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地方学中的传统文化(陈育宁)  

2016-05-17 15:43:14|  分类: 中国地方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方学中的传统文化

                                       陈育宁

         一、传统文化是地方学的基础和主干

      一般说,地方学是对特定地域文化资源的集成整理和研究,它既对地域文化资源起着保护传承的作用,同时也积极发挥着凝聚人心、提高素质、推动发展的社会功能。

  地方学是中华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华文化是悠久传统文化的深厚积淀,传统文化是中华文化的基础和最本质的内涵。地方学的文化元素中,虽然也包括时代的新内容和吸收的外来成分,但它如同中华文化的整体一样,是以传统文化为主,或者说,传统文化是地方学的核心内容,它决定了地方学的基本特征。

  我们从几个形成较早、内涵鲜明而且发展稳定的地方学中,可以看出这一共同点。

  晋学 早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蒙文通提出“晋学”概念,是以先秦三晋地区的史学、经学以及诸子思想学术为研究内容。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随着当代学科及文化发展的需求,晋学的研究内容有了很大扩展,成为一门主要研究山西地区历史文化和社会变迁的学问,涉及多个学科领域,它把当代山西发展中的问题和出路也作为一个研究方向,但核心的内容仍然是传统文化,包括山西作为历史上沟通中原和北方草原文化的一条天然通道,在民族大融合中的巨大作用,创造多民族多元文化的贡献,以及历史上的法治思想、活跃的商品经济和晋商精神等。

  徽学 徽学研究大约始于20世纪30年代,初期主要指对朱子理学的研究,后来逐渐扩展为对大量徽州典籍,包括徽人著述、府志县志、谱牒档案的研究,现在逐步形成为以徽州文化为研究对象的广义的徽学,即包括徽州地区历史、社会、经济、文化、思想、学术、艺术等,成为一门具有徽州特色、能客观反映社会历史文化和现实文化的系统知识的学问。从徽学起源及研究的重点看,它的学术基础是底蕴深厚的传统文化,它展示了中原文化的漫衍、嬗变,有人称徽学为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化石和活标本。

  楚学 早在周代与东邻的吴越文化、西邻的巴蜀文化同一时期形成的楚文化,成为上古时期长江流域的三个地域文化的代表,包括青铜冶铸,丝织刺绣,战国楚竹书,老庄哲学,屈原《离骚》以及美术乐舞等。楚学研究始于上世纪20年代。20世纪50年代,随着湖北、湖南、河南、安徽等地一批又一批楚文化遗存的发现,楚学的领域更为扩展。20世纪90年代中期,张正明先生主编大型学术丛书《楚学文库》(18部),展现了楚学极为丰富的内容,也进一步表明楚学研究对于继承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意义。

  湘学 是一个有特定内涵和时空范围的学术思想史的概念,以北宋周敦颐为代表的宋明理学为湘学之始,到明清之际湖南的大思想家王船山将古代湘学过渡到近代湘学,后有魏源、曾国藩、左宗棠、谭嗣同、黄兴、蔡锷、陈天华等近代的改革派、湘军儒将、维新人物、资产阶级革命派等。他们都深受湖湘学统的熏陶,同时在新的历史时期发展了湘学的学理和学风。今日的湘学研究,注重继承湖湘人文传统,弘扬湘人奋斗精神,汲取思想文化精华,发展经济文化,繁荣中华文明。

  泉州学 泉州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宋、元时期泉州港就是“东方第一大港”,沟通中外政治、经济、文化,相互影响,彼此融合,形成了一个独具特色的地方文化的综合体。从20世纪20年代起,在泉州发现的众多中外交流的文化遗存引起了专家学者的高度关注,纷纷前往调查发掘。1959年,成立了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之后,各个门类、各种学科的学术研究团体涌现出来,出版了一批成果,进行了多方面考察,国外学者也热心参与。1988年台湾人类学家李亦园认为研究台湾及东南亚华人华侨的经济、文化、人种,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根源就是泉州。各个不同侧面对泉州历史文化的研究,在一个新的层面上逐渐汇合成一个学术总体“泉州学”,1991年11月正式成立中国泉州学研究所。泉州作为通往海上丝路的重要港口,成为发展海外贸易、吸收海洋文化的基地,同时又成为国内外多种宗教信仰的荟萃之地,被称为世界宗教博物馆,南迁各民族及东南亚、南亚、阿拉伯等外来民族及语言、风俗、文化的融入,孕育出新的文化类型等等,这些都构成了泉州学的研究内容。

  类似上述的地方学还有很多,它们不仅历史文化资源积淀深厚,特点鲜明,而且作为“学”的学术史时间较长,培育了一批有造诣的专门学者,形成了一批有影响的成果,成了地方学中有重要地位的品牌。

  我国进入改革开放新的历史时期以来,随着经济社会及各项文化事业的快速发展,各地重视开发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逐步形成了一批新的地方学品牌,这些新形成的地方学,注重强调地方学作为文化软实力为现实发展服务的功能,但同样是以当地传统文化为底蕴,并以此为构建地方学的基础。

