记》所著的《贤者喜筵》(成书于1564年,1986年民族出版社出版,
藏文本)中叙述藏传佛教史上这一重大事件时说到,西夏王仁宗仁孝非常崇敬一世噶玛巴都松钦巴。藏文文献《安多政教史》(成书于 1865年)也记载了这个史实:“西夏的第五代国王太和(仁宗仁孝)曾迎请噶玛巴都松钦巴,但他没有接受邀请,派格西藏没(即藏琐哇)作为代表前去”。《贤者喜筵》还记载蒙古人接触藏传佛教的时间在蒙夏战争时期,该书记载,蒙古占领西夏,很多寺院被毁,佛法败颓,蔡巴噶举派上师藏巴敦
库瓦为成吉思汗讲述佛法,请求对持佛法的信众军人不加役使,并颁发诏书弘扬佛法,请求对西夏地方一切毁损的寺庙加以修复等等。这说明成吉思汗在征战西夏的途中接触到藏传佛教,时间要晚于西夏仁宗仁孝半个世纪。真正接受藏传佛教并接受灌顶的蒙古贵族是成吉思汗的孙子阔端。阔端于1247年与藏传教萨迦派首领萨班会晤,灌顶信佛并达成西藏归顺蒙古成为蒙古汗国的属地(见《萨迦班智达全集·萨迦世系史〈萨迦班智达致乌斯·藏·纳里僧俗诸首领书〉》),将弘扬佛法作为归顺的条件。忽必烈建立元朝后,立佛教为国教。从以上藏文记载可知,在早于元代的西夏晚期,西夏统治者就已接受了藏传佛教,并将其尊为国教。西夏疆域内的阿尔寨地区也会受到其影响。因此,藏传佛教宗教绘画进入阿尔寨石窟的最早时间应该为西夏晚期。
      关于这个认识的实物佐证,是近年在宁夏宏佛塔、拜寺口双塔、拜寺沟方塔出土的西夏时期的藏传佛教绘画作品和被俄罗斯柯兹洛夫掘走的现藏于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黑水城出土的西夏时期的具有西藏风格的绘画作品,如宏佛塔出土的《千佛图》、《上乐金刚双身像》、《八相塔图》,拜寺口西塔出土的《胜乐金刚图》、《上师图》,一百零八塔出土的《千佛图》,宁夏贺兰山山嘴沟石窟壁画残存的二臂上乐金刚,黑水城出土的《上乐金刚坛域》、《金刚亥母》等,这些唐卡和壁画作品的题材和艺术风格与阿尔寨石窟留存的藏传佛教绘画相同,共同的特征是:画图最多的宗教人物造型为男女双修像,男的是上乐金刚,有四面,蓝、白、红、黄色彩不同,每面三只眼,各有象征,身体是蓝色的;女的是金刚亥毋,身为红色,有一面三只眼、裸体,披散发,双手拥抱上乐金刚。男女双修图像是藏传佛教金刚界的主尊,又称上乐金刚、胜乐金刚,是最高的修观本尊佛的艺术形象。其绘画技巧表现为粗犷的线条勾勒人物姿势和佩饰,着色厚重,背景平涂蓝色或绿色,人物肤色男蓝女红,冷暖对比度强,以示去除修习者邪念,有很强的震慑作用。
      阿尔寨石窟的上乐金刚像其艺术形象种类繁多,有金刚萨垂呈青色,右手执金刚杵,左手执金刚铃;还有八面十六臂,手托嘎布拉碗(用人头骨做),碗内盛神物,胯挂骷髅串,足踏仰卧两魔,用极为夸张的艺术手法表现佛在施法时的威力。这些图像内容与色彩、绘画线条等艺术表现手法上与西夏佛塔出土的藏密作品是相同的。因此,可以认为两者是属于同一时期的绘画作品。
      三、关于西夏壁画的风格
      《浅谈》作者认为西夏时期的壁画风格,直接受到来自北宋文人画的影响。“重墨轻色”是总体特征。这一结论,忽视了西夏壁画风格的另一个重要特征,即藏传佛教的绘画特征。在笔者主编的2003年出版的《西夏艺术》一书中收录了西夏时期在敦煌莫高窟、安西榆林窟、东西千佛洞、阿尔寨石窟等壁画和出土于西夏佛塔的绢画、唐卡等精品几十幅。从众多的西夏壁画及其他种类绘画作品可以看出,西夏的绘画艺术明显有两种不同的风格:一种是继承中原绘画传统。在题材、布局、人物形象、衣冠服饰、技法等方面受五代、北宋的影响,为典型的中原人物画和山水传统。运用线描、皴擦、点染手法,使画面达到很高的意境。用多种线描塑造人物形象,用细而圆的铁线描表现人物轮廓;用纤细而飘忽的游丝描表现须眉头发;用挺拔有力的折芦描表现衣纹褶皱。几种线描配合使用,是西夏画师在吸收曹氏画院和南宋白描人物画传统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使西夏的绘画技法在传统的基础上又有了进步。在敷彩方面,石绿打底,着色清淡,边界清晰,使作品清新活泼,充满生机。另一种是藏传佛教绘画的传统,源自印度曼荼罗坛城画风格,中间绘一主尊,四周对称布满各种神灵,寓意众神聚集的场所,线条粗犷厚重,多面孔、多手只、手佩饰,勾勒出人物的复杂形象,表达神秘的教义,色彩鲜艳热烈,用蓝、白、红、黄等各种颜料晕染面孔、肤色,人物既有主尊也有眷属,既有释迦牟尼也有某教派创始人上师,有男有女,形形色色,姿色各异,手印各一,神秘而具有灵性。塑造了形形色色的人物图像,通过图像阐释宗教义理,用形象塑造的艺术形态架起了宗教义理和信仰者之间的思维桥梁。
      西夏绘画艺术的多元特点与其在不同时期接受的不同文化影响有关。西夏前期和中期与宋交往频繁,积极吸收以儒学为代表的中原文化,同时多次向宋朝赎经,求取汉文大藏经,因此早期洞窟壁画的绘画风格主要接受中原传统。阿尔寨石窟第31窟的药师佛、观音等人物形象淡彩线描,人物身体弯曲成S型,着绿色长裙,面相瓜子型,显得很秀美,具有宋代人物画的绘画风格。后期藏传佛教噶玛噶举、蔡巴噶举、萨迦派等僧人到西夏地方传教,他们带来了藏传佛教绘画粉本,藏式佛画进入莫高窟、榆林窟、贺兰山山嘴沟石窟等,藏密仪轨的绘画在西夏传播很广。因此与西夏国都兴庆府仅一河之隔的阿尔寨石窟出现藏密人物画像是必然的。
      综上所述,阿尔寨石窟的藏密艺术,不排除是西夏时期的作品。西夏壁画艺术的中原传统和藏地传统的同时并举,是西夏壁画的总体特征,多元风格使西夏绘画呈现出颇为繁荣的局面,在石窟艺术史上继唐朝巅峰之后经五代、宋走下坡的情况下,又出现了一次新的高峰。西夏绘画艺术在中国绘画艺术史上占有独特的历史地位。
      作者:汤晓芳,宁夏人民出版社编审,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原载《鄂尔多斯学研究》2005年第3期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