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蒙古族文化(2)  

2013-04-30 17:4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蒙古族文化(2)

                                                                包海山

                                                二、都市文化

    (一)三大古都

     蒙古民族不仅有游牧文化,也有都市文化和商贸文化。蒙古人所建的哈剌和林、元上都、元大都,在当时都是举世瞩目的“草原皇城”、“国际大都会”。世界文化遗产的定义很明确,强调的是“具有突出的普遍价值”,其中遗址是“从历史、审美、人种学或人类学角度看具有突出的普遍价值的人类工程或自然与人联合工程以及考古遗址等地方”。哈剌和林遗址、元上都遗址均符合这些条件,所以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另外北京故宫、北京天坛、北京颐和园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而现在的北京就是历史上的元上都,元上都与北京一脉相承。可见,从世界文化遗产的角度来看,蒙古族文化中最具世界影响力的是它的都市文化。

    1、哈剌和林

    哈剌和林,是蒙古大帝国的国都。现存遗址在蒙古国前杭爱省哈剌和林山南麓、鄂尔浑河东岸、呼舒柴达木之南。2004年,哈拉和林与其周围景观已经成为蒙古人民共和国唯一的世界文化遗产。其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上的名称为——“鄂尔浑峡谷文化景观”。
          1220年,成吉思汗决定把蒙古汗国都城设在哈剌和林。之后的五年,成吉思汗一直在中亚南俄地区征战,哈剌和林成为提供后勤支援的大本营、帝国的指挥中心。1227年,成吉思汗在征服西夏途中病逝。1229年,窝阔台继位后,开始在哈剌和林修建固定的行政中心,于1235年建成。1264年,忽必烈从哈剌和林迁都至元大都后,这里成了蒙古旧都(忽必烈有四个国都,大都在今北京,中都在今河北张北,上都在今内蒙古正蓝旗和多伦县,旧都就是哈剌哈林)。至此,哈剌和林结束了44年的帝国唯一都城的地位。在元代,哈剌和林曾经先后为和林行中省和岭北行中省,仍为漠北重要都市。1368年,元大都被明军攻克后,元朝皇帝迁往哈剌和林,北元政权以之为首都。1370年,明军攻克哈剌和林,焚火毁城,从此没落,成为都城遗址。

     据有关资料,哈剌和林故都城南北长约2500米,东西长1500米。宫殿遗址在城西南,大约每边有255米。内有5个台基,中央台基高约2米。蒙古族营造的第一个大型宫殿——五层的“万安宫”,就位于中央台基上,推测面积为2500平方米。城中央为商业和手工业区。建筑依存集中东西、南北两条大街附近。从出土文物考证,当时的冶炼、制陶,生活、生产、军工、用器的手工制作业十分发达。都城有四个大门,每座城门旁边设有繁华的集市。东城门集市买卖谷物,西城门集市买卖绵羊、山羊,南城门集市买公牛和车辆,北城门集市买卖马匹。南北商贩和外国使节云集,这里是贯通、汇合欧亚的驿站,丝绸之路通往中亚的必经之路。
           哈剌和林曾经是个宽容之都,宽通东西文化,容纳各种宗教。各国界、异服饰,或国事、或宗教、或从商,各得其所,其乐融融。法国人鲁布鲁克于1254年在哈剌和林朝见蒙哥可汗,在他的《东行记》里,记载了一次宗教大会的情形,各派教徒在可汗前自由辩论,各抒己见。显现了世界第一都宽容、和谐的风范。从莱茵河畔的维也纳,到黄河边的汴梁,从北方寒冷的罗斯草原,到炎炎烈日下的阿拉伯半岛沙漠,大半个欧亚大陆都笼罩在这座城市的权力和威势之下。罗马教皇的传教士、南宋朝廷的使节团、波斯商人的驼马队、高丽王国的进贡者……都在这里汇集;佛殿、清真寺和基督教堂……各种宗教和文化都在这里融合;大汗的诏令从这里发出,送达世界各地蒙古大军……这里集合了成吉思汗、窝阔台、蒙哥,从中欧、东欧、西亚、中亚、东亚、东北亚、南亚诸国,各地得来的奇珍异宝,金银珠宝,数以万计。可谓是四方朝圣,八方进贡,令世人翘首惊羡的都城。

      2、元上都

      元上都遗址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正蓝旗和多伦县境内。遗产区面积约251平方公里,包括城址、关厢、铁幡竿渠、砧子山墓群、一棵树墓群等。2012年6月,元上都遗址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世界遗产委员会认为,元上都遗址作为草原都城遗址,展示了文化融合的特点,见证了北亚地区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之间的碰撞及相互交融。

          蒙古族文化(2) - 东方老道 -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会)

