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草原生态环境与山羊养殖完全能够和谐发展(王煜华)  

2016-12-12 22:23:38|  分类: 中国地方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原生态环境与山羊养殖完全能够和谐发展
       最近以来,接连看到一些刊物和网上对山羊的一些讨伐文字。仔细核对,发现《作家文摘》所载《百姓》杂志马静文的《羊绒衫的代价》、《哭泣的骆驼》及《今日东方》杂志记者华建光的咨询提纲所引用的一段话“草原如此退化,最大的罪魁祸首之一竟然是1981年与日本合资的鄂尔多斯羊绒集团”,是出自一位自称为环保人士卢彤景在北大大讲堂上的演讲。面对这种不顾常识的信口开河,我并不想与其论战。作为内蒙古大草原的子民,一位生在草原,长在草原,世代以养羊为业,又长期从事经济研究工作的我,只想把事实真相告诉媒体和关注草原生态的人们,以正视听。同时,也想通过媒体进一步提高世人的环保意识,加快内蒙古的经济发展和建设小康社会的步伐。
       一、草原生态环境恶化的原因
       应当承认,中国的八大沙漠有四大沙漠集在内蒙古。特别是近 30年来,原有的四大沙漠不仅在扩大,就是原有的典型草原,也因自然因素和人为破坏而失去了往日的风采,绝大多数草原出现了大面积的退化和沙化。但要把一个草原生态环境恶化的罪名加给山羊、加给一个企业,这不仅荒唐,而且是近乎无知。事实上,草原生态环境恶化的主要原因是来自两大因素,即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
      首先是自然因素。
      其一是地理地域的区位所致。我国疆域面积辽阔,地域差异悬殊,气候环境与生态系统类型多样。从东部沿海到内陆腹地,形成了湿润、半湿润、半干旱、干旱气候区。各地的环境优势、灾害因素和自然生产能力都有很大差异。我国西部的内陆半干旱、干旱气候区是一个完整的自然地域区域,即大兴安岭以西、昆仑山-阿尔金山-祁连山和长城一线的广大地区。地理演进史上,这里在距今约 2500万年前的新生代第三纪中新世以来,随着喜马拉雅运动,大陆在逐步提升过程中形成了季风气候区域。由此逐渐由西向东,形成了塔克拉玛干沙漠、塔里木沙地、巴丹吉林沙漠、腾格里沙漠、毛乌素沙漠、库布其沙漠、浑善达克沙地。这些地区是长期趋于干旱化的草原和荒原,生态环境都处于风带与冬季寒潮上源,也就形成风口和沙尘暴的发源地(引自《大百科全书中国地理卷》)。
      其二是全球气候变暖。近 50年来,在全球气候变暖的大背景下,我国气候也经历着暖冬、高温、干旱等一系列的变化。全球平均气温升高了 0.6℃,而内蒙古平均气温升高了 1.3~2.4℃。特别是近 15年来,厄尔尼诺现象不退,热带风暴和台风明显减少,使降雨带南移 500~800公里,多数的降雨次数难以越过秦岭、长城一线,这是西北地区干旱逐年加剧的主要原因。内蒙古各盟市降雨平均减少 70~80mm。特别是阿拉善高原和鄂尔多斯高原及周边地区,1999~2001年连续三年出现了近百年未遇的大旱,年降雨量不超过 150mm,而蒸发量高达 3000mm,造成大面积的柠条、小树、沙蒿等深根植物全部旱死,多数旗县的浅根植物全部枯死,使内蒙古西部的畜牧业遭到了巨大的打击。其三是内蒙古中西部处在西风带和寒潮上源,由于降水量原本就很少,又集中在夏季,加之广大草原植被很少,又多数为风沙土、沙质土或抗风蚀性弱的黄土,多种因素叠加在一起,这就是内蒙古大风天气增多,沙尘暴时起的原因,也是土地极易沙化和水土流失的根本原因。
        其次是人为因素。 
