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鄂尔多斯文化杂谈(3)  

2012-01-28 09:11: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鄂尔多斯文化杂谈(3)

                                                    包海山

           作为中国“最大的自然生态系统”,草原上有植物、动物、微生物等生物自然资源;也有煤炭、矿产、天然气、风能、太阳能等非生物自然资源,其中煤炭、矿产、天然气等是不可再生资源,风能、太阳能等是可再生资源。草原上可以狩猎、游牧,形成狩猎文化、游牧文化;也可以发展工业、推进城市化,形成现代农牧业文化、现代工商业文化、高科技新兴产业文化等。在草原上,人们曾经滥杀乱捕、滥砍乱耕,使很多动物和植物减少了、退化了、灭绝了;现在如果无节制地开采煤炭、矿产、天然气等不可再生资源,也会使这些不可再生资源枯竭、消失。我们应该清楚,人类生存需要自然资源,而只有合理利用才能使人类必需的自然资源本身长久存在。可以预见,随着认识和把握自然规律的能力不断提高,以高科技为支撑的开发利用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资源的新兴产业文化,将会谱写草原文化的新篇章。说到底,草原文化是遵循自然规律、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文化,是能够充分转化和体现自然生态系统所提供的天然的巨大使用价值的文化。

          鄂尔多斯从草原变成了城市,变成了在鄂尔多斯地区有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鄂尔多斯草原。鄂尔多斯是草原上的城市,也是城市管辖的草原。草原上改变的是生产生活和经营管理的方式方法,不变的是草原的自然功能和生态系统。现在鄂尔多斯文化的最大地域特色,就是草原文化与城市文化的融合,用城市化系统化发展的理念,科学发挥草原自然功能和生态系统所提供的巨大使用价值。

          我们从草原文化的扩展和黄河文化的延伸中,可以看到中华文化的自然融合;也可以从长城南北看到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冲突与融合。我们认为万里长城是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分界线。农耕文明与草原文明的差异,主要表现在奴性与天性、自封与开放以及追逐私利与回归自然这三个方面。

     姜戎在《狼图腾》中说:农耕民族被粮食蔬菜哺养得像绵羊一样怯懦了,这种窝囊性格,早已失去炎黄游牧先祖的血性,不仅猎性无存,反而成为列强猎取的对象。软弱的农耕民族愿意选择专制,农耕人群是集权专制制度的衣食父母,因此,如何能更文明地对待、安置和养活性格弱势人群,转化他们的软弱性格,将成为中国天大的社会难题。而且,以后政治体制的攻坚任务,还可能由于民族性格的软弱而久攻不克。而这些难题又必须依靠刚毅强悍坚韧的狼精神来攻克。农耕人群是集权专制的衣食父母,而集权专制主要表现为官僚主义。马克思指出:“这些田园风味的农村公社不管初看起来怎样无害于人,却始终是东方专制制度的牢固基础,它们使人的头脑局限在极小的范围内,成为迷信的驯服工具,成为传统规则的奴隶”;(《马恩全集》第九卷148页)“权威是它的知识原则,而崇拜权威则是它的思想方式,但在官僚界内部,唯灵论变成了粗劣的唯物主义,变成了盲目服从的唯物主义,变成了对权威的信赖的唯物主义,变成了例行公事、成规、成见和传统的机械论的唯物主义。” (《马恩全集》第一卷302页)

     儒家强调的是上尊下卑,论资排辈,无条件服从,对内专制,对外围城自封。唐代诗人陈陶在《续古》中诗曰:“秦家无庙略,遮虏续长城。万姓陇头死,中原荆棘生。”常建《塞下曲》诗云:“北海阴风动地来,明君祠上御龙堆。髑髅皆是长城卒,日幕沙场飞作灰。”可见,修筑长城是秦家没有智谋胆略的表现,它留下的是中国人内战不断、自相残杀、触目惊心的斑斑血迹。因此鲁迅在《长城》一文中说:其实,从来不过徒然役死许多工人而已,胡人何尝挡得住。我总觉得周围长城围绕。这长城的构成材料,是旧有的古砖和补添的新砖。两种东西联为一气造成了城壁,将人们包围。何时才不给长城添新砖呢?这伟大而可诅咒的长城!

     可诅咒的东西其实并不伟大。在充满开放意识的草原人看来,中华民族的屈辱历史早已结束,胆小怕事围城自封的狭隘心理早该改变。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形成以及热爱和平的世界各国人民融入一个社会大家庭,造成城壁将人们包围的长城,就变成了人们心灵的沟通与交流的一种障碍,因此现在我们自信的中国人,应该不仅“不给长城添新砖”,还要坚决勇敢地拆除心灵里的“旧有的古砖”。在草原人看来,我们根本没有必要用奴性的心态,去塑造围城自封、挨打受气、冒着敌人炮火前进的可怜模样的心理模式,而是用我们全体中国人民的卓越智慧和豪迈气慨,去营造自由民主、和平友好以及充满鲜花和掌声的和谐的国际社会氛围。因此,我们愿化干戈为玉帛,在内心深处里把用来御敌的万里长城,化作迎接远方宾客的一条圣洁的哈达——在无形的变换升华中,举重若轻,充满自信——这是草原人所特有的一种境界和神态。在我们看来,只有敢于拆除因为心虚胆怯才需要固步自封甚至画地为牢的围城,以大无畏的精神和坦荡宽阔的胸怀,举起圣洁的哈达走向世界的时候,那才真正体现出国泰民安的盛世景象,体现出中华民族腾飞的雄伟风采!

          这种境界和神态,必然会体现在科学文化研究领域里。哈工大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杨屹教授在《论知识在劳动价值中的地位》一文中认为:“理论本应随实践的发展而发展。作为经济科学基础理论的劳动价值论,也应该向深层次发展,而我们却一直在遵循着传统劳动价值论中所阐述的内容,不敢越雷池一步。”其实,理论更应该走在前面,来引导和促进实践的发展,而围城自封的心理模式和思维定势,使专家教授们不敢越雷池一步;这不是智慧不够,而是勇气不足。相比之下,浪迹天涯、回归自然的草原文化,恰恰能够把智慧和勇气有机地融为一体。

    在谈到资本主义与中国关系时,恩格斯指出:“这又是历史的一个奇妙的讽刺:资本主义生产只有中国尚待征服了,最后它征服了中国,但它本身在自己的祖国的存在却成为不可能了”(《马恩全集》第三十九卷第288页)。对此,以围城自封以自我为中心的心态,首先感到的是困惑和畏惧,担心的只是中国会不会被资本主义所“征服”之类的浅层问题;而以回归自然尊重客观规律的心态,首先感到的是好奇和兴奋,关注的主要是欧洲和美洲资本主义崩溃之后会怎样的深层问题。我们认为,欧洲和美洲盲目资本主义的崩溃,就意味着他们将进入科学社会主义时代,因此,对于按照自己所具有的“特色”坚持了几十年社会主义方向的中国人来说,只要全面彻底地融入全球经济一体化,形成真正意义上的世界统一市场,就能够促进欧洲和美洲进入科学社会主义时代,那么中国会不会被资本主义所征服,或者会不会自觉主动科学地来接受,这些都并不很重要,最重要的是怎样促进贫穷落后的发展中的中国实现历史性大跨越式发展,与先进发达的欧洲和美洲等世界各国人民共同进入科学社会主义时代。正是这种心态和思维方式,体现着草原文化长久的自然灵性和生命活力。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