      元上都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空前大一统的正统王朝的首都。1251年蒙哥即帝位后,忽必烈以皇弟之亲,受任总领漠南汉地军国庶事,从漠北和林南下驻帐金莲川,征天下名士,建立著名的金莲川慕府。金莲川幕府的建立,对忽必烈治理汉地乃至统一全中国起了重要的作用。1256年,忽必烈命刘秉忠在此地选址建城,初名开平府。1259年城郭建成。1260年,忽必烈在此登上大蒙古帝国皇帝之位,为元开国皇帝元世祖。世祖将开平府作为首都。1264年,世祖始建大都(今北京),诏开平府上升上都,并确立了两都巡幸制度,上都为夏都,与元大都共同构成了元朝的两大首都。今北京与上都两都之间有三路交通线路。每年4月,元朝皇帝便来上都,9月秋凉返回大都,皇帝在上都的时间长达半年之久。皇帝在上都期间,政府诸司都分司相从,以处理重要政务。

     据记载,元上都曾拥有11万人口,城垣周长8公里多。城内有官署约60所,各种寺庙堂观160余处,驿道四通八达,为漠北与中原的交通枢纽。全城由宫城、内城、外城三重城墙组成。宫城是皇帝和后妃们夏季避暑时的居住之地,风格以自然为主。宫城是全城的核心,有东华、西华、御天三门,其中南边的御天门最为重要,它与内城南门明德门在一条中轴线上,是出入的主道。皇帝所下达的诏旨,都要在御天门上发布,再送住大都,然后转发全国各行省。主要宫殿楼阁和官署、宫学建在宫城内。三层“大安阁”是宫城内最主要的建筑,也是上都城的象征。宫城内还有泉池穿涌其间,园林特色十分明显。内城在全城的东南角,寺庙、国学和部分大型建筑在内城。外城北部是皇家苑囿和金顶大帐“棕毛殿”的建筑所在。城外东、南、西有关厢,其范围很大,建筑遗迹甚多,百姓民居和商肆店铺工匠仓库主要集中在关厢地带。城西建筑以行宫和营帐为主,还有一处面积很大的大御花园,还放养了一些麋鹿等动物,以供帝王游猎;北郊则有很多寺庙、宫观等建筑;在上都城的西北面,有一条铁竿渠,始建于元大德年间,这是元代著名科学家郭守敬设计的,也是我国北方草原唯一完整保留下来的水利工程。每年春夏秋三季,上都城的城外比城内更繁华,流动人口数十万,乃至上百万之多,城区方圆数十公里。

    元上都在城市布局方面——汉式中轴对称与蒙式自由布局并存;在城市景观方面——汉式三重城与蒙式草原风光并存;在宫殿建筑方面——汉式大理石宫与蒙式的失剌斡耳朵并存;在道路系统方面——汉式棋盘式路网与蒙式无定规道路并存。从元朝采取大都和上都两都制度来看,它既来源于蒙古游牧民族冬营地、夏营地的传统习俗,与北方草原游牧民族政权的多都制类似,也体现出了中原自古以来扩大政治统辖能力的两京制的政治功能。这一制度不仅兼顾了入主中原的蒙古族帝王与贵族难以适应的汉地暑热气候,保留了蒙古民族特有的驻居传统,更重要的是加强了对漠北蒙古民族生活区域的政治控制能力,与中国汉地传统的“两京制”具有同样的政治权力伸展功能。这些现象都是元上都遗址“二元城市文化”典范模式的体现。

    1358年农民起义之红巾军攻克上都,焚毁宫阙。元上都辉煌时间刚好100年。

     3、元大都

     1215年,蒙古军队攻破中都城,将金朝皇宫付之一炬。1260年,元世祖忽必烈决定在原金中都的东北郊、以琼华岛为核心,营建一座新都城。1267年开始动工,历时20多年,完成宫城、宫殿、皇城、都城、王府等工程的建造,形成新一代帝都。这就是元大都,蒙古人称之为“汗八里”,即“大汗之城”。

     元大都因系择址新建,城市规划不受旧格局约束。元大都的街道,规划整齐,经纬分明相对的城门之间一般都有大道相通。《马可·波罗游记》记载:“全城的设计都用直线规划。大体上,所有街道全是笔直走向,直达城根。一个人若登城站在城门上,朝正前方远望,便可看见对面城墙的城门。城内公共街道两侧,有各种各样的商店和货摊……整个城市按四方形布置, 如同一块棋盘。”虽然大都城南面三门、北面二门,但从丽正门北穿皇城正中的崇天门及大明门、大明殿、延春门、延春阁、清宁宫、厚载门,直抵中心阁的中轴线 上,亦有一条宽阔的御道。经勘查,近年在今北京景山公园(延春阁、厚载门遗址 )之北发现的御道遗迹,宽达28米。


