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日志

 
 
关于我

蒙名道日那,汉意东方,又非常喜欢东方第一圣人老子的道学, 于是自称东方老道。姓名包海山,诗曰: 茫茫沧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 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

网易考拉推荐

鄂尔多斯文化特征与生态文明  

2011-05-31 12:10: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交“第三届中国蒙古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

                         鄂尔多斯文化特征与生态文明

                                                             包海山

    【内容提要】生态主要指自然要素,文明主要指人文因素,而生态文明是自然要素与人为因素的综合体。在本体论层次上,鄂尔多斯文化的核心内容是自然法则本身;而在认识论层次上,鄂尔多斯文化能够把老子文化、成吉思汗文化、马克思理论等不同历史时期人类智慧最高结晶融为一体。之所以能够融为一体,是因为他们原本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从不同的角度,同样揭示、反映和遵循着人类社会发展的“在本质上是同一的”唯一的客观规律。真正意义上的生态文明,是以生态经济为基础,以遵循自然法则为根本,在经济社会运行机制一体化的地球自然村,实现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和谐相存。

     【关 键 词】 民族  草原  城市  文化交融  生态文明  道法自然

 

     人们只能认识和把握规律,但不能创造和改变规律。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民族地区,由于认识和把握规律的方式方法不同,规律得以实现的表现形式不同,形成不同的文化。因此,我们认为,在本体论层次上,鄂尔多斯文化的核心内容是自然法则本身;而在认识论层次上,鄂尔多斯文化能够把老子文化、成吉思汗文化、马克思理论等不同历史时期人类智慧最高结晶融为一体。之所以能够融为一体,是因为他们原本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从不同的角度,同样揭示、反映和遵循着人类社会发展的“在本质上是同一的”唯一的客观规律。

    鄂尔多斯是以蒙古族为主体、以汉族为多数的多民族聚居区。蒙古族文化作为鄂尔多斯主体文化,在传承和发展着“走向统一、走向世界、走向文明”的蒙元文化。真正的统一是世界的统一,真正的文明是世界统一的文明,而真正的生态文明,是以生态经济为基础,以遵循自然法则为根本,在经济社会运行机制一体化的一个地球自然村范围,实现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和谐相存。马克思说:在亚洲,“国家既是作为土地所有者,同时又作为主权者而同直接生产者相对立。……在这里,国家就是最高的地主。在这里,主权就是在全国范围内集中的土地所有权”;① “从一个较高级的社会经济形态的角度来看,个别人对土地的私有权,和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私有权一样,是十分荒谬的。甚至整个社会,一个民族,以至一切同时存在的社会加在一起,都不是土地的所有者”。②人类只有改变了妄想成为大地母亲和整个自然界的主宰者的“十分荒谬的”思维和行为,清楚人是土地的利用者,而不是土地的所有者,清楚人存在于自然界、属于自然界,而不是自然界属于人,才能尊重自然、热爱自然、回归自然,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存。正是在遵循自然法则的层面和全球文化视野,才能更清楚地看到鄂尔多斯文化的主要特征与生态文明。

    一、鄂尔多斯文化的地域特色与生态文明

    一般认为,地域内部表现出明显的相似性和连续性,地域具有一定的优势、特色和功能,地域之间则具有明显的差异性。而地域文化,是在一定的地域环境中形成和发展的文化,是自然要素与人文因素相互作用形成的综合体。现代鄂尔多斯地域所在的自然环境,大部分是草原;同时西、北、东三面黄河环绕,又处在黄河流域。因此,从地域文化角度来看,鄂尔多斯文化是草原文化与黄河文化的交融体。从宏观上以更广阔的视野来看,黄河岸边有草原,草原怀中有黄河,黄河源头是草原;可谓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草原与黄河原本就是一个密不可分的大自然生态系统,鄂尔多斯就处在草原与黄河相依相伴的大自然生态系统之中。

