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对佛教的思考与应用——兼谈中华文化“四大金刚经”(6)  

2016-12-07 12:09:54|  分类: 佛教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佛教的思考与应用(6)
                      ——兼谈
中华文化“四大金刚经”
                                       包海山
             4、婚姻戏
            当我拿到《人间是剧场》一书时,马上联想到包头西口文化研究会郑少如会长在《戏》一文中的一句话:“人生如戏,最重的一幕是婚姻”。如果说宗教戏、官场戏、战争戏是一部分人在特定的历史条件和社会环境中上演的戏,那么婚姻戏则是与每个人直接相关的戏,或者说现代人就是婚姻戏的产儿,并以婚姻戏的形式在传宗接代。
            钦哲仁波切认为:所有和合而成的现象一直都是无常的,过去如此,未来也如此,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这是佛陀教法中最基础的部分。看清世间生活的徒然无益,会使你渴望证悟与解脱,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因为你知道你要的是什么,你心中有数。佛陀清楚地可见,家庭、爱和团圆的想法,以及宫廷生活的一切迷人现象,很容易让人们深陷其中。他开始了悟所有现象的虚幻本质。他以此了悟,回顾了过去的宫廷生活、宴会及孔雀园、他的朋友与家人。他了解到所谓的家庭恰如客栈或旅馆,不同的旅客进驻,有了短暂的联系。最终,这些聚集的人们在死亡来临或更早时就会各散东西。佛陀远离他的宫殿、皇后、儿子、父母,到外面去寻求觉悟。可以说佛陀是在试着减少他的野心,至少是在试着了解他的目标是什么,他想要达成什么;但同时,他也在试着了解他想要达成的目标其实徒劳无益的。所以他想办法放下,想要获得放下的量力。放下的量力相当重要。
             我们先来读几首我国历史上南唐最后一位国君李煜的词,能够感知所有和合而成的现象都是无常的。《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浪淘沙》: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我们可以把释迦牟尼与李煜做一个对比:来世时,身份和地位相似,都有自己的家园山河,都有雕栏玉砌的宫殿;在世时,修行和事业不同,一个修建寺庙追求真理,一个“仓皇辞庙”流于形式;离世时,人生归宿各异,一个成为佛陀,一个“归为臣虏”。总的来说,佛陀证悟了所有繁华现象的虚幻本质,获得了放下的量力;李煜执着于宫廷生活的一切迷人现象,只能留下一生的悲苦遗恨
             婚姻和男女关系都是多变的。钦哲仁波切认为:男女关系是最多变,也是最能说明和合现象与无常的例子。当你和某人在一起,你的自我和他的自我总是要相互蹂躏。在求偶期间,双方都各自表现出傲慢,不断地评估对方是否配得上自己,或者自己是否配得上对方。豪门贵族为了一般不知是否会长久的婚姻,在为时一天的婚礼中挥霍;而在同一天,同村的人正因为饥饿而奄奄一息。当我们拥有伴侣关系时,就必须接受它是喜忧参半地出现。如果你信任的人告诉你,多年来你厌恶的妻子是财神婆的化身,你从此以后看她的方式都会改变。一直到二十世纪初,中国还有年轻女孩把脚绑成三寸金莲,人们把这种虐待视为美丽,甚至还有些男人闻到缠脚布的味道会产生情欲的快感(姜戎在《狼图腾》中也认为,儒家不仅把汉民族驯化为羊,竟然还把汉族妇女束缚成残肢小脚、“残废羊”。宋朝以后儒家文人和农家男人共同痴迷追捧“三寸金莲”,共同摧残了世界上数量最众的妇女,这已成为世界史上最残忍、最反人性的一页)。而现在有些女性还得再经历另一种痛苦,她们要拉长小腿,以便看起来像时尚杂志上的模特。佛教徒最关注的就是智慧即客观存在的道,而人的道德和伦理是其次的(这与老子道、德、仁、义、礼的排序相同),偶尔抽一两口烟或有一点点风流韵事,不表示你就不能成为佛教徒。没有天长地久的幻想,反而有意想不到的解脱:我们的关怀与爱心变得没有附带条件,而欢乐常在当下。