  比如创建于20世纪90年代末的北京学,其宗旨为“立足北京,研究北京,服务北京”,努力为首都北京的经济、社会、文化建设和发展服务,以北京现代化城市发展与建设、北京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为主要研究方向。作为今天的首都,又是历史上辽、金、元、明、清700余年五朝帝都的延续,北京城市的现代化,必然离不开对古都传统文化的依托和继承,自然北京的传统文化研究就成了北京学的题中应有之义。

  也是在20世纪90年代提出的三峡学,主要内容包括三峡库区的地质、地理、生态、开发、移民、历史、文化及中外比较等涉及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等多个领域。目前在探索过程中,有专家指出,三峡学要把长江三峡地域置于一条历史演进的时间轴线上,从而才能很好地把握长江三峡的过去、现在和将来。看来,传统文化同样是三峡学的重要基础。

  在《鄂尔多斯学概论》中,对十多年前创立的鄂尔多斯学的基本内涵作了如下表述:保存完整的蒙古族传统文化,蒙古族独具特色的祭祀文化,生态演进的历史经验,经济的振兴飞跃,推动发展的软实力,敢为人先的鄂尔多斯精神。从对基本内涵的探讨及目前研究进展来看,传统文化构成了鄂尔多斯学最有价值和最具特色的主要内容。

  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标志,一般认为是儒学,以及以儒学思想为核心形成的经典文献,也就是“国学”。其实,在传统文化中,在广义的“国学”中,还包含着大量的存在于各地区、各民族并且传承不断的地域文化、民族文化,这是不可忽视、也不可被简单替代的。中华大地上大量的地域文化、民族文化,同样是中华传统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广义“国学”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且是更加丰富多样的文化资源和文化财富,更需要深入地挖掘和整理研究。地方学的创立,为各地域文化、民族文化的深入研究构建起了一个有系统、有学理、可持续发展的学术平台,其历史意义、文化意义和现实意义都不可低估。

       二、对传统文化特征的一些认识

  对于传统文化的基本特征,有许多概括,如包容和谐,天人合一,道德仁爱,以及农耕生产而形成的固守土地、维护家族和家园的情感等等,这些基本特征,都是传统文化中内涵的反映。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对传统文化中不断拓展、开放和扩大的特征似乎关注不够,研究不够。对这类特征在认识上的差距,直接影响着我们对传统文化价值的理解和功能的发挥。不能不看到,传统文化被淡化、弱化、矮化,特别是在青年一代中热不起来,是和我们对传统文化中的拓展精神、冒险精神、开放精神及激励作用这些本质特征的理解、研究和宣传不到位直接相关,从而减弱了传统文化的现实作用,减弱了对青年一代的吸引力。不仅如此,各种贬低传统文化、自我鄙视的言论不绝于耳,用近代以来中国的落后替代为中华民族的整个历史都是落后的;用某些方面的落后替代为整体都是落后的,看不到传统文化对于过去和现在中国的开拓发展发挥了多大的力量,看不到中国曾经有过怎样的历史地位,对于世界文明有过怎样的贡献。传统文化在一些人眼中似乎只是一块招牌,是一种固有的说教。这种倾向难以抑制的一个后果就是西化,甚至奴化。固然西方文化有其影响力强大的一面,但自身检讨起来,无视自身的文化优势,对于自身曾有的强硬的一面,不畏强暴勇于开拓的精神麻木不仁,如何使青年一代继承传统树立自信?只有全面理解传统文化的本质特征,继承传统文化赋予我们奋斗进取的精神,才能树立起民族的自信,才会有民族复兴的思想基础。

  中华文明是世界四大古老文明中唯一从未中断的文明。为什么没有中断?因为中华文明一直处于不断拓展壮大的过程中,地域范围越来越广阔,规模内容越来越扩大,有了充足的生存空间,树立起共同的祖先崇拜,产生了共同凝聚的核心,这种文明的力量是不可替代和消灭的。中华文明不断扩展壮大的特征,是延续和发展的不竭动力。

  中国疆域的形成经历了从4000年前夏朝建立国家产生以来漫长的历史演进时期。如果从2000年前秦汉统一多民族国家建立作为疆域形成时期,经历了发展、奠定和变迁的不同阶段,才有了今天中国辽阔的疆域。秦汉疆域形成时期,就开始了以黄河中下游地区为中心向四周的开发、移民和行政管辖。经历了魏晋南北朝割据与融合,进入了隋唐至元的发展时期,大力进行了边疆民族地区的开发与治理。到了元代,完成了古代中国疆域空前的大统一。最终平定周边、完成古代中国大一统伟业、奠定中国疆域版图的是清王朝。乾隆时我国陆地面积曾达1300万平方公里,海洋面积超过300万平方公里。后经历了清中叶以来列强侵入、割占中国领土的变迁,直到新中国建立,又进入了一个巩固国防、维护领土完整的新阶段。中国的疆域是在多民族的不断交融汇合中形成的,是在中原文化与边疆各民族文化的相互拓展和交流中形成的,是在交通、城镇、商贸的不断扩张中形成的,是在同各种侵略势力、分裂势力的不妥协的斗争中形成的。这种融合、拓展、扩张和斗争,正是传统文化和精神的体现。