          《析津志》载:元大都街制,“大街二十四步 阔,小街十二步阔。三百八十四火巷,二十九弄通”。其著名街道有“千步廊街、 丁字街、十字街、钟楼街、半边街、棋盘街”。经勘查发现,“元大都街道分布的 基本形式是:在南北向的主干大道的东西两侧,等距离地平列着许多东西向的胡同 。大街宽约25米,胡同宽约6~7米”。元大都内的胡同,其规划是以相邻两城门区
间为一区域。相邻两城门区间内平列22条胡 同,当是元大都城规划的统一格式。今北京东西长安街以北的街道,因同在元大都 和明北平(北京)城内,所以改动不大,至今仍多保留元大都时期的格局。元大都 城街道的布局,奠定了今日北京城市的基本格局。
            元朝统治疆域十分广阔,作为京师的元大都城,因是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所以人烟茂盛,商业经济十分繁荣。仅《析津志》所载,元大都城内外的商业行市即达30余种。其市场上出售的商品,除一些日常 生活用品为当地产品外,很多商品来自全国各地。当时,海运大开,河运通畅,“ 川陕豪商,吴楚大贾,飞帆一苇,径抵辇下”,为大都城提供了丰富商品。当然 ,这些商品中,更多的是供达官显贵享用的氀毷貂豽等珍贵皮毛,珠瑁香犀等奇珍 异宝,锦纨罗氎等高贵纺织品。据《马可·波罗游记》记述:在大都市场上做生意 的不但有中国境内南北的豪商巨贾,而且还有远自中亚、南亚的商人,“凡世界上 最为稀奇珍贵的东西,都能在这座城市找到,特别是印度的商品,如宝石、珍珠、 药材和香料”。“根据登记表明,用马车和驮马载运生丝到京城的,每日不下一千辆次。”元大都城和境内外其他地区的这种经济关系,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其作为封建社会都城的经济特点。 
           为了大都的繁荣,元朝统治者实行了一系列的迁移人口措施,一是将南下征战地区的大批百姓强行迁居燕京地区,二是把俘虏到的手工工匠迁到中都,三是将随蒙古军队进驻中原的少数民族定居中都,形成新的村落,如现今魏公村,元代叫畏兀儿村,通县、顺义的高丽营,昌平的阿苏卫等都是当时的移民村。此外还有几十万的流动人口。据《元史.地理志》记载到元七年(1270年)大都地区的人口已达40多万人。到元代中期的繁盛之时,人口大约已增至80万到一百万之多,这在当时的世界也算独一无二的大都市了。

      1368年,明军攻克元大都,将大都改名为北平,元上都历时102年。

     (二)建筑风格

      蒙古族是依靠自然、保护自然、热爱自然的民族,所以在建筑文化中也自然而然地表现出“天地人合一”的情感和智慧。一般认为,穹庐式是蒙古族建筑的形状基调。它源于最古老的蒙古包“天圆地方,人居其中”哲理之中,蒙古族称天为“父亲”、地为“母亲”,子女居其中。蒙古族崇拜圆形的太阳,象征温暖、公平吉祥,因而选择圆形为住宅的基本造型。另外,与大自然的树木都是圆形的道理一样,蒙古族在长期的游牧产生生活中,创造了适应高原气候、符合自然规律的圆形住所。从色彩基调来看,蒙古族崇尚白色,同时也很欣赏红、蓝、绿、黄色。统称“吉祥五色”。建筑物一般为红墙黄瓦,与自然界的蓝天白云绿草地相配,形成了建筑与自然和谐融合的境界,这是蒙古草原上特有的迷人景色。

      就蒙古族三大古都建筑而言,成吉思汗时期,没有进行大规模的土木建筑,主要原因一是是成吉思汗20多年来,聘驰在纵横欧亚的战场上,无暇雇及建筑事宜;二是成吉思汗对土木建筑不感兴趣,他迷恋于金碧辉煌的帐幕宫殿,只是选择了哈剌和林地址。到了窝阔台汗时期,蒙古社会有了比较安定的生活环境和社会秩序,国家有了稳定的税收,经济文化有了新的发展,因此窝阔台提出“奠定世界强国之根基,建筑繁荣昌盛之基础”的具有划时代战略意义的建筑纲领,建成了哈剌和林都城。到了忽必烈大汗时期建,上都和大都建筑规模、宫阙内部陈设布置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尤其元大都宫殿建筑综合集中了历史蒙古族宫殿的传统风格,又结合了中原建筑文化的精华,同时也溶纳了波斯、欧洲地区建筑风格,反映了当时元大都是国际性大都会的特点。