            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是因为,现代婚姻的基础是私人发财欲和彼此占有欲,因此使青年男女曾经拥有的人性化的纯真烂漫和美好情感,最终有可能被现实生活中的世俗贪婪和自我异化而受伤害。在婚姻中的彼此占有欲,通过各种形式的剧实现了相互捆绑,而忽视了人性的爱的本质。如郑少如在《戏》一文中所言:只那序幕就够轰轰烈的了,寻找,碰撞,死去活来,痴笨呆傻,疯狂火爆。这一切,就是为了捆绑在一起。捆绑,还要有一种婚礼形式,这形式有些滑稽,一出闹剧。一鞠躬、二鞠躬······这戏是演给别人看的,无非是自己底虚,告诉大家这捆是合的。吃呀,喝呀,大有堵人嘴之嫌。好让大家承认这个事实。你来演出,他来看表演,大家都这么演,一出一出,天天在重复,代代在重复,大家都不在意了,却恰恰忽略了它的本质
       对于婚姻戏,我们不仅只是在婚姻范围内看婚姻表现形式上的红火热闹,也要在更大的社会空间研究探讨婚姻家庭发展的内在本质规律。恩格斯指出:根据唯物主义观点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结蒂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但是生产本身又有两种:一方面是生活资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产;另一方面是人自身的生产即“种”的繁衍一定历史时代和一定地区内的人们生活于其下的社会制度受着两种生产的制约:一方面受劳动的发展阶段的制约另一方面受家庭的发展阶段的制约(《马恩选集》四卷2页)
            在生存力和生产关系具有资本属性的商品社会,其具有决定性作用的两种生产中,一方面受劳动的发展阶段的制约生活资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产具有资本属性,从而使生产劳动处于商品地位并受资本支配和奴役;另一方面受家庭的发展阶段的制约人自身的生产即“种”的繁衍得以完成的婚姻家庭,它是社会最小的经济核算单位,也具有资本属性。可见,劳动和家庭的发展阶段的两个制约,在本质上是相同的,它们共同形成特定的社会关系,只是在两个方面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而已。因此,只有在特定的社会关系内看到这两个制约的内在本质,我们才能看清婚姻戏的内幕及其本质意义。对于婚姻家庭以及人的自身生产的发展来说,我们应该深刻理解三个要点。
            一是现代婚姻家庭的基础是资本。现代“家庭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呢”?马克思恩格斯说:“是建立在资本上面建立在私人发财上面的”(《马恩选集》一卷289页)恩格斯说:“婚姻都是由当事人的地位来决定的因此总是权衡利害的婚姻”;“结婚便更加依经济上的考虑为转移了买卖婚姻的形式正在消失但它的实质却在越来越大的范围内实现以致不仅对妇女,而且对男子都规定了价格,而且不是根据他们的个人品质而是根据他们的财产来规定价格”;“当事人双方的相互爱慕应当高于其他一切而成为婚姻基础的事情至多只是在浪漫的故事中才会存在”(《马恩选集》四卷69~77页)
           的确,在现代社会结婚时要多少彩礼等买卖婚姻的外在形式正在消失但是更注重社会权力、经济来源、财产继承等买卖婚姻的内在实质却在越来越大的范围内实现着这倒也是,当劳动这个人的内在本质处于商品地位时人的大脑和整个身躯都受资本支配,学习、工作、交际等一切活动都隐含着买卖关系婚姻和两性关系又怎么可能除外呢从人性化的角度来看,世界上没有人愿意出卖自己,但是在追求交换价值的商品社会,当劳动这个人的内在本质是一商品时,在身不由己的情况下,在劳动的异化中,哲学家出卖头脑和妓女出卖躯体一样,都是在出卖着自己的内在本质。随着资本关系和经济条件的改变,对婚姻家庭的影响,恩格斯说:“我深信,只有在废除了资本对男女的剥削并把私人的家务劳动变成一种公共行业以后,男女的真正平等才能实现 ”(《马恩全集》三十六卷340页)。“婚姻的充分自由,只有在消灭了资本主义生产和它所造成的财产关系,从而把今日对选择配偶还有巨大影响的一切附加的经济考虑消除以后,才能普遍实现。到那时,除了相互的爱慕以外,就再也不会有别的动机了”(《马恩选集》四卷80页)。
