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文化多样性与差异性是地方学研究的着力点(齐凤元)  

2016-03-19 09:37:03|  分类: 中国地方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化多样性与差异性是地方学研究的着力点
                         齐凤元 
        2005年“第三届全球化论坛——世界文化多样性”通过了《杭州声明》,强调文化多样性是世界文化发展的基础,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更要重视文化多样性与差异性。我受《声明》启发,本文将从地域差异与人文特色为切入点,略论在地方学建设中的几个问题。
        一、差异即特征,特色即个性风貌,二者双向互动,相辅相成,构成地域文化的特质
        中华文化是多元文化的统一,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过去在我们的概念里,认为中国的历史文化是一源的、单线的,出自一个中心的,即“中原正宗”,“黄河一元”。近年来,经过考古发现和文献研究,强调“中国历史文化的多元性、多线性”(李学勤语)。以文化地理学划分,可以概括为三大板块:即黄河流域文化、长江流域文化和北方草原文化。三种文化的相互碰撞、交流、吸收、融合,共同造就了光辉灿烂、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因地域的差异和文化形态之别,构成群星璀璨的地域文化。诸如黄河文化的齐鲁文化、中州文化、燕赵文化、三晋、三秦文化、陇右文化等;长江文化的吴越文化、两淮文化、荆楚文化、巴蜀文化、滇黔文化,包孕岭南文化、闽台文化等;草原文化所涵盖的地域可以总括为中国北方广大地区。草原文化如果以人类历史学划分,东有红山文化,中有大窑文化,西有河套文化。上述诸多的地域文化,为了叙述方便,我引用一位学者关于“文化圈”的概念。他认为“从地域和文化个性上看,它至少可以划分为几个大的文化圈:黄河流域为中心的黄土高原文化圈,西北地区的伊斯兰文化圈,北方草原文化圈,天山南北为核心的西域文化圈,青藏高原为主体的藏文化圈,长江三峡流域和四川盆地连为一体的巴蜀文化圈,云贵高原及向东延伸的滇黔文化圈等。”①这些文化圈具有个自相对明显的地域差异的特征和文人特色。
        以长江流域下游的吴文化为例。吴文化即吴地、吴人的传承文化。吴地,一般说来即是以太湖流域为核心,包含西到南京,北至扬州、淮阴一线以南地区,东合上海,南括浙西地区。学界认为这个地区具有江南水乡的典型性。吴文化有四个基本特征:“稻渔并重、船桥相望:景观独特的水乡文化”; 昆曲、;“吴歌、吴语小说:土语十足的吴语文化”“尚武与重文:由刚及柔的民风习性”“融摄与更新:。②; 适时顺便的开放功能”吴文化交融了一定程度的北方中原文化、西面的楚文化与南面的越文化,创造出了不仅在中国而且在世界上有重大意义的吴国文化。
        再以黄河流域上游的陇右文化为例。陇右地区位于青藏高原、内蒙古高原和黄土高原的结合部,在水分、热量和植被等地理因素上属于典型的过渡性自然带,这为陇右地区发展农业、经营畜牧或半农半牧经济的形成提供了可能。其鲜明的地域特征之一是“开放性与兼容性”。“陇右地区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因而成为中西文化交流碰撞、融合荟萃的舞台和扩散传播的桥梁。中外文化的交流互补,既为陇右文化不断注入新鲜血液和异质养料,又在域外文化本土化进程中使陇右文化得到重塑与改造。这种自然、人文环境,使陇右文化具有了开放、兼容的优势和极强的渗透性与包容性。”特征之二是“尚武精神和功利色彩浓厚”。 
“陇右地区的民风以好勇尚武著称,它的先民以游牧射猎和强健勇猛见长。在长期的演进中,形成了粗犷悍厉、劲悍质朴、果敢勇猛的民族气质。”特征之三是“质朴性”。“陇右高原旷野、荒凉沧桑环境条件和少数民族驰骋游牧、劲悍质直、率真活泼的人文氛围,共同影响和造就了陇右人质朴、无华的文化特征。③
         以上东西两例不同地域的巨大差异与其自身的人文个性风格及特殊内涵,为源远流长、多姿多彩的中华文化注入了不竭的能量与丰富的养料,从而凝聚成中华优秀文化的人文结晶。
         二、彰显特色,挖掘内涵,是地方学研究地域文化的永恒课题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与血脉,不同国家、不同地区与不同民族独特的文化和传统是赖以生存、延续的条件。特色,是地域文化的生命。它就像空气,看不见,摸不着,但离开它,就会窒息而死。特色在地域文化发展中,特别是在弘扬人文品格、民族精神、提升国民素质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也是外界认识这个地区的一个重要方面。地域文化的特色是在漫长的历史沿革中积淀形成的,是本地区特有的、优于其他地区的独特优质风貌。但需要有意识地提炼,有意识地彰显与弘扬。以鄂尔多斯地域文化为例,近几年来,就有关挖掘与弘扬鄂尔斯文化内涵及其特色,鄂尔多斯学研究会曾多次举办学术研讨会,并取得了厚重的学术成果。
