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范仲淹的塞外情(武家政)  

2016-11-08 22:18:52|  分类: 中国地方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范仲淹的塞外情
                        一
      在与鄂尔多斯接壤的陕西北部,位于延河中游的延安城,古称延州。它紧连南部中原腹地的战略位置,成为古代中原王朝与以鄂尔多斯地区为前台的北方游牧民族政权交相占领,更替统治的地区之一。到北宋时,它是与西夏交战的重要边塞关隘。
      就在延安城南,与凤凰山、清凉山对峙相望,形成鼎立之势的嘉岭山(又称宝塔山)石壁上,刻有大大的“嘉岭山”与“胸中自有数万甲兵”八个大字,每个字的高和宽度都在三米以上。虽已经历了 900余年风霜
雨雪的剥蚀,那透出遒劲方刚的气势,仍给人以醒目的震撼。而踞于嘉岭山西北的清凉山,在万佛洞石窟上方的绝壁之上,矗立着一座飞檐耸出的范公祠,在蓝天如洗的映衬下,到此的人们都纷纷投以仰视的目光。难以想象,在偏临塞北的山川大地上,竟然也有一道与北宋名臣范仲淹相联的独特景观,令自北宋以来到此的芸芸众生,发思古之幽情,行延续千年之凭吊。
                       二
      范仲淹出生于宋端拱二年(公元 989年),自称是吴县(今苏州)人。但他的祖籍系今陕西彬县,其出生地并不是苏州,而是徐州。据“范氏家谱世系”记载,他的十代祖范履冰是唐武则天执政时期的宰相之一。他的四代祖被朝廷任命为今浙江省丽水县县丞,于唐咸通十一年,范氏一支渡江南下赴任,后因中原战乱,滞留在江南定居,成为了吴县人。
      范家虽然世代为官,但在范仲淹两岁时,父亲在徐州任上去世,母亲谢氏贫困无依,两年后携他改嫁到山东长山县朱文瀚家,更名为朱说。自童年始,范仲淹学习就非常刻苦,曾在长山县附近的醴泉寺发奋苦读,每日一把米煮成粥,待冷却凝结后划成四块,早晚各食两块,用野菜齑加少许盐佐餐,坚持了三年,这就是被后人广为流传的“断齑划粥”之典故。当他得知自己寄人篱下的不幸身世后,毅然辞别母亲,到北宋南京(今商丘市)应天府求学,昼夜攻读,和衣而卧五年整,终于在宋大中祥符八年(公元 1015年)考中进士,开始为官。他把母亲接到身边,遵母命复姓归宗,恢复范姓,改名仲淹,字希文。在范仲淹尚未入科举考试的读书时期,时人就说他少有大节,“慨然有志于天下,常自诵曰:‘士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也’”。这一段从童年到青年时代的坎坷经历,在他的心灵深处,烙下了刻骨铭心的人生印记,也许早就演化成为在他此后一生的官宦生涯中,坚持爱民为民的崇高志向。
                    三
      事实证明,范仲淹为官后,就坚持践行以天下为己任的抱负,把勤政上升到了出于公心,敢于直谏的高度,特别是与百姓安危和利益攸关的大事,他更是不顾己安,在朝廷上据理力争,为民请命。可是事与愿违,因直谏惹恼了当朝皇帝,多次被贬官降职,流落遍及四方,行程达千万里,仍矢志不渝。在各地任职期间,他努力为百姓谋利益,可谓政绩卓著,突出的一大功绩,就是抗御西夏入侵,镇守西北之功。
      那是在宋仁宗执政期间,当初占据鄂尔多斯的党项羌族首领李元昊,在为建国做准备的同时,发动了一系列的对外战争。公元 1034年,李元昊率部对宋朝的府州(今陕西府谷县)发动进攻,接着又对环、庆两州连续攻击,但并未引起宋朝的警惕。
      公元 1038年,李元昊称帝建立西夏国。此时的宋朝统治者已腐败不堪,军队的作战能力也已大大减弱。公元 1040年正月,李元昊集中十万兵马,在今陕西安塞县东,发动了大规模的三川口战役,战略目标直指延州,用猝不及防的突击战术,一举攻下了延州北边的金明寨,活捉宋将李士彬。随后又击败为延州解围的宋将范雍,乘胜围攻延州达七天七夜,这时不期而至的大雪纷纷而降,李元昊因粮草难以为继,无奈撤军。延州的险些失守,震动了朝野,上下顿时惊慌失措。