    在广义上,草原文化就是在草原上生存、生产、生活的人们创造的文化,以及有关草原的文化。草原的“原”字,有高原、平原、原野以及辽阔之意,也有指草为“原生植被”之意。草原文化与长江文化、黄河文化一样,是以自然环境和生态系统为主要特征的一种地域文化。在中国,草原是“最大的自然生态系统”,因此,草原文化是地域分布最广阔、生态功能最全面的文化。草原文化等是以自然环境和生态系统为主要特征的地域文化,而游牧文化、农耕文化等是以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为主要特征的行为文化或者说经营文化。相对来说,自然生态系统是永恒的,而人类的生产生活方式是不断发展变化的。随着社会进步和生产力发展,随着生产和经营方式的变化,传统的狩猎文化、游牧文化、农耕文化正在淡化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农牧业文化、现代工商业文化、高科技新兴产业文化等。

    草原生态系统,具有进行物质循环与能量转换的基本功能。作为“最大的自然生态系统”,草原上有大量可开发利用的植物、动物、微生物等生物自然资源;也有煤炭、天然气、风能、太阳能等非生物自然资源,其中煤炭、天然气等是不可再生资源,风能、太阳能等是可再生资源。在草原上,人们曾经滥杀乱捕、滥伐乱耕,使很多动物和植物减少了、退化了、灭绝了;如果无节制地开采煤炭、天然气等不可再生资源,也会使这些不可再生资源枯竭、消失。人类只有合理开发、节约利用,才能使人类必需的自然资源长久存在并为人类所可持续利用。随着认识和把握自然规律的能力不断提高,以高科技为支撑的开发利用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资源的新兴产业,将会谱写草原文化的新篇章。说到底,草原文化是遵循自然规律、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文化,是能够充分转化和体现自然功能和生态系统所提供的巨大使用价值的文化。鄂尔多斯从草原变成了城市,变成了在鄂尔多斯地区有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鄂尔多斯草原。鄂尔多斯是草原上的城市,也是城市管辖的草原。草原上改变的是生产生活和经营管理的方式方法,不变的是草原的自然功能和生态系统。鄂尔多斯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最高境界,是在合理发挥“资源优势”、“产业优势”、“资本优势”之后,再科学发挥“生态优势”,成为人与自然和谐相存的生态城市。

    鄂尔多斯文化的最大地域特色,就是草原文化与城市文化的融合,用城市化系统化发展的理念,科学发挥草原自然功能和生态系统所提供的巨大使用价值。我们应该把城市核心区建成国家生态园林城区,而把整个鄂尔多斯建成以生态经济为基础的草原生态城。这就要求作出系统的变革,包括生产方式、消费意识以及劳动价值评判体系等等。生态革命将触及全球经济的各个方面,例如改变照明方式、饮食方式、休闲方式、甚至家庭规模等,人们不再只是围困于城市钢筋混凝土的小笼子里,而是融入大自然。自然界具有光合作用、可持续产量、水文循环、气候敏感性以及动植物王国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地球生态系统提供的动态服务比它所提供的固态产品更有价值。植物通过光合作用,把太阳能转化为维持地球生命的生化能,提高地球的生产率。生态经济“少用水,多用光”;少用不可再生的矿物资源,多用风能、太阳能和地热能等可再生能源。生态经济是生态文明的基础。                   

    二、鄂尔多斯文化的民族特色与生态文明

   马克思恩格斯说:“各个相互影响的活动范围在这个发展过程中越是扩大,各民族的原始封闭状态由于日益完善的生产方式、交往以及因交往而自然形成的不同民族之间的分工消灭得越是彻底,历史也就越是成为世界历史”。③在民族交往和经济联系中,货币和资本是以文明方式促进世界统一的主要途径。曹龙骐在《金融学.导论》中认为:“现代金融首先表现为全球战略问题,由金融业所经营的货币资金的同质性和全球经济的一体化、市场化趋势所决定,国与国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的联系,主要依靠马克思称为‘第一推动力’和‘持续推动力’的货币作为‘纽带’来实现。”正是从货币和资本的全球战略高度,当我们探索货币产生和资本形成过程时,能够清楚地看到鄂尔多斯文化的民族特色。

    在商品流通、货币产生和资本形成过程中,游牧民族最先发展了货币形式。这与他们自然流动的生产生活方式有关,也与他们不被身外之物所束缚的天生性格有关。如马克思所言,“游牧民族最先发展了货币形式,因为他们的一切财产都具有可以移动的因而可以直接让渡的形式,又因为他们的生活方式使他们经常和别的共同体接触,因而引起产品交换”。④在社会各共同体中,人们生产的产品是单一的,而现实需求是多种的,因此需要产品交换。产品变成商品交换,表面上看只是个人的利益交换和需求互补,但实质上由此使各个私人劳动的总和形成社会总劳动,“打破了直接的产品交换的个人的和受地方的限制,发展了人类劳动的物质变换”,形成新的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这是游牧民族最先发展货币形式的历史意义所在。