       人口爆炸性增长,是内蒙古草原深受破坏的又一主要因素。首先大面积垦荒种粮,是从蒙恬将军数十万大军屯垦塞外开始的。后来又经历了明清两朝数次大规模的移民垦边。使内蒙古原本没有农耕文明的情况变成了总人口 80%以上为汉族,昔日阴山南麓的土默川平原,原本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地方,森林植被和原始草原已经荡然无存;特别是河套平原,昔日那 800里之阔的红柳林已变为农田,而且有一大部分由湿地变成盐碱地。垦荒破坏最大的是新中国成立后的前 30年。由于人口以几何级数的方式增长,仅 1973~1998年两次开荒就造成了 1500万公顷的土地荒漠化,近 10年之内,东部 5盟市开荒 97万公顷,使呼盟 48.72公顷上好草原变为沙地。
       二是不合理的水资源使用,造成大片土地干涸。历史上的额济纳旗靠一条黑河维系着草原的绿洲。20世纪 50年代到 80年代,黑河上游的甘肃省高台县开荒 10万公顷,拦截黑河水灌溉农田 30多年,致使这条长达 600多公里的黑河干涸,使沿河两岸的千里胡杨林和梭梭林带枯死,造成荒漠草原进一步沙化,使数万农牧民失去了生存条件。
       三是砍挖野生植物也是造成草原沙化荒漠化的一个因素。在牧区,每年因挖药材、搂发菜破坏的草原面积达到 7万公顷之多。上世纪 50年代之前,阿拉善盟有梭梭林 113.3公顷,现已不到 66.7万公顷。吉兰泰西北 7万公顷梭梭林已减少到 2万公顷,均是人为砍伐的后果。特别是上世纪 90年代,数十万宁夏农民几乎搂遍了内蒙古西部 3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每年被挖走甘草、麻黄、黄芩、发菜约 1000~1500万公斤,破坏草原 1300万公顷,其中 400万公顷已经沙化。
       四是草原超载过牧,也是草原退化和沙化的原因之一。 2000年之前,我国大部分草原都在超负荷养畜。草原超载过牧,使牧草生产量普遍下降,草层覆盖度降低,严重地区草生稀疏,大部分土地裸露。尤其是近十年来,除了牲畜成倍增加外,鼠害也逐年加重,数千万公顷的草地上鼠害横行,也是草原破坏的原因之一。据有关资料所载,内蒙古草原沙漠化地区平均牲畜超载率达到 50%~120%,致使草原面积比上世纪50年代减少了933万公顷,而牲畜总量却增长了4倍。
       二、内蒙古已对生态环境建设给予高度重视,不少地区生态环境正在恢复
       党中央国务院推出西部大开发再造秀美山川的决策后,受到了西部各省区人民的衷心拥护和大力支持。2000年以来,中国西部一场再造秀美山川的生态环保建设运动开展得如火如荼。特别是内蒙古自治区,把生态环保建设摆在经济建设和小康工程的第一位,不断完善各项法规政策,先后出台了《草原保护法》及退耕、还林、还草、禁牧、休牧、轮牧等一系列法规和优惠政策,得到全区 2300万各族人民群众认真贯彻执行。3年来,每年植树造林面积达 1200万亩,加之前几年就已开始的西北防护林带建设,全区植树造林面积已达到 4500万亩以上。每年退耕还林还草达 2000万亩,3年已达 6000万亩以上;禁牧、休牧、轮牧面积达 3亿亩以上。整个自治区从科尔沁草原到锡林郭勒草原、乌兰察布草原、鄂尔多斯草原,以及巴彦淖尔草原到阿拉善盟全境,半农半牧区已基本完成了禁牧工作,家畜实行了舍饲圈养,有的地区如鄂尔多新市、巴彦淖尔盟和乌兰察布盟已在 5年前就开始实施了舍饲圈养的尝试;纯牧区基本完成了休牧、轮牧。
       经过几年的艰苦努力,加上 2002年雨水普遍增多因素,内蒙古的生态环境恶化形势已开始改善,特别是半农半牧区实施禁牧舍饲圈养的地区,生态植被已有了明显的恢复。以鄂尔多斯地区为例,3年来每年植树造林达 600万亩以上,退耕还林还草已经在 3万平方公里的半农半牧区全部完成。3年禁牧的半农半牧区,过去荒山秃岭已一片葱绿,出现了近 20年所没有的长草高度和稠密度;实施休牧轮牧的杭锦草原和鄂托克草原,实行以草定畜,加快出栏,保持科学合理的载畜密度。经过几年的休养生息,这些地区盛夏已是一片草原绿毯,就是到了冬季春节,地面上的黄草仍然足够牲畜食用,整个草原呈现出多年没有的繁荣景象,牧民年人均纯收入已由前几年旱灾中的 1500元提高到 3000左右。
       三、客观认识绒山羊和羊绒产业