      在这危及江山社稷的关键时刻,范仲淹主动请缨,以时任陕西经略安抚招讨副使的身份,兼延州知府,于公元 1040年 8月坐镇此军事要塞。当时西夏初立,气焰炽盛,锋芒正锐,而宋朝西部边塞一线,支离破碎,边将贪生怕死,军纪荒废。范仲淹到延州后,即对边政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在日夜加紧训练整肃军队的同时,招募流亡边民,修山寨,定堡障,既加固了边塞防线,又使延州大批流亡无着的羌汉民众,相继归业,生活有了基本保障。为了备战的需要,在嘉岭山北麓沿河之滨凿了一口深井,被后人誉为“范公井”。在嘉岭山顶修建了瞭望台(即摘星楼),并在此山石壁上凿刻“嘉岭山”与“胸中自有数万甲兵”八个大字,以示镇守边关之雄心。这一系列巩固边防之措施,快速扭转了延州战后颓丧的局势。边政防线稍有安定,他又建嘉岭书院,兴文教,广教化。范仲淹主政延州只有短短的八个月,边防和民心都为之大变,西夏不敢再犯。
      此时的范仲淹已五十二岁,不再年轻,他为了安社稷,济苍生,主动挑起的是一付败则毁誉,可招杀身的千钧重担。在主政延州之后,他又任职环、庆路经略安抚招讨使、兵马都督,指挥陕甘一带的军政大事,成
为防御和抗击西夏侵扰的一方统帅,先后有三年之久。范仲淹镇守边塞立足于一个“防”字,推行平息边疆之争的长策。他注重改革边政,文武参半,张弛有道,将原来一触即溃的西部边防前线,巩固成为西夏不敢轻易进犯的铜墙铁壁。
                    四
      遗憾的是范仲淹镇守边塞的施政方针,在朝廷主战与主和两派喋喋不休的争吵中,遭到了左右掣肘,难以坚持施展。边境的安定没能持续多久,西夏李元昊在公元 1041年、1042年闰九月,两次对陕甘一线发动了较大规模的战争,边患狼烟四起,生灵再遭涂炭,居住在边塞一带的羌汉百姓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此时勤勉为官的范仲淹,求治平天下,与天下同安乐的强烈责任感变成了内心的愧疚和牵挂,面对已是千疮百孔,一片凄凉的宋朝江山,他是“进亦忧”,“退亦忧”时时袭上心头的国难乡愁,让他彻夜难眠。这位白发将军在雁鸣南飞,月照孤城的边塞秋至之际,禁不住仰望明月,举笔写下了一首脍炙人口的《渔家傲》: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
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
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范仲淹是一个志向远大、文武兼备的读书人,亦是一位才情满怀,杰出的政治家。当我们重读这首不同凡响的《渔家傲》时,塞北秋景宛然在眼前浮动,在那苍凉悲情,无奈生哀的高吟低回中,边疆战士外溢的英雄气概与儿女情重的内心感怀,交响成了一曲忧国忧民,刚柔相济,至今仍激荡人心的悲壮之歌。这种溢满心胸又无可奈何的慷慨,是范仲淹心中求治平天下,以天下苍生为重美好理想的浩然长叹。
然而,心中的悲凉并没有使范仲淹就此消沉颓丧。就在宋庆历二年(公元1042年),朝廷因主战派占上风,决定与西夏开战,责令西北边塞几路兵马同时出击,范仲淹仍坚持主张以防御为主,反对贸然出兵。他顶住各方压力,抗命不战。并给宋仁宗上书,表明自己不苟众议,不肯进兵开战的决心。范仲淹不顾后果的抗命,自然被朝廷再次贬谪。 此时的西夏,虽然自1040年以来,连取三大战役的胜利,但因战事频发,与宋朝边界已久不通市贸易,生活物质十分匮乏,国计民生艰难,李元昊也感到战争难以再打下去。无奈之下与宋朝议和,讨价还价一年之久,终于达成宋朝与西夏的阶段性和平共处。 五 此时,遭受贬谪途中的范仲淹,“不以毁誉累其心,不以宠辱更其守”的平和心态,写下了这样的一首诗: 数年风土塞上行,说是江山意暂清。 