    游牧民族最先发展的各地流通的货币,主要是等价物和抵押品;而蒙古民族在成吉思汗影响力下,最先创造的“中统元宝交钞”和“至元通行宝钞”等作为货币主体的信用纸币,则是一种货币符号和价值符号,使“纸币取得了一种同它的金属实体在外部相脱离的并纯粹是职能的存在形式”。纸币成为主体货币的难度和贡献,就在于用国家的强制行动,使纸币得到社会公认并取得社会权力。“世界征服者”,在外在形式上靠武装力量,而内有本质上靠货币权力即“第一推动力”和“持续推动力”,使四十多个国家、七百多个民族、五亿多人口都归服于大蒙古帝国,在人类历史上最早实践了某种意义上的经济“全球化”。一方面,靠“社会大风暴”手段,靠武装力量,开拓了一个潜在的货币供应源泉;另一方面,靠经济手段,靠货币权力,使国界的扩展与货币权力的增大,形成了一个有机整体。蒙古帝国重新勾画了世界版图,把原来相互隔绝的帝国紧密联系在一起,为新世界、新时代的到来划定了新的秩序“迎来了资本主义的曙光”。现在,征服世界的武力作用减退了,但是“纸币”即具有“同质性”的信用货币的社会权力却日益增大,以至货币成为统治世界的一种社会力量。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物的异化就是人的自我异化的实践”。马克思说:“钱是一切事物的普遍价值,是一种独立的东西。因此它剥夺了整个世界——人类世界和自然界——本身的价值”;⑤ “社会关系的物化,物质生产关系和它的历史社会规定性直接融合在一起的现象已经完成:这是一个着了魔的、颠倒的、倒立着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资本先生和土地太太,作为社会的人物,同时又直接作为单纯的物,在兴妖作怪”。⑥在资本、土地、劳动“经济三位一体”中,只有使资本先生和土地太太不再兴妖作怪,把着了魔的、颠倒的、倒立着的世界再纠正过来,还原人类世界和自然界本身是无价之宝的自然属性,才能谈得上生态文明。其实,金钱和资本本身没有什么好坏,而是创造和使用它的人们,有好有坏。资本具有什么社会职能,这取决于人类赋予它什么社会职能。资本只是像一面无形的大镜子,窥探、反射和映照着人类的情感、思维和灵魂;只是像一台无形的大电脑,根据人类按自己的行为准则、生产方式和价值体系等编排和设定的程序在机械地运作。

   解铃还须系铃人。或许只有遵循客观规律、注重人的自然天性的民族,才会出现天之骄子,才会最先创造货币并改变资本职能。游牧民族最先发展货币形式,是为了交换牲口,没想到后来自作聪明的人们用来交换自己。“人力也是可以交换和消费的,人们刚刚开始交换,他们本身也就被交换起来了,主动态变成了被动态,不管人们愿意不愿意”。这是人类共同的悲哀,也是最需要改变的东西。人类能够改变资本的各种社会职能,是因为能够改变经济基础,即从农业经济、工业经济向文化经济发展。农业经济、工业经济时代的政治经济学,“是研究人类社会中支配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和交换规律的科学”;而文化经济时代的“政治经济学尚待创造”,它是研究人类社会“进行生产和交换并相应地进行产品分配的条件和形式的科学”。当可共享、能无限增值的科学文化,不再仅仅是经济建设中的某些要素,而且使经济建设本身变成以人为本的文化建设的一个组成部分时,人类将进入文化经济时代,即充分转化和体现自然法则的巨大能量的生态经济时代。 

   三、鄂尔多斯文化的时代特征与生态文明

   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具有资本属性的历史条件下,当“资本和劳动的关系,是我们现代全部社会体系所依以旋转的轴心”时,鄂尔多斯文化的时代特征,必然表现为通过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现代全部社会体系所依以旋转的“轴心”的构成材料和旋转方式,来发展生产力和完善生产关系,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存。因此,我们把资本和劳动的关系,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研究课题,发表了《草原文化改变世界的三大创举》、《草原文化与全球经济一体化——草原人有智慧有能力训导资本狼》、《资本的信息结构及其功能研究——开发马克思主义经济价值的最佳途径》(获自治区社科优秀成果三等奖)等文章。