       首先从绒山羊的生活习性谈起。世界上的山羊有 180多种,而绒山羊只是山羊大家族中的一个分支。绒山羊是一种生长在寒温带喜干旱、宜半荒漠草原的畜群。北纬 40度以北,天气太冷,绒山羊难以适应;北纬 35度以南,因天气温暖,山羊就不长绒。同处寒温带,东部区雨量较多,绒山羊又不适应,这就是呼伦贝尔草原和整个东北山羊极少的原因。世界上的绒山羊主要集中在中国、蒙古、尼泊尔、阿富汗、伊朗、土耳其、巴基斯坦和印度东部山区及克什米尔地区。在中国,绒山羊主要集中在内蒙古中西部、新疆、西藏、青海、甘肃、宁夏、陕西、山西、河北各省区的东部,其中内蒙古约占全国的 1/2左右。除西藏外,北纬 35度以南虽然雨量充足,水草丰茂,但多数是奶山羊和肉用山羊,而没有绒山羊。绒山羊之所以集中在寒温带上述地区的半干旱荒漠草原,正是由绒山羊的生活习性所决定的,也是由严格的地理环境条件的自然法则所决定的。正是绒山羊受严格的地理环境条件制约和草原载畜量的制约,才使绒山羊不能无限制地发展,才使得山羊绒这种天然优质动物纤维成为稀有而金贵的纺织纤维。
       目前,全世界的山羊绒年产量仅为 1.2~1.3万吨,中国约占世界产绒量的 70%,而内蒙古又占中国的 50%;倒退 20年,上世纪 80年代,全世界年产羊绒仅 8000吨左右,还不足目前中国一个国家的产绒量。中国羊绒产量之所以增长了一倍,并不是绒山羊的只数增长了,而是由鄂尔多斯推广了试管山羊之父——著名生物学家旭日干教授的科研成果,使过去每只山羊平均产绒量 150克左右提高到今天的 300克 ~450克左右,是科技成果通过山羊改良的转化结果。实际上,中国的绒山羊由 20世纪 90年代的 5000多万只已下降到目前的 4000万只,其中内蒙古约有 2000万只,并且 1/2得到禁牧圈养,l/2实行休牧或轮牧。有人为了蛊惑人心,说鄂尔多斯羊绒集团一年用绒达 70万吨(实际年均用绒 3000吨左右),竟连常识都不顾。更无知的是,说“内蒙古草原上世纪80年代前不养山羊”,“1981年以前日本在自己国家养山羊” ,“美国、澳大利亚、欧洲都为了保护生态而停止了养殖山羊”。这些说法不仅不是事实,而且是无知的。事实上,内蒙古地区养殖绒山羊至少有数千年的历史。由于绒山羊有喜干旱,耐饥寒,生存能力强的特点,才在数千年的进化实践中集中到了中国的西部及周边国家,这是生物适应客观环境的演进规律所决定的。日本是一个岛国,典型的海洋性气候根本不适宜养殖绒山羊,历史上也没有规模养殖绒山羊,而不是为让中国加快荒漠化而把山羊推到中国。欧洲气候湿润,绒山羊很难适应,所以欧洲多数国家从来都没有规模养殖绒山羊;英国“羊吃人”的年代大批养殖的是绵羊,而非绒山羊;美国和澳大利亚都曾经从中国引进绒山羊,后来都是因为当地气候不适宜而放弃养殖,绝不是为了生态安全的原因。
       二是客观认识山羊的价值。近年来,每遇到沙尘暴天气,一些不负责任的媒体和一些对山羊不甚了解的人总要对山羊大加讨伐,甚至喊出“杀尽山羊保卫北京”、“杀尽山羊、拯救生态”的偏激口号,山羊似乎成了破坏生态的“罪魁祸首”,乃至中国最大的羊绒加工企业也成了“罪魁祸首”。其实,几千年来,山羊与人类一直和谐相处,生态恶化的罪名本不应当由山羊承担。用国内最权威的专家—中国农业大学养羊教研室主任、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养羊分会常务理事贾志海教授的话说, “山羊对生态有一定的破坏(因吃草),但把破坏草原植被的罪过完全加到山羊身上,却是非常片面的,也是非常有害的。”因为其它食草动物过多,照样破坏植被。在没有青草的情况下,其它动物都会啃食草根和树皮。其实人饿急了,也食草根树皮,红军过雪山草地时,照样吃皮带喝马尿。试问,今天丰衣足食的人们,如果不是为了特殊原因而只是为了充饥和解渴,还有人吃皮带喝马尿吗?我们世代放羊为生,在地面有青草的情况下,山羊绝不会刨根吃。山羊之所以刨根吃,是地面没有任何可吃东西的情况下,饿急了才刨草根吃。这不是山羊的罪过,却从另一面说明了山羊有耐干旱耐粗饲料的特点。