      由先后顺序推论,元上都较之元大都早16年建成。元上都的选址坚持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的非定居传统,直接坐落在滦河上游冲积平原的湿地浅湖中,具有“城居水中”的规划特征。而元大都则具有“以水面为中心的城市格局”,这种“水居城中”的规划特征正是元上都建城选址于湿地浅湖的实践延续,在规划思想上具有明显的传承关联。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元大都的“以水面为中心的城市格局”所体现的游牧民族崇尚“水”的价值观,在15世纪之后的明清北京城获得了认可与传承——虽然明、清北京城的整体轮廓有所变化,但作为城市中心的宫皇城与太液池水系(今之北海)的格局仍获得完整保留。

      蒙古族建筑不仅注重宫殿、王府傍山依水,建造人工湖泊、花园和动物园等,而且也注重整个都城与外界的水系联通。例如,京杭大运河是在13世纪末元朝定都北京后,为了使南北相连,不再绕道洛阳,元朝花了10年时间,先后开挖了“洛州河”和“会通河”,把天津至江苏清江之间的天然河道和湖泊连接起来,清江以南接邗沟和江南运河,直达杭州。而北京与天津之间,原有运河已废,又新修“通惠河”。1291~1293年,元朝从今通县到大都开通惠河。从此,漕船可由通县入通惠河,直达今北京城内的积水潭。至此,今天的大运河的路线走向才告初步形成,新的京杭大运河比绕道洛阳的隋唐大运河缩短了九百多公里。

      蒙古族都城还非常讲究中轴线,重视测量技术。根据史料记载,700多年前,元上都曾拥有具有世界影响的天文科研机构——上都司天台,首任“台长”为波斯天文学家扎马剌丁。元世祖忽必烈建国之初向各地征召科技人才,其在伊尔汗国执政的兄弟旭烈兀汗派遣波斯马拉盖城的扎马剌丁来到上都,开展天文研究工作。在古希腊天文学家托勒密式的天球仪上,又加上中国传统的二十八宿星宫体系,并采用十二地支,标注星体位置,这与现代绘制的中西结合的星图基本一样。扎马剌丁在上都进《万年历》,并制作了七件天文仪器献给了忽必烈。其中一件就是他制造的地球仪,也是中国第一架地球仪。这架地球仪由一个大木球制成,画着陆地和海洋。绿色的海洋占七分,白色的陆地占三分(上有江河)。整个表面上还“画作方井”,相当于经纬线用以计算距离。这时中国传统的天文观测也在此进行,并远至北极圈观测日影。扎马剌丁任“台长”约30年,郭守敬等元代天文学家都曾与他共同工作,并深受其影响。郭守敬创制的测量天体位置的仪器——“简仪”的百刻环上一刻分成36等份,就是阿拉伯天文学中360°分度制的反映。

     上都的兴建早于大都,多次测量已证实,上都的中轴线与经过该地的子午线重合。忽必烈为了治理汉地的便捷,选择在燕京建中都(后称大都),但为了不离开上都这一根本,才用上都来确定大都的中轴线,从把上都整体放在了270多公里的元大都的中轴线上,使大都成为上都的延伸,构成了一个整体,这体现了忽必烈卓越的统治理念,由引可见元朝实行的是形式上的两都制,而实质上是一都制,为此,大都中轴线因上都而偏转就理所当然了。在中央电视台走进科学栏目《解秘北京中轴线》节目看到,中国测绘科学研究所夔中羽研究员在对北京城的中轴线进行研究中发现,从元大都时就确定下来的北京城中轴线并没有和经过该地的子午线重合,而是有2度多的偏角。中轴线显示了这种“偏离”:从南端起始点(永定门)开始,向北延伸时开始呈逆时针方向偏离子午线,而终点位置(钟楼),换算后的实际距离,已经离开子午线约300米。多种猜测都被推翻后,夔中羽研究员想到这种偏转可能与人文因素有关。为此,夔中羽研究员专程来到元上都遗址,通过对元上都遗址的实地测量,测出元大都的中轴线向北延长恰好经过元上都,由此得出了北京城的中轴线是因元上都而偏转的,是元世祖忽必烈有意为之。北京城历经风霜,几次改朝换代,如今更是扩大规模,提高品位,但是北京城的中轴线没有变,是元朝蒙古人所所设定的。

      蒙古族的辉煌与不再辉煌、以及再创辉煌,都有其内在的必然规律。成吉思汗曾经担忧:“我的子孙们穿上绫罗绸缎、住上砖木楼房之时,便是我创建的蒙古帝国消亡之时。”这种担忧是对的,也有不对之处。他的子孙们穿上绫罗绸缎、住上砖木楼房,他创建的蒙古帝国的消亡,这都是必然的,但是他的子孙们穿上绫罗绸缎、住上砖木楼房之时,却创造了更多的神奇,强有力地推动了社会全面进步。在未来社会发展中,蒙古民族只要有更大的自我超越,就能够创造更大的辉煌。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