  华夏——汉族崛起于中原,他们像滚雪一样,大量吸收各个民族的成分,在自身不断壮大的同时,向着周边扩展,终于在全国范围构建起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网络。在西南地区,白族的先民统一了洱海地区,不断壮大,称强于西南边陲,直到段思平建立大理国,立国300余年,为西南的开发与统一做出了贡献。13世纪初,成吉思汗统一蒙古高原各个部族,才有了蒙古民族共同体的诞生,他的一系列军事扩张,既有征服带来的灾难,又为他的后辈实现大统一打下了基础。党项族建立的西夏,契丹族建立的辽,女真族建立的金,都是通过不断地扩张而实现了西北、华北和东北地区的局部统一,从而都为元朝的大统一奠定了基础。

  作为“中国走向世界第一人”的张骞,2000年前历经千难万险,两度出使西域,开辟了被后世称为“丝绸之路”的横贯东西的通道,从此把中国与中亚各国、中原与西域各民族联系起来,促进了东西方及中原与西域经济文化的交流。丝绸之路的开通,为人类文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唐初玄奘游学天竺(印度)16年,回到长安后,潜心研究和翻译佛经,对佛教在中国的传播贡献卓著,并撰有《大唐西域记》,提供了了解印度及中亚等地古代历史地理的重要资料。15世纪初叶,郑和带着庞大舰队28年七次下西洋,漂洋过海历经几十个国家和地区,规模之大、时间之长、影响之深空前绝后。近年来,英国人孟席斯研究表明,郑和早于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早于麦哲伦,是世界环球航行第一人,而且最早绘制了世界海图。世界因此而了解中国,中国对世界航海业的贡献永彪史册。

  像以上这些历史的实证可以举出很多很多,集中起来就是要说明,中华传统文化中,蕴藏着巨大的拓展能量和开创精神,这种能量和精神,激励和鼓舞着中华民族不断开拓自己的生存空间,开发壮大自己的各种资源,拓展自己前进的道路。我们的疆域在拓展中形成扩大,各民族在拓展中壮大并相互交融,各种文化在拓展中交流汇合,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正是在这一过程中得到充实提升,不仅有了极丰富的内容,而且积聚起了强大的生命力,得以传承、得以光大。这是我国传统文化中光芒四射的基本特征。

  传统文化的这些基本特征和属性,同样也蕴含在地方学的历史文化元素中。鄂尔多斯学的研究表明,没有秦始皇最早开疆拓土、设郡置县的统一活动,鄂尔多斯就不可能成为最早统一多民族国家的组成部分,就不可能有最早的开发,就不会有“直道”,不会出现“新秦中”的繁荣局面;没有鄂尔多斯部坚持不懈的“入套”,就不可能在一个“形似套状”的环境里保留下较完整的蒙古族传统文化和成吉思汗祭祀文化;没有对鄂尔多斯马市的开放和边墙的开禁,就很难形成以后的走西口、民族文化的融合和多民族共同开发的局面;今天,没有鄂尔多斯敢为人先开拓精神的大力发扬,大胆的对外开放和对旧体制的勇敢革新,就不可能出现快速发展、改变面貌的奇迹,就不会有“鄂尔多斯模式”。在历史文化积淀深厚的各种地方学中,都存在着这类规律性的现象,这无疑应是我们认识地方学的一个重要切入口。

         三、大力弘扬传统文化中的拓展精神,是地方学加强应用的重要任务

      认识传统文化中拓展进取的基本特征,对于促进地方学研究的深入和应用功能的发挥有重要意义。地方学研究不仅仅是收集资料、编写成果、叙述历史,更重要的是通过对大量传统文化中积极元素的解剖,提炼出本质特征,转化为今天所需要和可利用的思想观念、精神动力。地方学中传统文化蕴含着拓展、开放、进取的思想观念和行为方式,正是我们今天最需要的精神财富和动力。

  从当前地方学研究和发展的现状看,由于种种原因的影响,使我们对传统文化中积极拓展的特征认识不足,不善于和今天所说的“扩张”、“称霸”加以本质区别。在今天的国际环境中,对那些对中国虎视眈眈的各种势力,只有比虎威更厉害的霸气才会起到震慑的作用,才能有效维护我们的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只有使鼓舞我们民族自强、民族振兴的传统文化(不仅仅是孔子学院)走向世界,我们才不会担心西化、奴化的威胁。面对国内既快速发展,又遇到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从传统文化中,从地方的历史经验中,汲取正能量,统一思想,凝聚人心,勇于面对,义无反顾,同舟共济,我们就能踏破万里波涛,驶向胜利的彼岸。

  由此看来,地方学中的传统文化既是我们的财富,更是推动今天科学发展的宝贵资源和实力。发掘地方学中传统文化拓展进取的积极因素,服务于今天的开放创新,应是地方学研究和应用面临的一项重要任务。

    

   作者:陈育宁,宁夏大学原书记、校长、博导;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

     来源:《论地方学建设与发展——中国地方学建设与发展研讨会文集》,奇朝鲁主编,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14.3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