干旱荒漠草原的人们之所以选择山羊饲养,不仅山羊适应这里的气候,很少生病,而且食量比绵羊小得多,大约两只绵羊吃三只山羊的草料。同等条件下,绵羊需要补加精料时,山羊则不用。自然灾害多的年份,大批饿死、病死的是绵羊,由此证明山羊更适应恶劣环境,此其一;其二是山羊的经济价值远高于绵羊。在地道的牧民眼里,山羊全身是宝,山羊肉比绵羊肉营养价值高,吃起来更香,所以市场上价格也高出绵羊肉 1/3;山羊皮革比绵羊皮革好,上等的皮夹克一般都用的是山羊皮;特别是绒毛,每只山羊产绒以 400克计,平常年份也可以产出 100元;而绵羊产毛平均每只以 3公斤计,每只绵羊的产出 20元。由此看出,山羊的经济效益是绵羊的 5倍之多,且食草料又远低于绵羊。这就是农牧民偏爱山羊的根本原因。
       三要客观认识鄂尔多斯集团。1981年前,中国没有自己的羊绒工业。而此时英国羊绒工业已有 150多年的历史,日本、意大利也有 50年的历史。中国的丝绸之路上不仅流动着丝绸制品,同样也有源源不断的羊绒。解放前的旧中国,那些豪商巨贾们竟以一盒火柴换一斤原绒的交易,通过丝绸之路,经克什米尔地区,把大量的羊绒运入东印度公司,再转运英伦三岛,成为道森公司的丰厚利润。100多年来西方羊绒制品从来是以克论价,其价格始终低于黄金而高于白银。需知,西方商人以一斤绒一盒火柴的价格收购,制成品却以黄金的价位以克交易,是千倍的利润!但滑稽的是并没有以中国羊绒命名。西方人只知道是经克什米尔运来的,故把羊绒制品称作“开司米”(克什米尔的译音)。
       珍贵的中国羊绒资源之所以在 150多年中被外国人以掠夺性交易鲸吞,落后是根本原因。新中国成立后的 20多年,中国仍没有自己的羊绒工业,天津口岸、上海口岸、广州口岸,羊绒堆积如山,外国人每公斤仅给人民币 6元。周恩来总理多次指示,中国一定要有自己的羊绒工业。改革开放后鄂尔多斯人民集几代人的夙愿,决心建立自己的民族羊绒工业,并于 1979年毅然决定以补偿贸易形式从日本引进羊绒加工设备(并非合资),从此中国有了自己的羊绒工业。鄂尔多斯用了 20年的时间赶上并超过了西方羊绒工业 150年发展的历程,成为今天世界上最大的羊绒联合加工企业。鄂尔多斯的成功,身后带出了一个异军突起的崭新的中国民族羊绒工业。中国的羊绒价格由当年的 6元/公斤,一路涨到 200元/公斤,内蒙古西部及中西部各省区的广大农牧民获得多么巨大的利益,鄂尔多斯品牌也成为中国纺织服装行业的第一品牌。鄂尔多斯羊绒集团何罪之有?
       鄂尔多斯集团是由小到大发展的,近三年来每年所用原绒达 3000吨左右,羊绒收购遍及中国北方 12个省、自治区,此外还从蒙古、俄罗斯、伊朗、尼泊尔、阿富汗进口羊绒。在国内,鄂尔多斯实施贸工牧一体化战略,在各羊绒产区成立 24个羊绒原料收购公司,为各地带去改良后的优质山羊,提高农牧民的养殖效益,先后为各地牧区捐献赈灾救济资金 10余次达 3000万元;捐资 200万元,建立“希望小学”10所,前后投资恩格贝沙漠治理示范区的建设和中国绒山羊培育中心资金 1000余万元;为在半农半牧区推广山羊圈养模式,为农牧民提供资金 5000万元,并准备到 2005年前再投入 5000万元,以资助山羊工厂化养殖模式的扩大,以降低山羊只数,提高养殖效益。所有这些举措,都是为了草原生态环境保护,实现中国羊绒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四、草原生态环境与羊绒产业完全能够和谐发展
       中国羊绒产量占世界总产量 70%,并以其纤维细、洁白度高而享有世界纤维钻石的美誉。以鄂尔多斯为代表的一批新型现代羊绒企业占据了 65%的国际市场,成为中国民族经济中主要的出口创汇产业之一。中国西北地区拥有干旱、半干旱荒漠草原约 4亿亩,加之退耕还林还草面积,约计 4.8亿亩,如此广阔的地区又最适宜山羊的养殖,约有数百万农牧民靠山羊养殖维持生计。如果放弃绒山羊养殖,就意味着失去了生存条件。那么这些干旱半干旱荒漠草原上生存的数百万农牧民是如何面对如此巨大的草原资源的呢?
