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比较研究、集成创新的现实意义(3)  

2014-02-04 17:46: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较研究、集成创新的现实意义(3)
                                             包海山
          二、穿越时空、自成体系的科学文化与个体之间的关系
          科学技术的发展,主要源于对客观存在的自然界的各种定律的发现和应用。凯恩·凯利在《科技想要什么》中认为,正如思维必须遵循认知规律及支配生命和自组织的定律一样,技术元素也必须服从思维、生命和自组织——包括人脑——的定律。技术元素包括人类发明所具有的“繁殖”动力,这种动力促进新工具的制作和新的科技发明,鼓励不同技术进行沟通以实现自我改进。这个系统开始具备某种自主性。我越深入了解科技发明的整个系统,就越意识到它的强大和自我繁殖能力。无论生命的定义是什么,其本质都不在于DNA、机体组织或肉体这样的物质,而在于看不见的能量和物质形式中包含的信息。同样,随着科技的物质面罩被揭开,我们可以看到,它的内核也是观念和信息。生命和科技似乎都是非物质的信息流为基础的。
          如果我们把穿越时空、自成体系、自我繁殖的人类科学文化,看作是一个具有内在生命活力的有机整体,那么在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不同层次、不同角度认识和应用各种定律的个体生命,就是融入和支撑人类科学文化有机整体的具有内在生命力的活细胞。当文化能够正确反映客观存在的自然规律时,人的文化灵魂便与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的自然规律融为一体,具有了长久的生命活力。也正是在这种意义上,老子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庄子上与造物者游,而下与外死生无终者为友是可以理解的。
       同样的宇宙体及其运行法则,可以用直觉来感悟,也可以用理智来推理。郭沫若说:“诗人与哲学家的共通点是在同以宇宙体为对象,以透视万事万物的核心为天职;只是诗人的利器是纯粹的直观,哲学家的利器更多一种精密的推理。”。无论是诗歌还是哲学,只要以宇宙体为对象,以透视万事万物的核心为天职,都会融入人类科学文化体系而具有长久的生命活力。例如程颢在《偶成》中诗云:“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李白在《日出入行》中诗云:“草不谢荣春风,木不怨落于秋天,谁挥鞭策驱四运,万物兴歇皆自然”;朱熹《泛舟》诗云:“昨夜江边春水生,艨艟巨舰一毛轻。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这是纯粹直观诗歌,也是经得起精密推理的哲理。
           以透视万事万物的核心为天职是凝聚智慧的内在动力,道法自然是人类科学文化一体化发展的引力中心。老子云: “执大象,天下往”;马克思说:“合乎真理的探讨就是扩展了的真理,这种真理的各个分散环节最终都相互结合在一起”。大象、真理如磁石,对天下往、把各个分散环节最终都相互结合在一起的过程,柏拉图说得很形象:“磁石不仅能吸引铁环本身,而且把吸引力传给那些铁环,使他们也像磁石一样,能吸引其它铁环”;磁石“首先给人灵感,得到这些灵感的人们又把它传递给旁人,让旁人接上他们,悬成一条锁链”。
          人类科学文化一体化发展是必然的,但是由于人们认识能力的局限性和心胸视野的狭隘性,会围城自封、制造壁垒。台湾诗人卜衮在《界》中诗云:“心好比被刀割划着/心好比被撕裂割划着/地球是完整的被天制造的/不过,人以其小小的心/将地球小块小块地界出自己的世界”列夫·托尔斯泰也说:“只把某些人联合起来,这样的联合正好把这些人和其他人隔开,因此这种局部的联合往往不仅是使人不团结的根由,而且是使一些人对另一些人怀有敌意的根由。一切爱国主义的艺术便是这样的,例如国歌、爱国诗歌、纪念像等”。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而人类原本共同生存在一个地球自然村。成吉思汗在促进“全球化”时说,“你的心胸有多宽广,你的战马就能驰骋多远”。现在我们促进和融入人类科学文化一体化发展,也需要这种心胸、智慧和勇气。从自然环境和历史文化来看,鄂尔多斯三面黄河环绕,南面“一堵墙”万里长城阻隔,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独立的自然单元;而中间秦直道穿过,形成了南北通道。秦长城和秦直道构成了大秦帝国的丁字形防御体系,有人形象地比喻为盾和矛的关系,也有人比喻为弓和箭的关系。总之,大秦帝国的丁字形防御体系的结合点在鄂尔多斯,矛盾的焦点和弓箭的射点也首先在鄂尔多斯,所以历代鄂尔多斯人对长城和秦直道的感触应该是最为独特的。
         “长城内外皆故乡”。然而遗憾的是,曾经在故乡土地上修筑了一道隔离墙,一家人之间挥动起矛、盾和弓、箭。从心理模式和精神状态来看,万里长城是自封意识与开放意识的分界线。小农自封意识注重的是上尊下卑,对内集权专制,对外围城自封,缺少科学精神。唐代诗人陈陶在《续古》中诗曰:“秦家无庙略,遮虏续长城。万姓陇头死,中原荆棘生。”常建《塞下曲》诗云:“北海阴风动地来,明君祠上御龙堆。髑髅皆是长城卒,日幕沙场飞作灰。”鲁迅在《长城》一文中说:其实,从来不过徒然役死许多工人而已,胡人何尝挡得住。我总觉得周围长城围绕。这长城的构成材料,是旧有的古砖和补添的新砖。两种东西联为一气造成了城壁,将人们包围。何时才不给长城添新砖呢?这伟大而可诅咒的长城!

     在充满开放意识的人们看来,中华民族的屈辱历史早已结束,胆小怕事围城自封的狭隘心理早该改变。我们根本没有必要用奴性的心态,去塑造围城自封、自我树敌、挨打受气、冒着敌人炮火前进的可怜模样的心理模式,而是用我们全体中国人民的卓越智慧和豪迈气慨,去营造自由民主、和平友好以及充满鲜花和掌声的和谐的国际社会氛围。因此,我们愿化干戈为玉帛,在内心深处里把用来御敌的万里长城,化作迎接远方宾客的一条圣洁的哈达——在无形的变换升华中,举重若轻,充满自信——这是鄂尔多斯人所特有的一种境界和神态。

     或许只有具备这种具有生命活力的文化根基,具备这种与时俱进的境界和神态,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作为一个地方学研究团体,才能够把“老子道学、成吉思汗文化、马克思理论比较研究”作为具有创新意义的重点课题之一,并以此为基础来促进和融入人类科学文化一体化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