    马克思说:“资本的实质并不在于积累起来的劳动是替活动充当进行新生产的手段。它的实质是在于活劳动是替积累起来的劳动充当保存并增加其交换价值的手段。” ⑦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推理出改变资本实质的必然性。一、科学文化是在过去劳动中形成和积累的,同时也是现在直接活劳动所掌握和发展的,因此当科学文化成为第一生产力并在生产力体系中发挥决定性的指数效应时,现在直接的活劳动将有条件、有智慧、有能力支配过去积累起来的劳动,这就从根本上改变了资本的实质。二、过去、现在、未来是相对的,同时又是一个完整的历史发展过程。当只有在共享和创新中才能无限增值的科学文化,成为社会财富和社会资本主体时,这种共享性和无限增值性决定了,现在直接的活劳动在创造剩余价值时,便可以使社会资本具有为未来活劳动提供服务的功能。三、随着现在直接的活劳动具备几十天之内就能够使科学文化这个社会财富和社会资本主体总量翻一番的能力,随着资本具有为直接的活劳动提供服务的功能,人类能够通过充分转化和体现可共享性的自然法则的巨大能量即不断提高社会公共产品比例和总量,来逐渐淡化和消除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资本属性,最终把人类劳动从商品地位解放出来,还原人类世界和自然界本身是无价之宝的自然属性。

    随着资本构成和资本实质等要素的改变,管理和执行“资本”职能的专“家”也会改变。马克思认为,作为资本的人格化,资本家“有历史价值”、“受到尊敬”,“是社会机制中的一个主动轮”。“作为价值增殖的狂热追求着,他肆无忌惮地迫使人类去为生产而生产,从而去发展社会生产力,去创造生产的物质条件;而只有这样的条件,才能为一个更高级的、以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建立现实基础”。⑧ 在这里,狂热追求和肆无忌惮等都是表现形式,而为“以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建立现实基础”是内在实质。资本虽然首先表现为个人拥有,但总是要转化为社会的生产能力;资本属于个人拥有是虚拟的,而只有转化为社会生产能力才是现实的。资本越来越表现为社会权力,“它同时包含着生产条件向一般的、共同的、社会的生产条件的转化”。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自然规律所决定的。人想有为难有为,“道常无为而无不为”。老子云:“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作为一种集中的社会力量,资本的人格化和社会化,到了一定的发展阶段,都会遵循“为而不争”的天人之道。

   文化是自然界的人性化。在人与自然的物质变换中,不仅有明物质变换,也有暗物质变换。科学文化,被劳动者所掌握,就能够转化为劳动技能、生产经验、创新能力;渗透到劳动资料中,就能够转化为新的工具、新的机器、新的设备;延伸到劳动对象中,就能够扩大范围、提升质量、提高效率。生产方式的最大变革,就是从物质生产力占主导地位向文化生产力占主导地位的转变。物质形态的硬件,具有损耗性、消失性、排他性、竞争性;而信息形态的劳动资料、劳动对象以及科学文化这些软件,具有传承性、积累性、共享性、合作性。一个人拥有的科学文学并不排斥他人也同样完整地拥有,而且还只有在传播、使用、创新和共享中才能无限增值。因此,当可共享、能无限增值的科学文化,不再仅仅是经济建设中的某种要素,而是发挥决定性的指数效应,并且使经济建设变成文化建设的一个组成部分时,人类将进入文化经济时代。说到底,文化经济是回归人的自然天性的经济,是“道法自然”的经济;所遵循的是“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的自然规律,所转化的是“绵绵若存,用之不勤”的人类原本可共享的自然能量。由此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生态文明。

      

  参考资料

  ①②⑥ 马克思:《资本论》第三卷,第891页,第875页,第938页,人民出版社,1975年

  ③⑤⑦《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第88页,第448页,第346页,人民出版社,1995年

  ④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第107页,人民出版社,1975年

  ⑧《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第239页,人民出版社,1995年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