       人民群众永远是伟大的创造者。
       一是从保护和改善草原生态环境出发,在认真实施《全国生态环境建设规划》当中坚决摈弃以环境换产出的作法,走可持续发展之路。各省区均于 1999年前后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方针政策和法规,因地制宜、宜林则林、宜牧则牧,切实搞好草原生态保护与绒山羊养殖和谐发展。以陕西北部和内蒙古中西部为例,各种形式的退耕还林还草、禁牧、休牧、轮牧、圈养的政策已经切实到位,并在 3年前已经获得广大农牧民群众的广泛欢迎和顺利实施。
       二是转变绒山羊的养殖经营模式,让千里草原成为永不枯竭的资源。首先是由传统的天然放牧这种原始粗放型的经营方式向绒山羊舍饲圈养这种集约型的经营模式转变。舍饲圈养率先从鄂尔多斯市、巴彦淖尔盟、陕北等地区开始,充分利用这些半农半牧地区丰富的秸秆、饲草等创造了绒山羊圈养的经验。到今天,鄂尔多斯市、巴彦淖尔盟、宁夏、陕西、山西北部各地已出现了大面积退耕种草的热潮。农牧民以种而养,以养而种,通过种草养羊的转换,提高收益,实现了增收增效。广大农牧民把绒山羊舍饲圈养这种创造当成了一条致富达小康的路子,越走越宽广。
       刚开始时,人们怀疑绒山羊这种千年的天然放牧的畜群圈起来后能不能饲养,尤其是关心舍饲圈养后是不是会退化或影响绒毛的品质。经过四年多实践,凡实施圈养的农牧户,大灾之年不但没有减产,而且实现了增收。原因是实施圈养之后,不受天灾和草原产草能力的影响,保证了山羊正常的草料,同时减少了放牧中山羊的运动量,而膘情普遍优于放牧的山羊,进而产绒量也明显高于和好于天然放牧的山羊,特别是实施禁牧的十几个旗县,四年后荒漠草原连续三年大旱的情况下,生态仍然有 30%~40%的恢复,许多地区已经出现了水草丰美的草原景象。实施轮牧、休牧的纯牧区,草原沙化、退化现象已得到了遏止,与此同时,部分草原还出现了明显的生态恢复迹象。
        三是养羊业必须实现由数量型向质量型转变。草原沙化、退化的第一因素是天气干旱,第二原因是超载过牧。要想实现草原生态环境与山羊养殖和谐发展,加快绒山羊优良品种的改良换代具有决定性意义。鄂尔多斯集团 10年前就利用著名生物学家旭日干教授的科研成果建成了中华绒山羊基地,培育成功了优质绒山羊,把绒山羊的产绒量普遍提高 2~2.5倍,10年间为各地输出种山羊 l万余只,这是内蒙古山羊绒产量翻一番的根本原因,同时也与鄂尔多斯、巴彦淖尔盟、陕北等几个 “百万只绒山羊”舍饲圈养基地的崛起有关。其次是在非舍饲圈养的轮牧地区把山羊的养殖数量控制和保持在与草原承载能力相适应的科学水准上,使草原资源得到合理利用。经测算,如果新疆、西藏、甘肃、宁夏、陕西、山西、河北等省的各级政府都能如内蒙古一样,用 5~10年将所有绒山羊完成用优质山羊的改良换代,则目前全国近 4000万只绒山羊的数量可以下降到 3000万只,原绒仍可以由目前的 9000吨增长到 1.2万吨。既实现草原减载后的生态恢复,又可实现羊绒增产。如果这些羊绒都能达到鄂尔多斯名牌的附加值,则可实现 20亿美元的产值。此外是工业获得利润之后,应反补草原生态环境的建设和保护,实现贸、工、牧(农)三得利的多赢局面,生态环境与羊绒产业一定能够和谐发展。
       羊绒制品被世人称之为“软黄金”,中国羊绒产业是典型的特色产业。在中国加入 WTO之后,各地政府一定要强化宏观调控和管理,从草原生态环境的保护和治理出发,加强政策指导,加快广大农牧民山羊养殖由粗放型的天然放牧向集约型的工厂化养殖转变,由数量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实现可持续发展,让草原成为永不枯竭的资源。放眼未来,中国羊绒产业的前途是无限光明的!中国西北部,数百万农牧民通过工厂化养殖山羊而脱贫致富是大有希望的!
        作者王煜华,原鄂尔多斯集团工作人员
         原载《鄂尔多斯学研究》2003年第3期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