         成果之一是明确了鄂尔多斯文化的构成、起源、归属及特征。鄂尔多斯文化是黄河文化和草原文化的组成部分。鄂尔多斯文化是多民族人民共同培植的一种多元融合、风格独特的文化。是以蒙古文化为主体,融合吸收了汉族等多民族文化的成果而形成和发展起来的一种独特的地域文化和民族文化。鄂尔多斯文化具有发祥的原生性、持久的交融性、璀璨的经典性等特征。这就为今后研究鄂尔多斯地域文化奠定了基础,确定了重点,指明了方向。成果之二是挖掘鄂尔多斯文化中最具鲜明的人文特色。即降福引善的吉祥文化,滋润了鄂尔多斯游牧民族勤劳淳朴、热情好客的品德;源远流长的宗教文化,陶冶了蒙古民族虔诚质朴、与人为善的心理素质;以享誉中外的鄂尔多斯诗文歌舞,展示了鄂尔多斯人的聪明才智和艺术特长;相互渗透的民族融合文化,塑造了鄂尔多斯人海纳百川的气质和开阔明朗的包容吸纳精神。
          彰显和弘扬本民族这些具有鲜明特色的地域文化,应该说是地方学研究的永恒课题。这是因为民族文化资源是先辈留下的宝贵财富,是人类的共同遗产,我们不但有责任和义务保护珍惜,而且还应当继承和发扬。要以挖掘整理民族文化资源为契机,不断丰富和发展民族文化内涵,保存人类文明的结晶,留住人类创造的足迹。特别是原生态文化,更接近于人性之本真,凝聚着民族的生命力,蕴含着深层次的人文价值。这种原生态的文化是木之本、水之源。对它的继承、保护和弘扬,就从根本上继承、保护和弘扬了各民族、各地域自己的文化特色。
          从学术研究角度讲,挖掘、彰显和弘扬地域文化特色就是为学术研究提供丰富的人文资源。这种资源是由民众创造并拥有的,在民众中自然传衍着的文化形态。它是一个动态过程,其中有自然的淘汰,也有着人为因素。例如不同地域、不同民族各具特色的民歌,由于人们的生活方式正随着经济发展而发生巨大变化,民歌赖以生存的条件正在消失,传统民歌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已处于濒临消亡的险境。民歌传唱主要靠歌手口耳相传,“人走歌走”。随着老歌手相继去世,不少优秀动听的民歌、民乐也随之而去。所以我们才提出在抢救、保护、继承的基础上,以学术研究为开掘手段,加以彰显与弘扬。研究的过程就像一条流动的长河,其成果就为这条流动的河注入了新鲜的水脉,使那些底蕴最深厚、特色最鲜明的地域文化长盛不衰,发扬光大。
          三、在地域文化研究中,地方学担负着学术创新的历史使命
          在世界、在我国对于文化多样性的着力维护与普遍关注,特别是对于地域性很强的传统文化的保护、传承和弘扬,日益受到广泛重视的大背景下,地方学应运而生,大有地方“学”潮扑面而来之势。各地之所以要建立与地域文化相适应的“地方学”这门学问,其研究对象无疑是这个地区。正如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陈育宁教授指出的“研究那些具有自身特色、自成体系,有自身发展规律的社会文化现象、经济现象,把这些研究的问题加以理性概括,成为一门有专门知识和理论方法的学问,构成为‘学’”。既然是一门学问,要使其永续发展和提升,就有一个理论创新与学术创新问题。创新是理论的生命,自然也是学术的生命。没有创新思想就会失去生机与活力。即使今天是鲜活的理论,严谨的学术,明天也会萎缩,失去其光泽与引力。所以创新是地方学研究的灵魂。“学术创新是个人的追求,更是民族的伟业”④在一定意义上说,学术创新就是学者的创新。只有创新的学者,才能有创新的学术。从鄂尔多斯学研究会 110名会员,5年来在本会及其他学术报刊以及 8次学术研讨会发表的 184篇论文看,有一部分作者创新意识比较强,在学术方面取得了多项研究成果。但也有不少作者缺乏创新意识,其作品所体现的思想前沿性含量和原则性含量是不够的。具体表现是滞留于事实描述的层面,缺乏在掌握资料的基础上体悟出新的研究思路和抽象出新的理论命题的能力,显现出研究者在思维的创新方面的不足。所谓理论创新,“对不断出现的新就是在你所从事研究的领域中,情况、新问题作新的理论分析和理论解答,对认识对象或实践对象的本质、规律和发展变化的趋势作新的揭示和预见。”⑤但要做到这一点,其前提必须深入实际,调查研究,掌握第一手资料。因为不关注实际,不闻不问所研究对象的现实,就使学术研究失去源头活水。只有研究者在研究第一手资料基础上,才能提出新观点、新思维、新方法、新理论的创新。比如地方学以研究地域文化为使命,不仅要认识研究地域文化是为了更好地认同与养护中华民族的文化之根,延续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弘扬中华民族精神,促进中国先进文化建设,达到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保持我们民族生存的血脉。更要随着时代的变迁,在现实生活中发现新情况、新问题及时作出理论分析和理论解答。任何传统都必须与时代相连,让时代接受,让后人接受。所以我们要在继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使之成为我们地方学研究者的一种文化自觉。

         参考文献
         淤曲青山《挖掘西部民族文化资源》
         于见 2006年 4月 26日《光明日报》
         盂雍际春,余粮才《陇右地域文化的基本特点》
         榆黄安生《一位实际工作者对学术创新的期望》,2006年 1月 17日《光明日报》
         虞董京泉《关于理论创新》
         作者:齐凤元,鄂尔多斯日报社原社长、总编,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原载《鄂尔多斯研究》2007年第4期)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