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学术思想是智库的灵魂(胡键)  

2016-03-06 20:28:43|  分类: 中国地方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术思想是智库的灵魂

胡 键 

     学术研究在于求真、求实,在于求规律,所以,研究者在常人眼里都是“孤灯夜明,与冷板凳相伴”,在书斋中“寻章摘句”。这可以说是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一幅“出世”肖像。当然,这并不排除学究们的“入世”情怀,所谓“学成文武艺,售予帝王家”,就是为了实现“学而优则仕”的人生目标。即便像诸葛亮那样,似乎完全道家风范,“躬耕陇亩”,坚守“不求闻达于诸侯”的“出世”态度,那也只是因为没有找到“贤明之君”而已,而实际上他早已将天下大事运筹于帷幄。当刘备“三顾茅庐”之后,他便纵论天下在隆中献出天下三分的对策。由此可见,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并非不想“入世”,而是没有遇到合适的人和合适的机会。不过,从整体来看,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真正走出书斋的并不多,更多的是通过书本知识来谋划自己的雄才伟略。

     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以及整体实力的快速崛起,中国对理论产生了旺盛的需求,特别是需要能够支撑中国崛起的理论,至少是能够解释中国和平崛起的理论。否则,中国都难以回应西方所说的“修昔底德陷阱”。在此情形下,各种智库如雨后春笋般地建立起来。智库,顾名思义乃智慧之库。但是,当前大多数智库仅仅是对具体问题提供政策建议,而不是从战略上提出某种战略理论。具体的政策建议不过是一种应对之策而已,但战略理论的影响确实深远而持久的。政府的功利倾向也迫使智库紧跟形势去思考现实中具体问题的应对之策,而难以对热点问题进行理论的冷思考,更难以从长远来构建一种战略理论。在这种情形下,人们对学术研究的前景产生了忧虑。由于智库主要是对具体问题提出政策建议,大部分的学者从传统知识分子那种静坐书斋的一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即从基础理论研究滑向了纯粹的政策咨询。理论研究被相当一批学者彻底抛弃了。很显然,为服务应激性的智库而抛弃理论研究是完全违背智库建设初衷的。

    实际上,智库一刻也离不开理论支撑,因为没有理论支撑的智库是没有灵魂的,也不会有持久的生命力。有道是,根深才能叶茂。基础理论研究就好比是根,政策咨询则是叶。根不深则叶不茂。没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和深厚的理论素养,智库就难以做出客观性、科学性的预判,因而也就难以提出具有针对性的政策建议。因此,有学者说,要想做好顾问,必须想要做好学问。所谓做好顾问就是做好咨政的智库,这是以深厚的学术研究为前提的。既然如此,那就意味着智库不是要淡化学术研究,相仿,智库更加强调学术研究的重要性。从这个角度来看,智库为理论研究打开了一个全新的研究视野。因为,基于“有字之书”的学术研究固然是需要的,但基于“无字之书”的研究,对当今来说尤其重要。改革开放产生了不少问题,不走向社会,不进行社会调查,就难以深化理论研究。即使通过书本获得了理论,但缺乏鲜活材料支撑的理论,那也是苍白无力的。理论只有建立在具体材料的基础上才能焕发出勃勃的生命力。实践需要理论做指导,因为理论是从实践中抽象出来的规律。反过来,理论必须来源于实践,没有实践支撑的理论则是空洞的。

    研究要接地气,理论才能有底气。研究的地气主要指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方面是指借助于图书馆、档案馆的材料而研究出来的东西,这是一种地气。另一方面是进行广泛的田野调查,基于这些田野调查数据而研究出来的东西。这种更是实实在在接地气的东西。两种地气都需要。没有前人研究的成果(即图书馆、档案馆中的东西),就不知道前人研究的状况,也寻找不到研究从哪里开始。但没有田野调查,就缺乏感性认识,完全靠逻辑推理既缺乏现实感,缺乏科学性。研究接地气主要是指这两方面的地气。理论的底气是指理论的创新性、战略性和基于这种理论的政策咨询的客观性和科学性。只有这种有深厚理论底蕴的智库才是有灵魂的智库,才是智慧之库。由此可见,智库不仅没有伤及学术,反而为学术研究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

     当前智库一哄而上,似乎各个机构都是智库。如果这些智库能够寻找自己的特色、自己的有优势,对国家进行有针对性的提供特色服务,相互之间在错位竞争中为国家发展提供咨询服务。这当然是好事。但是,情况似乎并非如此。大多数的机构为了获得国家更大的资源支持而都政争先恐后地做综合性智库,似乎生问题都研究。实际上,各个机构都是为抢夺政府资源而进行智库圈地。这种不良竞争态势不仅不能为国家进行有效服务,反而会导致大量资源在不同机构中的争夺并进而引起严重的重复性研究和资源浪费。从中央提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端智库以后,已经有一段时间的磨合了。各机构应该开始思考自身的功能定位,而不是一味地去抢夺资源。这是从机构的角度来看,智库会导致学术资源和国家财政资源的严重浪费。

     从学者的角度来看,学者往往为了尽快争取资源和尽快获得政府的认可,成为党和政府靠得住、用得着、离不开的智库专家,而不惜逆势转型,丢掉理论研究而专事政策咨询。结果,学术的东西越来越少,社会活动越来越多。于是,学者不像学者,社会活动家又不像社会活动家。这种“四不像”的角色成为当前中国学者的一种特殊肖像。所以,社会看不起,政府也因其政策报告不可靠而不相信他。长期下去,学者也就没有学者的学术权威感了,在民众和政府面前,只是一个普通的话语解释者,而不是政策话语和学术话语的建构者。这种现象无疑是中国学术的悲剧。

     学术与智库,是鸟之两翼,客观上是无法离开的。但现实中甚至科研管理上以及学者本人都人为地将二者分开,这既不是学术目的,也不是智库的本意。只有当学术与智库二者之间形成良性互动之时,那么学术与智库就达到了“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和谐境界。这样的智库才能成为国家真正意义的智库,在灵魂的统领下而具有无限生命力的战略性智库。

     作者:胡键,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本文转自胡键的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