求取罢兵南国去,满楼苍翠是平生。 西夏的党项人自唐代就是中原王朝统治下的游牧民族,延续到宋代彼此关系也很密切。但是,自李元昊建立西夏国,与宋朝就成了你死我活的敌人,边关从此烽烟四起,杀戮对抗不断。这对于宋朝的官宦而言,对西夏应采取何种立场,显然是个重大的政治考验,从中国的传统意义而言,这也正是检验知识分子人格操守的人生关口。范仲淹正视西夏李元昊叛宋立国的严重危害,但是,他以推己及人的博爱,仍视广大的西夏党项羌民众是与中原汉民平等的苍生,是他追求与天下众生共安乐的弱势群体。正是出于这种理念,他在延州主政时,为加固边防修建各种设施,给予流落在边关的羌人,同汉人一样有做工求生存的机会。后来在主持陕甘边政防务时,以至大至刚之气,对西夏不主动出击的决心始终不动摇,即便一再遭到朝廷的贬谪,人生的理想受到重大打击,人格风范遭到横加践踏,他仍以不虑自身荣辱的舒展心绪,不慌不忙,写下了“求取罢兵南国去,满楼苍翠是平生”,那似乎诗情画意式的心灵自白。 范仲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高洁情怀,用他生命的历程,成为关心国计民生,忠贞不渝为天下所有民众忧其苦、求其乐的真正实践者。在对待异族党项羌广大民众时,他将民族气节朝着人格尊严和道德操守的层面升华,淡化的是所谓民族气节和民族大义的敌对和膨胀。范仲淹处理民族矛盾时的高风亮节,为中华民族大家庭永世和睦昌盛,无疑显示出了大德大智的榜样力量。 就在庆历六年(公元 1046年),范仲淹 58岁时,应友人滕子京之邀,为重修黄鹤楼作记时,将自己年轻时就常常诵念于口于心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写进了《岳阳楼记》。由此,将从屈原开始追求的中国文人精神理念,提升到了一个更高的良知层面,这如椽大笔书写的经典箴言,在中国传统道德教化的长廊中熠熠闪光,昭示于天下。而岳阳楼也成为了中国知识分子心怀天下,先忧后乐精神象征的巍巍大厦。 范仲淹虽然在后期官至朝廷的枢密副使(副宰相),但因为力主改革朝政,被保守派逼上了政治改革的祭台,成为了朝廷腐败内斗的牺牲品。晚年的他职位调动频繁,在 64岁那年前往颍川任职,途中至徐州竟一病不起,溘然长逝,随母安葬在今河南伊川。他死后的祭祀大典移至苏州天平山,史载有几百位羌族酋长和百姓,赶来跪在他的灵前恸哭不已,哀悼斋祭了三天才离去。 六 范仲淹生前求治平天下,与天下共安乐的理想抱负和谋天下太平之策,虽然没能如愿,成了他“委经纶于一梦”的永远牵挂。但他宽厚博爱的品性,刚正不阿的人格,却成为了千秋万代中国人生命的滋养。他的英名和功绩深深扎根在中国世代老百姓的心中,走过千年,走到了今天。 在他生前与死后,读书人和老百姓自发为他修建的祠宇遍及大江南北。那出自于范仲淹之手赞扬汉代隐士严子陵,
传诵千古的名句:“云水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已成为了后代人们对他心灵仰慕的祝颂。这是冥冥之中,历史评价在更高层次上的复归,它发出的振聋发聩回响,将永远激荡在中国江山多娇的山川大地上。 此刻,遥望延安清凉山上屹立的范公祠,心中不禁默默诵吟着祠门两旁镌刻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教诲,仿佛看到啸傲于天地之间的一股人间正气,随着延河流水,舒缓前行,融入黄河滚滚 的浪涛,依依北望鄂尔多斯高原,直泻南下又迅疾东折,一路高歌,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去拥抱蔚蓝喧嚣的大海,那儿,将会又是一个崭新的天地。 作者:武家政,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委会副主任 原载《鄂尔多斯学专刊》2010年第2期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