            二是现存的婚姻总会不再成为婚姻。人是主体,婚姻是形式;只要满足了主体的内在需要,那么通过怎样的外在形式并不重要。人们常说,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而当婚姻不再符合人的自然天性、不再符合自己的职能时,婚姻本身就是不道德的,于是“一个国家也要决定在什么条件下现存的婚姻不再成为婚姻”。马克思指出:“任何国家、任何婚姻、任何友谊都不完全符合自己的概念······国家中的实际的婚姻也是可以离异的。任何实际存在的伦理关系都不符合自己的本质,或 者至少可以说,并不必符合自己的本质。在自然界中,当任何存在物完全不再符合自己职能时,解体和死亡自然而然地就会到来;当一个国家离开了国家的观念时,世界历史就要决定是否 还值得继续保存的问题。同样,一个国家也要决定在什么条件下现存的婚姻不再成为婚姻”(《马恩全集》一卷275页)。
            前提条件的改变,即发展生产力、消除资本关系、把劳动力从商品地位解放出来、实现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公有制,全社会同等地关怀一切儿童和每一个人,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对此恩格斯指出:“随着生产资料转归公有,个体家庭就不再是社会的经济单位了。私人的家务变为社会的事业;孩子的抚养和教育成为公共的事情;社会同等地关怀一切儿童,无论是婚生的还是非婚生的”(《马 恩选集》四卷74页)。可见,个体家庭不再是社会的经济单位,教育孩子、赡养老人以及私人的家务变为社会的事业,这些都是现存的婚姻不再成为婚姻的必要条件。当条件成熟的时候,婚姻形式就会自然消失,但爱情和两性关系依然存在,而且还能够更加人性化地得以自然表达。
            三是性爱与人的自身生产具有可分离性。对未来社会两性关系实践和舆论,恩格斯说:我们现在关于资本主义生产行将消灭以后的两性关系的秩序所能推想的,主要是否定性质的,大都限于将要消失的东西。但是取而代之的将是什么呢?这要在新的一代成长起来的时候才能确定:这一代男子一生中将永远不会用金钱或其他社会权力手段去买得妇女的献身;而这一代妇女除了真正的爱情之外,也永远不会再出于其 他某种考虑而委身于男子,或者由于担心经济后果而拒绝委身于他所爱的男子。这样的人们一经出现,对于今日人们认为他们应该做的一切,他们都将不去理会,他们自己将做出他们自己的实践,并造成他们的据此来衡量的关于各人实践的社会舆论——如此而已(《马恩选集》四卷81页)。他特别强调,未来社会“将使两性关系成为仅仅和当事人有关而社会无须干预的纯粹私人关系。”(《马恩选集》一卷244页)。
       由于两性关系和人的自身生产具有可分离性,因此我们应该看到,在未来社会,当现存的婚姻不再成为婚姻,并使两性关系成为仅仅和当事人有关而社会无须干预的纯粹私人关系即个性化自由行为之后,人自身的生产将会变得更具有自觉性、严肃性和科学性;同时生命科学和生命文化因超越私心杂念而得到迅速全面健康发展,所有出生孩子的数量和质量都会纳入非常严格的社会管理体系中,从而达到真正意义上的遵循自然规律的文明和谐。
       我们认为,人自身生产的基础是性欲和对生命的热爱。对其内在关系,西方学者马尔库赛认为,性欲是特定范围的局部冲动,爱欲是整个生命体的冲动,爱欲是性欲在量上的扩大和质上的提高。具体来看,在对象上,爱欲超越了性对象或异性客体的范围,即从肉体转向精神,从性感转向美感;在功能上,爱欲将性快感扩大到整个生命有机体,使性欲从异性的肉体结合扩展 到一切情感领域;在目标上,爱欲向往的不只是性结合的自由,而是生命的自由。作为一种生物性的规律,爱欲真正体现了人身上的最原始的生命冲动,即对自由和爱的渴望。他认为,当我们将“爱欲”看作是人的本质的时候,就会找出人类异化的根源,找出现代社会的病症和危害,最终看到人类解放的前景。为了论证人类从压抑性文明走向非压抑性文明的可能性,他把文明社会对爱欲冲动的压抑划分为“基本压抑”和“多余压抑”两种。“多余压抑”是在维护和加强统治秩序前提下,对人的生命本能实施的不合理压抑。这种压抑表现为等级制的劳动分工和社会阶层划分,父权制的家庭组织形式,对个人私生活的有效控制等。对未来社会,马尔库塞做了满怀激情的描述:性欲升华为爱欲,性本能提高为生命本能;生命本能的自然表达,带来了生命的自由自在。当一切都服从于自然生命之后,我们整个生命也就快乐化了,劳动不再异化,现在苦役性的劳动变成将来愉快的游戏活动,是生命潜能的发挥和展示。爱欲的解放不仅意味着个体生命压抑的解除,而且还体现在社会关系的和睦化和自由化方面。人与人之间不再紧张和对立,人与社会之间不再矛盾和冲突,而是在一种互亲相爱的关系中,人的爱欲得到最大限度的满足(《20世纪西方人学思想导论》255页)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